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國如何在中東同時拉攏沙地阿拉伯與伊朗──一文睇晒中東所有衝突


 

在穆斯林勢力範圍的中東與西亞,最大的遜尼派與什葉派國家沙地阿拉伯(沙地)與伊朗素有積怨。兩派最早的分裂源自先知穆罕默德因未有定下繼承人,出身先知家族的阿里被長老們認可為阿拉發(穆罕默德的繼承者,於穆斯林世界擁有至高無上的政教地位),但他就任後卻更替整批原有官員,引致廣受民眾認同的穆阿威葉發動兵變,並自立為阿拉發,兩派自此分裂。什葉派支持阿里為正統繼承者,這派佔穆斯林人口的10至15%,集中於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及摩洛哥;遜尼派卻認為阿拉發之位乃有能者居之,該派佔穆斯林人口的85至90%,全球大部份的穆斯林國家均屬遜尼派。

沙地與伊朗矛盾源自地緣政治及石油利益

沙特阿拉伯一處石油提煉設施。美聯社

沙地是美國在中東的最緊密盟友,美國在沙地設有軍事基地及支撐著其國防。其實在二戰後,伊朗的巴列維皇朝已把美國視為效法對象,在國內推行西化政策;但在宗教領袖高美尼於1979年以思想改革推翻巴列維政權後,伊朗成為政教合一的穆斯林國度,復遭西方國家實施長達數十年的經濟制裁。於2013年溫和派的魯哈尼就任總統,與西方國家重修關係,並獲得解除經濟制裁。這個與西方國家,尤其是與美國關係的巨變,讓沙地感受到在地緣勢力上的挑戰。至於往後的發展情況,還看特朗普反對撤銷對伊朗制裁的具體跟進。

沙地的國土,處於被什葉派圍攏的局面,更促成了一些代理人戰爭。在沙地西南部的也門,是唯一位於阿拉伯半島,但卻被排擠於「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GCC)的國家(佔全球石油及天然氣存量分別為45%及16至25%)。正處於內戰的也門,其叛軍正是由伊朗支持的什葉派「青年運動」發起。然而在沙地國境北部,屬什葉派的伊拉克和敘利亞當然也被視為威脅。現時在敘利亞掌權的阿薩德政府及支持武裝量「黎巴嫩真主黨」均屬什葉派,也獲得伊朗的支援;惟沙地卻支持屬遜尼派的反對派武裝力量。以上的內戰,均是沙地與伊朗背後操控的代理人戰爭。至於伊拉克這個什葉派人口佔多的國家,自遜尼派統治者候賽因被美國推翻後,美國改為扶植什葉派的馬利基政權,導致弱勢的遜尼派,一部份投奔沙地,另一部份則加入伊斯蘭國,以繼續抗衡什葉派(伊斯蘭國視什葉派為異教徙,且非源自穆罕默德的純正傳統)。沙地也認為國境中部東面,巴林的什葉派反對陣營跟伊朗結盟,曾派兵巴林鎮壓示威。除了週邊國家的兩派武裝角力,聚居於沙地國境內東部油田位置的什葉派也存在分離主義,這對沙地來說,也當然被視為內部隱患。

石油收入佔沙地國家財政收入的75%,石油及其副產品更佔出口總額的90%,可見國際油價及原油供應關乎其經濟興衰。擁有全球第四大石油儲存量的伊朗,自2016年獲解除經濟制裁後,其石油出口量翻了一倍,這對當前低迷的油價,造成雪上加霜,也令沙地在「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中的油價話事權遭削弱(伊朗同屬這個組織) 。

此外,伊朗核計劃也將提升伊朗在波斯灣的影響力,致使沙地曾向美國施壓要求以強硬立場,甚至採取軍事手段作出竭制。

中國與伊朗的外交關係

 伊朗德黑蘭一處石油提煉設施。美聯社

遠於公元1世紀的東漢時期,班超副使甘英開闢通往羅馬的絲綢之路,已曾經過伊朗(當時稱波斯帝國),其後兩國延續通商。中伊於1971年建交,在西方國家對伊朗的經濟制裁解禁前,中國已有十份一的石油進口來自伊朗,佔伊朗出口總額的八成;中國更協助伊朗開發油氣田和建立油氣管道以便出口,可謂雪中送炭的好兄弟。當然這互補關係乃建立於能源供求的基礎上。不過中伊也有建立其它互利關係,包括中國於德黑蘭協助建設地鐵系統、發電廠、堤壩、發展漁業產業和各種基建等;伊朗則向中國供應煤、鋅、鉛、銅等礦產。兩國的主要貿易還包括電子產品、汽車零件和玩具等。在軍事層面,中國則培訓伊朗設立和使用導彈、戰機、雷達系統等先進武器系統,也曾輸出鈾予伊朗,協助建設鈾濃縮廠和恢復一所已停工的核電站。兩國在1992年即使在美國抗議之下仍簽署核合作協議,雖然中國口頭上反對伊朗生產和擁有核武器,一些中國公司卻因涉嫌向伊朗出口核武器而遭到制裁。剛於今年年中,中伊兩國海軍也透過「上海合作組織」平台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可見兩國堅實的戰略伙伴和軍事合作關係。

中國與沙地阿拉伯的外交關係

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今年3月訪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歡迎儀式上,陪同薩勒曼檢閱解放軍儀仗隊。美聯社

中國與沙地於1990年建交,當然能源和經貿合作是主因,但其實在與中國逐步加強關係的背後,中東諸國,包括沙地,尚有其它考慮。西方國家跟「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成員國結盟,當然是為了能源和戰略利益;但這些政教合一的君主制中東國家,與崇尚民主自由的西方國家存在核心價值上存在分歧,現時僅是籍著他們的統治穩定社會和地區形勢,以保障能源和地緣政治利益而已。冷戰後,西方國家國力漸走下坡,令中東各國的注意力轉向冒起中的亞洲,阿拉伯半島位處歐、亞、非交界,是中國倡議「一帶一路」的必經之路,中國順理成章,成為以沙地為首的中東各國經商交往對象,也可同時作為籌碼與西方國家討價還價。這可理解為何「海灣合作委員會」在1990年成立後僅數年便與中國建立聯繫。沙地已連續15年是中國在西亞非洲地區第一大貿易伙伴,也是中國的最大原油供應國;中國出口沙地的主要商品則為機電產品、鋼材、服裝等。

中國與伊朗及沙地阿拉伯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的共同領域

國家主席習近平2016年1月國事訪問伊朗,與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在德黑蘭會面。牆上的肖像是去世的伊朗前最高領袖高美尼。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6年1月,分別獲沙地國王阿卜杜拉及伊朗魯哈尼總統邀請作國事訪問,並與兩國領導人分別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係。這兩組高級別伙伴關係有以下共通點:

確認把雙方關係放在各自對外關係中的優先位置,維持高層互訪;加強在政治、經貿、能源(包括再生能源)、人文、技術、及由官方至民間的多方面多元化合作;支持伊朗或沙地在地區和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繼續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尊重國家主權並享有自主選擇解決爭議的辦法;支持中東地區成為無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核武器區;反對恐怖活動、極端主義及分離主義,並强調採取國際合作打擊恐怖主義,且反對將恐怖主義與任何宗教或教派掛勾;並一致認為在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與中國的關係更具戰略竟義,也強調反對霸權和强權政治的國際政治,和建立經濟新秩序的必要性;支持中國倡議的 「絲绸之路經濟带」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全球合作新格局;以及共同利益可透過國際組織或多邊場合作協調和合作。

中國透過締結全面戰略伙伴關係,鞏固了其政治經濟的實力和影響力,達致多方效益,包括:

確立了與兩個長期的經貿及共同利益合作與優勢互補;鞏固了伙伴國在地區的地緣政治地位與影響力;鞏固了竭止台獨、疆獨、藏獨的全球認受性及南海主權爭議的主導性;爭取了更多構建全球合作新格局及新經濟模式的支持。

對伊朗及沙地來說,在經濟上她們除了獲得能源出口中國的長期大宗合約和互補有無的商貿往來。在政治上,也獲得認同,否定西方勢力的強權操控。對兩國互相指責對方背後支持恐怖主義進行巔覆及敵對活動,兩國也籍跟中國締結的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向全球作公開否認。

為了進一步透過兩個穆斯林龍頭國的合作,進而放射其分別影響的區域,中國支持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組織」,同時與沙地籌備建立「中國與海灣國合作委員會自貿區」。兩者成事以後,中國透過與兩國合作,將進一步加強在西亞與阿拉伯半島的影響力。

雖然伊朗與沙地兩國積怨已久,難以調解,但中國卻竟然成功跟她們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其所採用的成功外交模式,實在值得借鏡。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