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雙學三子促懲教署改革 之鋒被令脫光蹲下抬頭答問5分鐘 「好似狗望主人」感受辱 


 

早前獲准保釋等候上訴的「雙學三子」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與「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成員,到灣仔政府大樓向懲教署人員提交投訴及意見書。

黃之鋒表示,懲教署職員曾要求他脫光衣服,並蹲下抬頭接受問話,令他感到被侮辱,批評要求損害在囚人士的尊嚴,要求懲教署跟進調查。周永康指,曾眼見懲教所職員輕言喝駡在囚人士,也有在囚者告訴他,曾在少年監房被體罰,以及沒收私人物資,關注懲教署職員對待在囚人士的態度,又希望懲教整體機制得到改善。羅冠聰批評,監獄的現實情況與他以立法會議員身份巡視監獄時的情況有天淵之別,並就獄中的教育、膳食、運動方面提出改善建議。

(左起)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和邵家臻、羅冠聰、周永康、黃之鋒,以及「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成員林啟成,今日到灣仔政府大樓向懲教人員提交投訴及意見書。工黨照片

黃之鋒在投訴信中表示,上月16日他由壁屋懲教所轉至東頭懲教所繼續服刑時,完成脫衣搜身程序後,一名一級懲教助理不准他穿回任何衣物,並嚴肅地要求他蹲在地上,並抬高頭回答約10條問題,內容大致圍繞是否有三合會背景和曾否吸毒。期間,黃之鋒曾對該要求感到不解,亦曾嘗試站起,但遭職員要求他服從命令,整個過程歷時約5分鐘。結束後,黃之鋒曾詢問職員,為何必須脫光衣服回答問題,該一級懲教助理回應,懲教所使用的是「踎廁」,故需觀察黃之鋒蹲下來有沒有困難。黃之鋒翌日再向高級職員查詢,該職員指,此舉是基於保安理由,但無詳細解釋理據。

投訴信續指,脫光衣服、蹲下抬頭問話的過程令他感到被侮辱,他認為相關命令不合理,超越一般保安程序所需的合理要求。措施完全不尊重在囚人士,令他們身心與精神受創,要求懲教署跟進及調查,並公開執行該措施的理由,以及成效數據。

黃之鋒在現場形容,脫光衣服問話的過程「好似隻狗望住主人答問題。」他批評,懲教署處理投訴一向「自己人查自己人」,為人詬病,而他自己在少年監獄作出投訴後,亦曾遭多名懲教職員以「黑面白面」、勸退、命令,甚至嚴肅的威嚇方式,要求他取消投訴。他要求懲教署正視在囚人士的人權。

周永康的公開信亦關注到懲教所職員對待在囚人士的態度。他表示,曾看到職員用粗口喝駡、喝斥在囚人士,即使新人報到時表現循規蹈矩,仍會被指罵「你條X樣」,有職員更曾向他表示,對待在囚人士「唔打佢哋唔得㗎」,或一定要大聲喝駡,才可保持威嚴。有不少在囚人士亦曾向他提及,在少年監房被體罰,以及沒收私人物資。他在信中表示,如果「懲」已超出教化之用,生出來的只有憎恨、憤怒及厭惡,與懲教標榜的「更生」適得其反,希望過往以「令所員難受」、「當其是狗」的懲教方式成為過去。

周永康也補充,有關囚犯在監獄集隊時需「踎班」等候點名的措施,雖然他在獄中已反映並得到改善,整體懲教機制仍有地方要改進。

羅冠聰提交的意見書提出3點改善方向,分別涉及教育、膳食,以及運動方面。在教育方面,意見書指,不同監獄對在囚人士的讀書要求態度不一,希望懲教署加緊監察,滿足在囚人士的讀書需求。他又建議每星期設有薪讀書假、開放自修或閲讀室,以及修訂使用電腦政策,增加監獄內讀書風氣,達到教化目的。

膳食方面,意見書指目前監獄內的營養餐單並未達標,羅冠聰自己亦曾吃過生豬肉、味道變酸的深綠色芥蘭、漿成一團或乾得難以咬開的白飯等食物,又指有在囚人士曾向他反映,負責監管食品的職員,一向不積極參與食物製作和檢測。他要求署方嚴正檢視獄中膳食問題,保障在囚人士的健康。

運動方面,意見書建議懲教署安排更多體育活動,以及引入有氣墊的球鞋,避免在囚人士運動時受傷。意見書又指,懲教署不應因憂慮運動使在囚人士增加衝突,而將塘福監獄的籃球場關閉改建。

羅冠聰在現場補充,他今年6月曾以立法會議員身份巡視監獄,當時高級職員所講述的狀況,以及在囚人士描述的環境,與2個月後他入獄時的現實情況有天淵之別。他批評當時的巡視猶如一場事先排演、無關事實的戲劇。

「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成員林啟成亦代表其他過來人,向懲教署作投訴,內容包括遭掌摑、拳打腳踢、灌水、30 秒沖涼、食狗飯及冬青膏搽龜頭等。他表示,即使不少受害人早已透過報章現身説法被虐打經過,但懲教署一直充耳不聞,並強調須收受到當事人投訴才會調查,現在終於有受害人勇敢地作投訴,希望署方不要視而不見,對被虐的在囚人士造成二度傷害。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邵家臻表示,曾多次邀約前任懲教署署長邱子昭,以及現任署長林國良,又曾要求行政署長安排約見林國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和申訴專員,均不得要領,批評他們猶如一面冰牆。他們期望懲教署認真調查,檢討監獄制度,並交代跟進結果,不要讓投訴機制名存實亡。

邵家臻指,假如本月30日林國良仍不回應會否與議員見面,他們將會約見李家超,以及向傳媒公開12頁關於懲教所設施以及日常運作的改善報告。

懲教署昨日以書面回覆張超雄,指署方鼓勵在囚人士參與更生計劃的同時,必須平衡保安風險、院所運作、資源運用等特殊因素,並制訂合適制度,預防院所內的違法及違紀行為。懲教署又指,署方以公平、合法、合理的原則,讓每名在囚人士獲得合適和平等的待遇,但署方不會因應個別在囚人士的選擇或偏好而制定相關措施。

懲教署指,署方一直與時並進,不時檢視院所的管理、設施、在囚人士的待遇及更生需要等,讓公共資源得以合適及有效地運用,以及符合社會一般大眾的期望,並以飲食、更生服務,以及學業進修作例子。

署方又指,假如在囚人士因所獲待遇感到受屈,可經不同途徑提出申訴或表達不滿,例如向院所管方、到院所巡視的懲教署總部首長級人員,或懲教署投訴調查組作投訴,亦可以書面方式向立法會議員、申訴專員、法定機構、其他執法部門,或政府政策局等作投訴。署方表示,會不時檢討和優化處理投訴的機制,務求提升部門處理投訴的透明度和公信力,以達致公開、公平和公正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