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進入農地科普年代


 

【撰文:馬屎老師】
作者為永續農業教師和前線動物保育人

農地生態和農地裡的生物多樣性都是有機耕種的好朋友,當大家講起有機時,都會想起蟲吖!鳥吖!蛙吖!魚吖之類以農村或農地為家的生物。

農地上的鵰鶚

眾所周知,有機農業除了為人類提供無公害的食品,也主張善待自然,保持農地上的生物多様性。《論語‧顏淵》曾記載一席話︰「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載物之厚」。但在這個鼓吹全城建屋的年頭,生態保育往往被視為發展障礙,恨不得先破壞,再合理化低生態價值,對於中國傳統的生態古訓忘記得乾乾淨淨。

大地是天地萬物的載體,每一種生物都有其存在的意義。田中生物可為農業提供「生態系統服務」,例如蚯蚓會幫手翻鬆泥土,蜜蜂會幫植物傳播花粉,牠們可分擔農夫的辛努。鳥語花香,蝶舞翩翩的環境,也直接改善農夫或村民的生活質素。

若要避免田中生態被趕盡殺絕,農地保育和農地科普主流化變得十分重要。自1998年生效的《環境影響評估條例》,塱原幸得保留下來,或許大家也略知 「落馬洲支線事件」,因為這個農業區,當年由於民間提供清楚的數據,證實那片土地上有瀕危的生物和眾多生物的棲息地,最終駁回在地面上建造高架鐵路的方案。

事件對於發展商實是當頭捧喝,即使手上擁有土地,若果該地發現高生物多樣性、物種數量豐富、有受保護和瀕危物種,這塊土地大有可能不獲發展批准。因此,農夫為了保護耕地,可以收集農地上的生態數據,或許可以抵擋發展的巨輪。

水溝生物調查

農地上的生態數據收集是怎樣操作呢?主要有兩個原則︰

一、只需收集所屬農地或農村範圍內的生物數據。

二、既然利用源自《環境影響評估條例》,那當然先要了解,在法例下那類「自然生境」和那些「生物」有保護農地的能力。

在生態環境上,若果農地旁邊有超過100米的天然河溪、紅樹林和海草床的海岸,一般都不能發展。

晚上農地生態調查

在植物方面,由於恆常耕種的農地上,除了是農作物和村民懂得使用的果樹、藥草之外,就只有些尋常野花雜草,要留意的可能只有樹幹上或地上受 《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 》(第586 章)保護的蘭花和水田裡屬於國家二級重點保護物種的水蕨。

動物方面,所有哺乳類動物、雀鳥、龜鱉,還有緬甸蠎蛇、水巨蜥、香港瘰螈和盧氏小樹蛙等,都受《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 保護。

蟒蛇

而按保護強度的次序,首先要找世界保護自然聯會(IUCN)的「瀕危物種名册」(紅皮書)和瀕危野生動植物貿易公約(CITES)裡的附錄一、二裡的生物,之後是本港獨有的生物,還有由生物學家 John Fellowes 在2002 年選寫的本地應受關注物種指引等。

是不是納悶兼倒胃呢?其實簡單說,就是要看看有沒有黑臉琵鷺在田裡覓食,甚至棲息。稻米田的話,就要尋找瀕危的黄胸鵐(禾花雀),牠是近年的保育明星。到水坑找蟹仔,本地4種淡水溪蟹都是本港獨有,其中一種更是世界瀕危。大家都識的白鱔(鰻魚)和金錢龜都是瀕危物種。昆蟲的話,裳鳯蝶和金裳風蝶在瀕危野生動植物貿易公約(CITES)屬附錄二的受保護物種。而虎紋蛙(田雞)是國家二級重點保護動物等。

鐮刀束腰蟹
盧氏小樹蛙

農地生態調查,需要在不同的季節和時間持續進行,務求將田上出現的所有哺乳類、 鳥類、蝴蝶、蜻蜓、魚類和兩棲爬蟲類記錄下來。辨認物種這份專業工作,可以由農夫來做,由於長期在村中生活,與土地和四周自然環境打交道的老農,對於田上出現的生物,大都覺得是熟口熟面。而那些新進的年輕農夫,由於都有喜歡自然的共通點,可以嘗試把不認識的生物拍照,然後在互聯網上問意見。又或使用像「 i-naturalist 」一類的交流平台,便有專家或資深的自然愛好者為你辨認。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專業又免費的工具多的是,有機農夫若果做好生態數據收集,就能令耕種工作更科學和專業。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