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史諮詢稿的四大問題


 

10月30日,教育局發放了《修訂中國歷史科課程(中一至中三)第二階段諮詢》稿,列出課題與「預期學習内容」。當中有不少值得商榷的地方。

首先應該指出,教育局諮詢的對象只是學校,文件只發放給各學校,文件第6條寫道:只有校長或校長代表能提出意見建議。教育局的網站也沒有提供下載鏈接(直到投稿時爲止)。教育局的這種做法把廣大市民拒之門外,在現今這個提倡公開的社會,還採取這種封閉式的做法,實在與特首林鄭月娥提倡的「同行」背道而馳。更何況,中國歷史教育關係到我們怎麽認識自己,怎麽認識國家,對培養社會風氣與情操有重大意義,關乎社會整體利益,遠比其他純技術性的科目對社會影響更大。持分者是全體市民,教育什麽不教育什麽,怎麽能只讓一小部分「專業人士」決定呢?教育局應該儘快做出改正這個「閉門造車」的錯誤做法。

第二版諮詢稿存在至少四個原則性的問題。

首先,文化史大幅減少

對世界文明進程影響巨大的東漢造紙術,只在「延伸部分」出現。照片來源:lsgushi.com

對比第二版與第一版的諮詢稿,不難發現在第一版原有思路出現了明顯倒退。現行課綱中雖然文化部分有相當分量,但超過九成中史科教師略過或不教。新課綱第一版提倡加強文化史教育,突出「文化特色」這個新範疇,規定課時約26%。這種減少政治史,增加文化史的教育方向是正確的,也與國際歷史教育與研究的潮流相符。但在中學教師的反對下,第二版又重新回到了強調「治亂興衰」的老路上,把文化史部分減少近半(只剩下14%),原先有意義、有價值、令人眼前一亮的教學内容,如伊斯蘭文化在中國的傳播、唐代北方民族的融和等部分被刪除;對世界文明進程影響巨大的東漢造紙術,中國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孔子,都只能放在「延伸部分」。這正是教育界(中學相關老師,很多還只是「兼教」的老師)壟斷歷史教學的後果。

文化史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古代政治史距離普通人稍遠,文化史卻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政權的演變無常,文化卻一直根植在民族血脈深處;政治史會隨著時間的流逝,不斷被重新詮釋,或者被新史料所否定,文化史受政治干預較少,少受一時一地意識形態影響,更能成爲民族認同的樞紐。更何況,中國文化博大精深,與大部分主要文明相比都不遜色,加強文化史學習,更有利培養愛國情懷。習近平總書記近年來大力推廣中國傳統文化,加強文化史學習才能響應十九大精神邁向新時代。

當然,中史科深受課時的限制。是故,在未能增加課時之前,在政治史與文化史之間,必定有所取捨,而這種取捨必然是文化史為先。很多學生系統學習文化史的機會可能只在初中一次。至於政治史,在高中階段如果有興趣選修再學可能會更合適。另外也可考慮,在古代史部分更重文化史;在現代史部分,更重政治史。

有很多老師更熟悉政治史,不太熟悉文化史,於是希望繼續以政治史為綱。這種看法值得理解,但並不能認爲中史教育就因此不能改革。教育部門提供更多的進修資料與講座幫助中史老師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法。

其次,過於「漢人中心論」

唐朝版圖初次出現南紹、吐蕃等國家,但新課綱沒有涉及,錯失機會探討多元民族格局。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從課綱不難看出,整個課程設計都是「漢人中心論」,無法體現現代中國是一個「一體多元」的多民族國家格局,與構建「中華民族意識」的要求背道而馳。舉例説明。在現在中國版圖中,唐代時期初次出現南紹、渤海、吐蕃等國家,正好趁此機會讓學生學習其歷史,但課綱中毫無涉及,或者僅以「與周邊民族的關係」來定位。所謂「宋元」作為歷史時期的稱呼根本就是錯的,在中國現在一般稱爲「宋遼金西夏元」時期,這樣才能突出遼國、金國以及西夏歷史都是「中國」歷史的一部分。但在課綱中,僅列爲「延伸部分」,而且著重的還只是「邊疆民族政權與宋室和戰」。

第三,缺乏「人民史觀」

與民休息的文景之治,在新課綱中沒有提及。照片來源:rufodao.qq.com

人民史觀是以人民為歷史主體、堅持人民是歷史的締造者、是推動歷史前進之根本動力的歷史觀。在階級社會,統治者對人民的壓迫及人民對統治者的反抗是歷史演化的主旋律。無論西方學術界(參見Howard Zinn: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還是中國的歷史唯物主義傳統,人民史觀都放在重要的位置。但課綱設計宗旨與學習目標乃至整個課綱中的政治史,過於著重王侯將帥,本質上都是過時的「精英史」,沒有把人民放在顯要位置,沒有突出人民被壓迫與抗爭。課綱不提與民休息的文景之治,卻重點學習荒廢民力窮兵黷武的秦皇漢武隋煬。這在(第一版)教學設計示例中更爲明顯,比如「隋代大運河的開通與作用」只談運河的作用,不談修建運河耗盡民力。封建帝皇為面子與私慾而四處侵略的行為也沒有得到批判,如三侵高麗是隋朝衰敗的重要因素被略過不談。在一些表述上,還帶有舊時代封建主義「正統」論的陳腐氣息(如「朱溫篡唐」)。

第四,與世界史連接不足

新課綱缺少了明朝中期最重要的主題「倭寇」。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始於漢朝繼而繁榮於魏晉六朝的南方絲綢之路沒有被提及。直到唐朝時,海上絲綢之路才被放在香港史的部分用於介紹屯門,嚴重貶低了它在中外交通史上的意義。於是,介紹到唐朝開放社會時,也就沒有阿拉伯、波斯、印度人通過海路來中國貿易而形成社區的課題選項,而這對伊斯蘭傳播及回族的形成都有很大意義。明朝缺少了明朝中期最重要的主題「倭寇」,導致完全缺乏對在「早期全球化」過程裏對東西文明(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日本、琉球)海上交匯互動的討論。

除此四大原則性的問題外,其他問題也不少。以中三的現代史為例。清朝史缺少清朝兼併臺灣的知識點,也缺乏「中華民族」形成過程的討論。中華民國史,外交上只強調北洋政府的外交挫折,不提民國政府在廢約與收回權益等方面的外交成就;過於注重中國本部的政治,缺少對「邊疆地區」(蒙古、新疆、西藏)的論述,無法闡明「統一中國的形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史部分,1949-1978年部分,少了反右這個重要事件,也缺乏中國成立少數民族自治區制度的介紹。改革開放部分只列出了經濟與外交,缺乏政治史論述,特別缺少鄧小平糾正「兩個凡是」路線、六四事件、南巡挽回中國改革等一系列政治演變。

課綱中的香港部分,古代史設計尚可,現代史仍有不少重要缺失。民國時期的香港部分完全沒提及二十世紀上半葉香港的本地歷史,戰後香港部分缺少了六七十年代港英在香港取得的經濟繁榮與社會進步的成就,也缺乏香港人民爭取民族平權的抗爭歷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