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讀QT案判詞(下):婚制何價?


 

 

【撰文:桃桐夜】

筆者在上篇闡述和簡評了張舉能法官在QT案判詞中的所思所想。從而,筆者希望指出法庭處理這類案件的進路住住混淆了婚制作為人權體現和作為重要社經制度兩個向度。讀者也許期望筆者在本文會繼續闡釋QT案中,潘兆初法官那部份;但筆者認為即使再仔細闡述潘官的判詞,對真正重要的問題——婚制何價——的意義並不大。故只會簡述潘官處理的進路,讓讀者具備必要的知識,之後就嘗試討論這個核心問題。

上訴庭早前裁定入境處拒絕英籍女同志QT受養人簽證,屬於間接歧視。入境處研究上訴庭判詞及徵詢法律意見後,已就有關判決提出上訴許可申請。眾新聞資料圖片/何君健攝

 已婚與未婚

 「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這是法庭,也是大眾處理歧視訴訟的大原則。由這原則而來,差別對待有三種可能:a. 同等的人不同地對待的直接差別對待;b. 同等的人不同地對待的間接差別對待;c. 不同的人同等地對待。

是以,本案的關鍵就在於原告QT及其伴侶與其他已婚夫婦是否相似或相等。原訟庭認為前者在本地法律框架下屬於未婚,後者則是已婚,根本不能等量齊觀,加上入境政策是重要的社經政策,應給予政府相對大的自主性,因此判入境處勝訴。

來到上訴庭,潘官認為原訟庭的處理過於草率。潘官故然贊同已婚和未婚的法律地位不同,然而他指出單單因為這種不同就容許差別對待是危險的。比如說,男女固然不同,但僅僅因為不同就差別對待這樣並不合理。潘官認為,入境處單單證明QT和其他已婚夫婦不同並不足夠,更要證明這種不同與差別對待相關。換言之,潘官在採用以下四步驟的測驗,判決本案是不是歧視:

1. 判決原告與獲受養人簽證的人地位是否相同或相似

2. 若不同,則判斷該不同是否與政府的差別對待相關

3. 若不相關則判斷政府的差別對待是否有合理理由

4. 若有合理理由,則判斷該手段是否合乎比例

在本案中,潘官認為入境政策與婚姻無必然關係。一方面入境不是婚姻的核心權利,另一方面入境處也不必然要以(本地定義下的)已婚和未婚頒發受養人簽證與否的界線。因此,入境處必須為差別對待提供理由。

在本案中,入境處提出幾項理由,例如「要為入境政策劃定清楚界線」、「要與本地婚姻政策一致」等,均被潘官一一駁回。對常人而言,「要與本地婚姻政策一致」應是最強力的理由,但潘官認為入境處現在讓一夫多妻制國家的人申請其中一名配偶領取受養人簽證,證明入境政策不一定要讓本地政策一致。最終判定入境處對QT的差別對待沒有合理理由,是間接歧視同性戀者。

簡評

筆者在前文已闡釋了張舉能法官對所謂婚姻「核心權利」的觀點。不難看出,潘官亦以類似的觀點,判斷婚姻與入境政策是否相關,而他的答案則是「否」。筆者已評論過這種進路的盲點和不足,在此不贅。

總體來說,潘官的判詞沒有超出筆者預期的地方。原本在本案宣判前,筆者對法官會如何看待入境處對一夫多妻人士的處理十分好奇。因為在筆者看來,入境處現行的做法,正支持它對QT的做法:一夫多妻與本地婚制的不同在於「人數」,故要求申請人只可選擇「一名」配偶獲得受養人簽證,正是與本地婚制相符。同性婚制/民事結合國家與本地婚制的不同在於「性別組合」,入境處只接受符合本地承認的性別組合(即男女),豈不理所當然?豈料三位法官一致認為這種做法反證入境處自相矛盾。他們在該處的討論甚至沒有給予任何理由支持他們這種詮釋,真是令筆者摸不著頭腦。

審理QT案的三名上訴庭法官,左起:張舉能、林文瀚、潘兆初。

婚制何價?

其實,不論是前文還是本文,最終都指向同一個問題:婚姻制度是甚麼?觀乎法庭過往的判詞,法庭視婚姻制度為一種工具,讓社會中的兩個個體結成一個單位(unit)。所謂兩個人成為了「一個單元」本身沒有甚麼內涵,它必須體現在其他範疇的安排中,例如二人可合併報稅、一同申請社會福利、各種婚姻訴訟條例等事項。在筆者看來,視婚姻訴訟條例(離婚、贍養費)為婚制核心是荒謬的,因為法定的婚姻誓詞中就包含「不分離」的承諾。這些訴訟條例只能視為補償或補救,因此只能是次要部份。事實上以離婚為例,它是沒有實質內容的,已婚的兩個人實際上可以各自各花花世界,「不離婚」的法律限制,就只是他們不能與另一人結婚而已。換言之,所謂兩個人成為「一個單元」本身並沒有實際內容,支持這項事實的,就只是上述那些福利和稅務安排;換言之,這些福利和稅務安排才構成婚姻在制度層面的實質存在。

今年法庭處理了兩宗涉及外地同志伴侶的案件,一宗是QT案,另一宗則是梁鎮罡案。前者涉及受養人簽證,後者則涉及公務員配偶福利。如果筆者上述對婚制的詮釋無錯,即兩宗案都涉及構成「婚姻——單元」 這個法律事實的部份。有趣的是,法庭往往視這些「權利」為與婚制無關或無強烈關係,因而判政府以「已婚」和「未婚」為界的政策干犯間接歧視。長此下去,只要同志政治份子陸續在各範疇申請司法覆核,婚制就會被掏空,同婚正式在香港「走後門」。

筆者始終認為,混淆婚權和政府向已婚人士發放的福利和特權兩者,為一切混亂的源頭。婚權應是一種消極權利,它保障人免被強制配婚、強迫生育或被強迫與伴侶分離。政府向已婚人士發放的福利和特權則是一種積極權利,假如政府有一天取消所有伴侶福利,我們不能說政府剝奪了公民的婚姻權利;因為這些福利只是政府落實的社經政策的一部份,它本身就有社會目的,籠統點說就是「鼓勵傳統家庭」和「維持婚制的社會功能」。

然而,這種理由放到法庭,法官又會不會接受呢?梁鎮罡案的主審法官就不接受了。他說看不到「不給同性伴侶福利,如何能鼓勵傳統家庭」。事實上,他看不到的是福利的全體幾乎就是婚制本身,維持福利的範圍就是維持婚制的適用範圍。

相關文章:從自由主義看同性婚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