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性教育指引20年無更新 教育局沒提供教材 學校各有各做成效參差 


 


田徑跨欄港隊代表呂麗瑤,在她23歲生日當天(11月30日),在個人facebook公開初中時遭教練性侵犯的經歷,震驚社會。學校、家長如何採取措施保護兒童,以及教導兒童保護自己,值得社會檢討及反省。

眾新聞翻查現行《學校性教育指引》,發現指引最近一次編訂是1997年,即20年來一直未有更新,該指引提到預防性侵犯為目標之一,但具體內容欠奉。性教育在中、小學並沒有專門課程,內容零碎並分散於不同的學科課堂或跨學科活動,每間學校的做法各異。教育局指引陳舊及空泛模糊,加上局方未有提供具體教材、未有帶頭統籌性教育在學校有系統推行,令學校推行性教育成效參差。關注性教育的老師及社工,也只能透過民間組織自行編制的教材來教導學生,批評教育局無心做好性教育。

護苗基金總幹事譚紫茵指,性教育並非學術、常規科目,一般被「擺到最後」,學校不跟隨指引,甚至跳過不教,亦不會有後果。資料圖片

目前教育局為學校推行性教育所提供的指引及教材寥寥可數。教育局回應眾新聞查詢時指,教育局在「不同學習階段」推行性教育,「與性教育相關的學習元素,例如與個人成長、衞生、青春期,交友、戀愛、婚姻、保護身體和性別平等相關內容,已納入中、小學各主要學習領域、學科和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此外,學校亦藉班主任課、周會或全方位學習活動,例如講座、參觀、展覽等,為學生提供相關的學習經歷。」

教育局表示,為配合社會的發展及學生的需要,會「檢討及更新不同課程的內容」,包括:2008年就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作出修訂和增潤、2009年實施的新高中課程在核心課程(通識教育科)中包括青少年性教育、2010年推行的初中生活與社會課程包括與性教育相關的學習元素。

不過,眾新聞逐一翻查上述課程指引及內容後,卻發現有關性教育的內容非常零碎及單薄,當中有關預防性侵犯的內容少之又少,局方更沒有制定具體教材,讓老師教導學生如何應對性侵情況。

 《學校性教育指引》

1997年編訂的《學校性教育指引》列明「培育尊重自己和他人身體私隱的態度,認識如何保護自己免受性侵犯、性暴力和亂倫」、「了解及掌握預防性騷擾、性侵犯和性暴力的方法,以便面對此情況時懂得如何求助」等教學目標,但指引並沒有提及性侵犯的情景、傷害、處理方法等具體內容。

《學校性教育指引》過去多次被批評與時代時代脫節。立法會教育界前議員張文光多年前已撰文批評:「香港的性教育停滯不前,指引彷彿是紙上談兵,遠離網絡時代的巨變和價值。」明光社前年亦質問,政府指引由1997年推出至今並沒有作出任何修訂,「試問政府究竟有多重視學校性教育呢?」不過,政府至今仍未有作出修訂。

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

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按小一至小三、小四至小六、中一至中三、中四至中六分為4個學習階段。翻查課程各階段的「學習期望」,4個階段中,僅得第三學習階段(中一至中三)的個人成長及健康生活部分,提到「懂得保護自己,嚴加抗拒帶有侵犯性的語言和行為」,並在「生活事件」一項中提到「如何面對『性騷擾』」,但未有具體說明性騷擾事例。另外3個階段的學習期望則完全沒有提到「性教育」。

新高中課程(通識教育科 )

新高中課程中,通識教育科的課程及評估指引並沒有明確提及「性教育」或「性侵犯」。

初中生活與社會課程

至於課程發展議會2010年編訂的生活與社會課程,中二及中三課程分別包括「戀愛認知」及「性態度的培養和發展」(下圖),後者的學習要點包括「社會對性、愛及婚姻的不同態度與主張」、「與戀人或異性訂定親密界限的目的和原則」、「青少年處理成長階段的性幻想和性衝動的方法」。所謂「與性教育相關的學習元素」,相信並不包括預防性侵犯。

中二及中三課程分別包括「戀愛認知」及「性態度的培養和發展」。教育局「生活與社會課程(中一至中三)單元組織示例(2010)」文件截圖

教育局的性教育指引落後、教材支離破碎,學校只能在民間尋求解決方案。有前線教師及社工指,他們較多採用家計會、資訊教育城、護苗基金、風雨蘭、青躍等組織提供的性教育資源。

護苗基金恆常為中、小學校提供性教育課程,並製作預防學童性侵犯的刊物。護苗基金總幹事譚紫茵指出,組織未有參考教育局的指引及資源,他們會先自行做研究調查,以了解時下學童面對的問題及挑戰,再因應需要而設計課程材料,例如他們透過調查發現朋輩間性侵犯的情況常見,便將此納入預防性侵犯的課程中。

譚紫茵坦言,性教育並非學術、常規科目,一般被學校「擺到最後」,學校不跟隨指引,甚至跳過不教,亦不會有後果,亦有些學校態度積極,護苗基金的教育課程通常一推出就很快爆滿。

有不願具名的中學教師指出,其任教的學校對性教育採取鴕鳥政策,學生遇到問題便交由社工跟進。資料圖片

教協理事張珉聰批評,教育局對學校推行性教育一直採取「放任」、「貴客自理」的態度,局方提供的教學資源零散,對學校的支援「肯定唔夠」。

張珉聰指,校園性教育一般由輔導組、公民教育組豁下的小組負責,每間學校的處理不一,「會做(性教育),但肯定唔係擺得重。」他續稱,學校的教學範疇主要是認識身體、保護自己及戀愛態度,惟學校對性教育的態度傾向保守,一般不會深入講解有關性侵犯的內容,例如兒童面對性侵犯,在不同情景的應對方法,學校往往只會「輕輕帶過」,部分學校甚至將避孕、同性戀等視之為敏感議題,會跳過不教。

有不願具名的中學教師更指出,其任教的學校一直奉行「中學生不應談戀愛」,對性教育採取鴕鳥政策,「覺得唔講就冇事」,學生遇到問題便交由社工跟進。

中學駐校社工、社工復興運動成員羅懿明,批評教育局推行性教育只是流於指引,在校園推行與否、推行程度都由學校自行決定,局方不會監管。

她表示,學校主要的限制是課程本身已經太多、太深,老師難以抽出足夠的時間處理性教育,故學校往往依賴外間的社福機構或社工到校向學生講解,「只能夠好單向咁去講(性侵犯)定義、行為、case sharing、預防方法。」惟社工在講座之後就會離開,學生如有問題,在活動後卻無法聯絡有關社工。

羅懿明指,隨著社會發展,年輕人對感情、性知識的需要已較複雜,從社福角度而言,以小組、多互動的方法推行性教育較佳,惟教育局、衛生署的教材傾向以說教式講述性知識,或以恫嚇式指出不當性行為的後果,抽離情境。負責性教育的老師或社工與學生欠缺溝通、互動的機會,難以建立互信,性教育成效有限,學生遇到問題亦未必願意向老師或社工透露。

性教育參考資訊:

家計會:性教育網頁智情智性網

護苗基金:《預防及處理校園性侵犯》參考手冊(小學篇)

風雨蘭:教材套教育資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