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日本里山倡議


 

 【撰文︰蘇文英】
作者為香港里山倡議研究所成員,致力推廣里山精神,尋找新農村發展和自然共生格局

每年很多香港人到日本朝聖,除了看紅葉和櫻花外,日本本土優先的「良食策略」,令香港人對日本餐桌也十分著迷。或許大家覺得日本水土得天獨厚,但沒想過日本實際的耕地面積由1961的711萬公頃減至2016年415萬公頃,下跌了41%。農業從業人口也從1967年970萬,減至2015年208萬人 (JILPT,2016)。「離耕」成因除了與城市化加快有關,農村人口不斷向城市外移,也跟農業勞動力高齡化和少子化的結構性問題有密切關係。現在日本活躍耕種的農夫平均年齡已達有66歲(Semuels,2017),連日本銀行前副行長岩田和正先生擔心,若農業人口持續青黃不接,日本農業有機會在不久的將來消失。

日本農業老齡化嚴重。照片來源︰youtube截圖
單位:千人。資料來源︰Statistics Bureau, Ministry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Communications

日本以60至74歲為主力農業人口,其次是75歲以上人士。即使15至59歲的年齡組別人數相加,只是剛剛為老齡農夫人口一半。若形勢不變,將威脅日本糧食自給率和日本糧食進出口形勢。

為了解決糧食生產和各項環境與發展衝突問題,日本政府不斷尋找解決良方。直至2010年,日本環境省在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次締約方大會上分享了日本里山案例,揭開國際里山運動。1950年代,很多日本農村家庭大勢造林,發展薪碳貿易。但自1960年代中期,能源革命帶來了新型的能源供應,以石油和天然氣取代自然火,結束柴薪時代,令大遍荒廢的林地變成入侵性物種,威脅生物多樣性。日本在50年前已發現問題,分階段推行法規,如森林法 (1951)、自然公園法 (1957)、農振法 (1969)、首都圈郊綠地保全法 (1966) (劉淑惠,2016)。到了2010年頒布「里地里山法」,鼓勵居民成立非牟利組織,回到農村,積極參與生態調查,復育山林,重修凋零落魄的農村。

「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 便成了新的保育名詞,有別於以往專注特殊物種的保護,而是伸延至生物多樣性的維護和鑲嵌式的地景保育,不論是瀕危還是常見的物種,均以考慮環境承載力為前題,強調資源再生,避免環境透支。

「里山倡議」的另外一個特色,就是向世界呈現由官學民合作的「逆城市化」鄉郊發展。城市增長始終有極限,即使投資者累積大筆財富,若城市沒有值得購買的投資商品,這種財富累積已沒有意義。加上,現代城市的人際隔閡,即使政府如何利用社會契約來維繫人的關係,也沒辦法模仿農村的地緣和血緣,產生社會團結(藻谷浩介,2016)。唯有回到農村,才能找到原始質樸的精神,從農村的耕種,文化儀式中,才找到紮根地方的身份。

而里山倡議第二個價值,就是「經濟零成長,也不等於衰退」,這是從日本総合研究所調査部主席研究員藻谷浩介先生《里山資本主義》一書對過去日本迷失三十年總結的經驗。即使日本經濟低迷,但不致於令社會停頓發展,人的生活依舊。他發現日本人的儲蓄習慣,令政府如何透過量化寬鬆和負利率政策,也沒辦法令日本經濟突然起死回生。他從日本高知縣的「真庭模式」得到靈感,發現日本人的儲蓄習慣與農村經濟很相似,假若大家不用靠城市再分配的系統,透過循環經濟,為農村自我創造容量,保留資源再生的條件,最終可克服資源被抽取殆盡的不安,為人類的子孫留下一份終極的保險。

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於2010年成立,不斷收集國際類似里山的案例,數目已有71個,看到不同國家也參與構建「社會—生態—生產型地景」 (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 的工程,把山林、河谷、農地、水圳不同的生態系統等連貫地保留下來。鄰近香港的台灣花蓮和貢寮的梯田和稻田保護也榜上有名,成功為受威脅的物種,保留棲息地、生態走廊、生態系統服務,也令傳統農業技術繼續發揚光大。

里山倡議可大致分為陸上和海洋系統,並可按地貌、泥土特色,仔細分類為「山間里山」、「谷津里山」、「平野里山」、「里川」、「里沼」、「里海」。每一種地景也反映獨特的生境、經濟和生態系統,需要按當地的情況,因地制宜。圖為豐南村吉哈拉艾梯田文化景觀。台灣水土保持局花蓮分局提供

香港也有不少鄉郊地方也有里山的影子,如上一篇良野村《傳統農業遺留景觀,應納入保育範圍》的文章提過谷埔老圍、西貢蠔涌、黃竹洋,甚至大埔沙螺洞和古洞南農業園也可以嘗試用里山園境規劃。2017年,姚松炎辦事處曾舉辦香港農業論壇,以「構建香港里山倡議」為主題,席上邀請多位重量級嘉賓分享對里山倡議的看法。大家不約而同地借用漁農自然護理署一張陳年舊照,正如當時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高級永續農業主任葉子林先生分析,香港很多傳統的農業區也有鑲嵌式景觀,由山、林、屋、池、田組成。不過,關鍵在於原居民是否願意參與保育。日本里山不介意回到可持續漁農林業經濟,但香港房產市場延伸鄉郊,改變了人對鄉郊空間的看法,這是令本地里山倡議運動推廣甚為困難的主要原因。

照片來源︰漁農自然護理署《香港植物標本室》
古洞南農業園。照片由作者提供

參考資料

Rotherham, I. D., Agnoletti, M. and Handley, C.. 2011. The End of Tradition?: Part 1. A History of Commons and Commons Management - Cultural Severance and Commons Past; Part 2. Commons: Current Management and Problems - Cultural Severance and Commons Present. Sheffield : Wildtrack.

JILPT (Japan Institute for Labour Policy and Training). 2016. Labor situation in Japan and its analysis: general overview 2015/2016. Tokyo, Japan: Japan Institute for Labour Policy and Training.

Semuels, A. 2017. Can anything stop rural decline?. The Atlantic. (Aug 23, 2017).

藻谷浩介(2016)︰《里山資本主義》,台灣︰天下雜誌。

劉淑惠(2016)︰《看見・台灣里山》,台灣︰五南出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