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房協劃120公頃郊野公園邊陲地研究建屋 環保專家批選址未諮詢、劃界隨意


 

負責對郊野公園邊陲土地建屋進行可行性研究的香港房屋協會,現已於元朗大欖隧道收費站以西的大欖郊野公園及沙田水泉澳邨東南面的馬鞍山郊野公園,分別劃出大約70公頃及50公頃的土地作研究範圍,稍後將要求顧問公司在兩處各選出20公頃土地作生態研究。房協原訂最快下周就顧問公司進行招標、明年1月簽訂標書,並於明年2月開始研究,但今日房協代表出席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會議,遭到專家委員連番質疑兩個選址未經諮詢;「郊野公園之父」王福義也批評選址的範圍劃界「隨意」。

房協於元朗大欖隧道收費站以西的大欖郊野公園劃出大約70公頃土地(紅線)作研究。吳婉英攝
沙田水泉澳邨東南面的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亦有50公頃土地被劃入建屋研究範圍。吳婉英攝

房協三名代表今日出席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舉行會議,簡介郊野公園邊陲地建屋研究的進展。房協行政總裁兼執行總幹事黃傑龍指,房協與政府商討後,考慮到具備交通配套(accessibility)、已有基礎設施(basic infrastructure)及附近有房屋項目(existing/planned developments in the vicinity)三個原則,選定了兩個地點作研究,分別是大欖隧道收費站以西的大欖郊野公園邊陲及沙田水泉澳邨東南面的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房協已在兩個地點分別劃出大約70公頃及50公頃的土地作研究範圍。

房協總監(物業發展及市場事務)劉竟成解釋,研究會分為生態及規劃發展兩方面同步進行,各有基線研究(為期12至14個月)及詳細研究(為期12個月)兩個階段,生態研究部分會委託顧問公司負責,研究的目的在於了解兩個地點的生態價值及發展潛力,並向大眾提供客觀數據作討論。他表示,研究過程著重公眾諮詢,具體做法交由顧問公司決定。他又強調,房協沒有為研究定下前設,沒有假設一定可以建屋,若基線研究發現那些地點在生態或規劃其中一方面不適合發展,則不會進入第二階段的詳細研究。房協預期,最快下周出標書,明年1月選出顧問公司並簽訂標書、2月開始進行研究,約兩年後完成基線研究及詳細研究,便向政府提交報告。黃傑龍指,房協日後不會對顧問報告作任何評論,便直接呈交政府。

劉竟成直言,房協在生態方面的研究不多,因此已邀請來自8間大學、合共12名學者組成專家小組,就研究範圍、揀選顧問公司方面提供意見。房協助理總監(物業發展及市場事務)楊嘉康在會上透露,該12名學者中,8人具備環境科學、自然科學、地理背景,1人為社會科學,其餘3人則與城市規劃、房地產等發展範圍相關。

左起:房協行政總裁兼執行總幹事黃傑龍、總監(物業發展及市場事務)劉竟成、助理總監(物業發展及市場事務)楊嘉康。吳婉英攝

房協代表花約10分鐘簡介進度後,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成員相繼提出質疑,會上火藥味甚濃。綠色力量行政總幹事文志森詰問:「我見你tender就嚟出,我奇怪你上嚟聽乜嘢意見呢?Tender都已經寫咗。我最關心係scope of study,若果跟TM EIA(Technical Memorandum on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Process,即「環境影響評估程序的技術備忘錄」)做,好簡單咋喎,唔使用咁多學者去做advisory role。第二,我好奇怪,你哋咁耐都冇上嚟我哋Country and Marine Parks Board聽聽意見,去睇睇你個scope of study,否則出到嚟都要過我哋,你基本上過唔到。第三,你個detailed study要跟EIA,其實你第一項已經做唔到,EIA最重要係有alternatives,你又解釋唔到點解呢兩個郊野公園邊陲而唔做其他,你話你有三個條件,嗰個係你定嘅條件,唔係alternatives。所以我好奇怪,你咁做我唔知你想達成咩目標,做乜嘢出嚟。」文志森表示,期望房協在研究之前先做公眾諮詢。

長春社總監蘇國賢亦質問,房協為何選定該兩處,若房協已有既定框架,委員會在框架下討論,則對委員會不公平。「究竟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個角色係咩?我頭先聽聽吓聽到話公眾諮詢過程中啲資料都會出去,我哋都會知,咁我哋只係其中一個公眾嘅身份,(房協)定期向我哋update?定係我哋可以有更加積極、更加主動嘅角色去參與研究?頭先又講到如果我哋對tender有咩建議,(房協)可以加返落去,但我哋完全唔知tender內容,我講啲咩先?會前我哋冇收過任何呢個程議嘅文件,亦冇任何嘢我哋可以根據去討論,我覺得有啲被動。」蘇國賢表明,不接受房協就選址所訂的三個原則,他認為時任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提出,思考利用郊野公園內生態價值不高的邊陲地帶用作建屋,已經是有目的。

房協代表多次重申研究屬實驗性質,沒有前設一定要發展建屋,唯一目的是提供數據予日後討論,冀大家對研究持開放態度。完成報告後會交政府,如果政府決定發展,往後的程序涉及多條條例,要一步步進行。黃傑龍指:「香港而家真係唔夠地起樓,呢個係好嚴峻嘅問題,我哋係唔會放棄任何一個選項,任何一個選項有機會為香港增加土地,我哋都樂意去做研究。」他續指,在過去5年,房協做了近20個研究,對覓地態度積極。

文志森卻質疑,第二階段若按照環境影響評估程序的技術備忘錄,必先設定發展規模,並不可能沒有前設,「Consultant要做工作,梗係要睇範圍有幾大,對1,000人嘅EIA同2,000人嘅EIA係完全唔同,我就奇怪,如果你心目中冇個target,冇理由會喺第二階段做到EIA?」房協代表對此未有明確回應。文志森亦有追問,房協稱經常與政府商討,有沒有就選址問過漁護署的專業意見。黃傑龍答:「我哋喺個過程裡面主要同發展局同環境保護嗰邊一齊去傾。」

黃傑龍在會後見記者時被問到是否按原定計劃下周招標,他表示會將補充資料交予委員會,聽取委員意見後才決定,招標時間可彈性處理。吳婉英攝

政府今次委託房協做研究,早前已被質疑跳過向漁護署的「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諮詢,時任發展局局長馬紹祥及環境局局長黃錦星曾解畫指試點由房協建議。有「郊野公園之父」之稱的漁護署前助理署長王福義,接受眾新聞查詢時表示,同情房協的處境,更形容房協為「爛頭卒」,「佢(房協)嘅目標係起樓,而郊野公園本身係保育,係一個互相衝突、有少少敵對性質嘅研究。」他認為房協並非合適的機構去做這項研究,房協並不比負責管理及保護郊野公園的漁護署更為科學,要另找專家進行研究,房協被要求做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王福義曾於70年代參與規劃大欖郊野公園,他看過房協就大欖郊野公園及馬鞍山郊野公園的研究劃界後表示,相信劃界只是「arbitrary(隨意)」,否則嚴格而言,房協應先做研究才能定出相關界線。他又指,要視乎研究結果是否客觀才可再作評價,「佢搵咗班學者睇住,希望(研究結果)唔會太走樣啦。」 

漁護署前助理署長王福義房協對兩個郊野公園的建屋研究範圍劃界「隨意」。資料照片

本土研究社成員楊夏至得悉房協在選址問題上未有問漁護署意見後表示震驚。楊夏至認為,房協負責這項研究,存在角色衝突。他提到,早於1965年,為香港訂立郊野公園版圖的美國自然環境學家湯博立博士(Prof. Lee M. Talbot)已經警告,未來可能有人打郊野公園地的主意,建議政府用最大的力度去保護郊野公園。楊夏至續指,要改變郊野公園土地用途,須通過許多程序,而政府當初定下這些程序,正是為了保護郊野公園,他認為今次政府要房協做研究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已違反設立郊野公園的原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