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由「冇」不等於「無」說起


 

【撰文:素心】

研究粵語實在趣味無窮,但要找出字詞的文理脈絡,歸納出有說服力的結論真是談何容易。且看下列兩組句子:

一、「日本無條件投降。」「我無條件請你食飯。」
二、「日本冇條件投降。」「我冇條件請你食飯。」

兩組句子裡面「條件」的意思不一樣,這點暫且擱下。第一組兩個句子裡的「無」字是「不論、不管、不設定」的意思,絕不能解作「沒有」。這是文言文傳下來的用法,尤以「無A無B」的句式為典型。例如《詩經》:「無小無大,從公於邁。」指官職不論大小的隨員都跟從魯國君主神氣地往前走。到班固的《漢書》:「無少無長皆斬之。」明顯地添了承接的肯定詞──「皆」。唐朝李華的〈弔古場文〉:「無貴無賤,同為枯骨。」緊接著「同」這個肯定詞,表示不論貴賤,都成為戰爭的慘烈犧牲品。(註1)

可是,到了近代,「皆」、「同」這兩個肯定詞轉換成否定詞「不」。明朝凌濛初的《初刻拍案驚奇》:「自是行忘止,食忘餐,卻像掉下了一件什麼東西的,無時無刻不在心上。」當代源於北方話的白話文延續了這種用法──曲波的《林海雪原》:「她的心無時無刻不在戀著劍波,就好像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空氣一樣。」(註2)

值得注意的是,「無A無B」之後一旦接上否定詞,「無」字的解釋就還原為本義──「沒有」。上一段兩個例句的意思無非是:「沒有時間不在心上」、「沒有時間不戀著劍波」。

如果上面的演變尚算有跡可尋,我們或可這樣推論:「無」解作「不論、不管、不設定」是中古或之前的書面用法,在民間白話裡它逐漸蛻變──更準確地說,其實是還原為「沒有」。「日本無條件投降」其實是文言文的簡潔說法,要保留本義而剔除古語,行文會累贅得多──「日本不附帶任何條件地投降」。至於「無條件」的「無」字何以忽然復古,可能的原因之一是當時中國的公文案牘均以文言為本,原因之二可能是日本提出投降時採用他們習以為常的漢字古義。上述臆斷,僅備商榷。

回到粵語的討論,那是另一個有待探究的課題。「冇」字一般解「沒有」。例如:「冇錢」、「冇面畀」、「冇心機」,但一旦構成「冇A冇B」的四字詞,它馬上與「無」字形成若即若離的關係。

第一類:「冇頭冇尾」、「冇規冇矩」、「冇權冇勢」、「冇人冇物」……都解作「沒有」。

第二類:「冇大冇細」、「冇時冇候」……都解作「不論、不管、不設定」。

除此之外,粵語仍保留大量「無A無B」的詞匯,例如「無時無刻」、「無針無線」、「無憂無慮」、「無仇無怨」、「無聲無息」、「無災無難」等。

其中最有意思的是「無時無刻」,它仍按照唐朝以前的用法,後面加上肯定的承接詞語──「都」。

「打工仔無時無刻都想放假」是香港人的心聲。
「上班族無時無刻不想放假」是普通話,香港人總是覺得怪怪的。

註釋:

1. 部分例句來自工具書。
2. 例句來自工具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