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裁判法院拒公眾索判案書 社運審訊文件難查核


 

雨傘運動過後,多宗社運抗爭相關案件陸續進入司法程序,當中不少在裁判法院審理,但大部分案件的判案結果都沒有登載於司法機構網站,公眾查閱裁判法院的紀錄也有困難。眾新聞記者早前以市民身份,向公開資料主任以及7間裁判法院索取這些判案文件作研究用途,惟遭拒絕。

裁判法院去年處理的案件達33.4萬宗,各裁判法院每日處理大量案件,涉及案件性質或控罪包括沒有繳付車費、私人公司未有提交周年申報表、無牌經營食肆、盜竊、不小心駕駛、傷人等。過往部份觸目的案件亦由裁判法院處理,包括謝霆鋒涉嫌串謀妨礙司法公正案在西區裁判法院審理、雙學三子及新界東北13子案均在東區裁判法院審理。

眾新聞翻查2014年至今的新聞報道及法律參考資料系統,搜集逾200名捲入因社運或議會抗爭觸發的訴訟人士資料,製作成「社運抗爭資料庫」。讀者查閱相關人士的檔案時,可一覽案件背景、涉案者基本資料、控罪、案件審訊進度等資料,如司法機構網站有收載該案件的裁決理由、判刑理由、判案書等文件,資料庫亦提供相關連結。資料庫現涵蓋約210宗法庭案件,惟當中約130宗由裁判法院審理的案件,排除已撤銷起訴、尚未開審及正在審理中的案件,估計有逾30宗已經公開審訊並作出裁判的案件,但大部分判案結果都不載於司法機構網站,公眾不能在網上查閱,市民向裁判法院索取文件亦遭拒絕。

眾新聞搜集210宗與社運或議會抗爭相關的法庭案件資料,製作成「社運抗爭資料庫」。

司法機構網站指,網站收載部份由終審法院、高等法院上訴法庭、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競爭事務審裁處、區域法院、家事法庭及土地審裁處宣告的判案書,但未有列明涵蓋7間裁判法院的判案書。根據司法機構,網站收載的判案書就「法律觀點及法院實務程序方面均具有重大意義」,並關乎公眾利益,可作為「案件先例」。

 「社運抗爭資料庫」現涵蓋約210宗法庭案件,當中逾六成案件分別由7間裁判法院審理,主要分布於九龍城裁判法院、東區裁判法院及觀塘裁判法院。這130宗由裁判法院審理的案件,東區裁判法院審理的雙學三子案(ESCC 2791/2015)、馮敬恩及李峰琦圍堵港大校委會案(ESCC 2357/2016及ESS 27186/2016)、黃毓民向梁振英掟杯案(ESCC 2615/2015),以及九龍城裁判法院審理的曾健超襲警案(KCCC 443/2016)及一宗在旺角警民衝突期間發生的襲警案(KCCC 517/2016)等有在網上公開判案書。

不過,其餘絕大部分經過在裁判法院公開審訊的案件,包括東區裁判法院審理的新界東北十三子案(ESCC 3658/2014)及梁國雄擾亂辯論比賽案(ESS 38962/2015)、西九龍裁判法院審理的吳文遠掟三文治案(WKCC 3628/2017)、屯門裁判法院審理的吳麗英「以胸襲警」案(TMCC 570/2015)及另外數宗「光復屯門」案(TMCC 363/2015、TMCC 655/2015等)等,相關判案書均沒有收載於司法機構網站,換言之,公眾都不能在網上查閱相關檔案,記者也因而未能在「社運抗爭資料庫」加入相關連結。

非與訟一方法院拒予查閱

司法機構網站截圖

司法機構網站提到,如欲索取網站沒有收載的判案書,可以書面方式臚列索取有關判案書的理由,直接向有關的法庭登記處提出申請。若申請被接納,申請人有可能會被收取費用。

記者早前曾以市民身份,透過電郵及傳真分別向公開資料主任以及7間裁判法院索取這些判案文件作研究用途,惟遭拒絕。司法機構政務長回覆指,根據《公開資料守則》第1.2段 ,該守則不適用於法庭所持有的資料,「因此,司法機構政務處不能根據有關守則處理你的索取資料申請。 」除西九龍裁判法院透過電話回覆,指查詢案件仍在審理當中,尚未有裁決文件,其餘6間裁判法院分別以傳真回覆指,由於申請者並非訴訟其中一方,法院考慮過申請理由後,決定拒絕申請。  

裁判法院指由於申請者並非訴訟其中一方,考慮過「作研究用途」的申請理由後,決定拒絕索取判案書的申請。

裁判法院為何未有跟終審法院、高等法院、區域法院一樣,在網上公開案件的判案書?司法機構回覆眾新聞指:「區域法院以上級別法院的裁決,一般均有判案書。 基於司法公開的原則,這些判案書均會上載至司法機構網站。」至於為何裁判法院會將部分案件的裁決理由及判刑理由上載於司法機構網站,但其他案件的裁決結果卻不上載?司法機構解釋:「裁判法院的裁決一般以口頭形式進行,而沒有書面判案書。但如判決就法律觀點具參考價值,司法人員可考慮將有關的口頭判決以文字記錄,上載至司法機構網站,供公眾參閱。 」

不過,據記者了解,東區裁判法院審理新界東北十三子案其實是有判案書,只是沒有上載至網站。但為何雙學三子案裁判法院有上載判案書,新界東北案卻沒有,準則令人費解。

雙學三子案及新界東北十三子案,最初都是在東區裁判法院審理。惟律政司提出覆核刑期後,上訴庭推翻原審裁決改將各被告判監,裁決法院的原審判詞因此具有重大公眾利益,也引起社會關注。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日前批淮雙學三子的上許可申請時指出,申請有重大公眾利益及重大不公,有4個要素待釐清,包括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上訴庭有多大程度可以覆核、修改、取代或補充原審法庭考慮的案中事實。換言之,裁判法院的判詞具有相當重要的參考價值。

相關報道:
「雙學三子」案 上訴庭副庭長VS原審裁判官判詞
新界東北案13人被囚 上訴庭vs 原審裁決 vs 公民廣場案

本港共有7間裁判法院,聆訊控罪範圍廣泛,包括簡易程序罪行和可公訴罪行,較嚴重的可公訴罪行會移交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審理。司法機構網站指,所有刑事案件的程序都是在裁判法院開始,其中大部分都在裁判法院完成處理。裁判法院的最高刑罰一般為監禁2年和罰款10萬元,就某些條例的單一罪行則可判監禁3年和罰款500萬元。當法庭同時處理兩項或以上的可公訴罪行時,裁判官可判處最高3年的刑期。

根據《2017至2018財政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資料,裁判法院去年處理的案件達33.4萬宗,區域法院、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在同期分別處理4.5萬宗、4萬宗及161宗案件。各裁判法院每日處理大量案件,涉及案件性質或控罪,包括沒有繳付車費、私人公司未有提交周年申報表、無牌經營食肆、盜竊、不小心駕駛、傷人等。部分案件或未必有判案書,但為何有判案書的卻未有上載,卻是一大疑問。

吳文遠花千五元取文字記錄

吳文遠在庭上表示任何判刑對他不會起阻嚇作用,他在散庭後向記者展示拇指。資料圖片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因去年向時任特首梁振英投擲三文治,結果誤中梁身後的署理總督察劉泳鈞,而被控普通襲擊罪,早前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受審,被裁定罪成,判監3周,現正保釋等候上訴。作為案件的當事人,吳文遠指,他目前只有該案件的口頭宣告,未有收到書面判案書。他表示,透過律師向法院索取得書面判案書或相關文字紀錄不成問題,惟他認為裁判法院的安排不便公眾監察。他補充指,他曾索取案件過堂及預審合共兩日的文字記錄(transcript),被收取1,500元,並要等兩、三星期才取得文檔,雖然過程需錢、需時,但法庭會予以時間,讓當事人準備齊全所需文件才進行聆訊,故他相信司法程序的公平性不會因而受影響。

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執業大律師郭榮鏗指,《區域法院條例》訂明, 區域法院將宣告判刑後,須將文檔上載上網,惟相關要求未有寫入《裁判官條例》。他強調,司法機構有責任將判案書公開,市民可嘗試寫信要求法院公開文件。

第336章 《區域法院條例》
80. 裁決
(1)裁決及任何判刑須以口述方式宣告,並在宣告時以書面記錄。
(2)裁決的理由 ——
  (a)須連同該裁決一併宣告;及
  (b)須只以口述方式宣告,或只以書面方式宣告。 (由2014年第20號第6條代替)
(3)任何判刑的理由 ——
  (a)須連同該判刑一併宣告;及
  (b)須以口述方式宣告。 (由2014年第20號第6條增補)
(4)根據第(2)或(3)款以口述方式宣告的理由,須在聆訊或審訊後21天內,轉為文字紀錄。 (由2014年第20號第6條增補)
(5)轉為文字紀錄的理由,須由有關法官簽署。 (由2014年第20號第6條增補)
(6)如屬根據第(2)款以書面方式宣告的理由,或根據第(4)款轉為文字紀錄的理由,區域法院須 ——
  (a)將該等理由的文本,交付每一方;
  (b)將該等理由的文本,交存高等法院圖書館;
  (c)在區域法院登記處備有該等理由的文本,以供公眾查閱;及
  (d)透過互聯網向公眾提供該等理由的文本。 (由2014年第20號第6條增補)

不過,《裁判官條例》則沒有要求裁判法院為裁決作書面記錄、透過互聯網向公眾提供裁決理由文本。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指出,香港的公開聆訊是司法制度、法治精神重要的一環,資訊愈公開透明愈好,惟裁判法院大多案件只有口頭判決,本身沒有書面文件,而現行政策亦沒有賦予公眾查閱判案書的權利。「我睇唔到原則上點解唔俾(裁決記錄)你。佢行政上、資源上未必做得到,先規限你係與訟一方、你係上訴,先至幫你做(書面判決)出嚟,可能係因為資源限制而對原則有所折讓。」

梁家傑認同如果裁判官在公開法庭中作出口頭判決,而公眾願意補償法院的行政開支或相應代價,以索取口頭判決的騰本,法院應該不問理由讓公眾索取相關裁決記錄。

周永康(右二)本周二獲准保釋後,「雙學三子」再次「合體」。何君健攝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批評,裁判法院公開審訊的案件,判案書卻未有上載,屬「嚴重缺失」。他認為,法院審訊的理據、原則宜公開,讓公眾有知情的機會,而具重要性、受公眾關注的案件,裁判法院即使未能整理完整的裁決、判刑理由,亦應提供裁決紀錄,如雨傘運動相關的案件,審訊過程及判決均備受關注,「政府有責任去執返呢啲嘢俾公眾睇到,公眾有質疑可以去睇得返,至少有心研究嘅人係睇得到。個公正唔在於有人去睇,而係要睇嘅人睇得到,使到公眾係有基礎去相信法院係開放、可以監察。」他指,裁判法院如進一步公開判案文件,會涉及額外的工作量,但目前有技術、器材可以做到,「呢個唔係額外做,而係佢過往做得唔好。」

英美法院系統參考

美國佛羅里達州法院網站截圖

觀乎英、美的法院系統,下級法院的資訊開放程度亦高於香港的裁判法院,並列明有渠道讓公眾索取法院的裁決記錄。香港市民索取未有上載的裁判法院判案書,則要寫明索取的理由,透過傳真向各裁判法院提出書面申請。

在英國,裁判法院亦是刑事案件的起點,涉及較嚴重罪行的案件會轉由刑事法庭(Crown Court)處理。裁判官就單一罪行判處的刑罰,一般以6個月監禁為限,或罰款最高為5,000英鎊。裁判法院的案件可一名地區法官(District judge)或兩至三名太平紳士(Justices of the Peace)審理,太平紳士一般處理較輕微的案件。

英國裁判法院有上載案件的書面裁決記錄,惟數量不多。眾新聞向處理法庭紀錄的部門Court Reporting and Transcription查詢,是否所有裁判法院的裁決記錄均有上載、基於什麼理據部分裁決記錄沒有上載, 暫未獲回覆。根據英國政府網站,如果聆訊有錄音,市民可以申請索取相關文字紀錄,惟裁判法院的聆訊不會有錄音。

而在美國,法院體系由聯邦法院(Federal Courts)及州法院( State Courts)兩部分組成,涉及法律合憲性、美國法律和條約等案件由聯邦法院處理,其餘大多案件則由州法院處理。

各州法院系統有異,以佛羅里達州法院為例,由最低級的法院Trial Courts,上至District Courts of Appeal及Supreme Court。根據佛羅里達Trial Court其中一個分區法院的網頁,市民可填表申請索取法庭報告的文字紀錄,表格要求申請人填寫案件的被告姓名、編號、日期、法官姓名,以及申請人的聯絡資料等,表格訂明申請人需要付費,每頁文字紀錄需付5.25美元,但沒有要求填寫申請人的身份或索取資料的理由。案件的相關人士甚至可以申請索取庭上錄音或錄音的CD或DVD。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