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日本戰後一代的「解慰酒」—— 解憂雜貨店


 

獨居老人,兼患頑疾,數不盡的日子都坐在家中,若有煩惱,連找誰諮詢也想不到,有時幾天可以不說一句話。西田敏行飾演的浪矢雄治真有巨大福氣,老來獨守雜貨店,本來只是普通人生,忽然成為眾多煩惱者的諮詢對象,於是背上了使命,人生走到最後反而最有意義。真教人羨慕啊!我也有新的人生意義嗎?

導演廣木隆一的任務是將原著兩個要點放大,以便更賺人熱淚。第一是詭譎的氣氛,三十三年的時空穿梭,導演安排三位廢青跑來跑去都跑回浪矢雜貨店門外。空無一人,幽暗的街頭。有些場面,直是鬼片的調調。至於安排一架古老巴士穿過三個廢青的身體,就太過分了。

第二是把感人的情節,以較慢的節奏,細緻地呈現觀眾眼前,東野圭吾刻意避免過份煽情,電影和編劇倒盡情發揮。電影最後三個廢青發現了事實真想,竟跑回剛才犯案之地,跟田村晴美見面,真是迫心軟的觀眾流下更多的淚水。

三十三年歲月,橫跨整個昭和時代最繁華的光輝,至平成災難的整個世代。其中過去的人物,代表了榮景到泡沫爆破的人生百態;三個廢青卻是對當下日本新一代的關懷。東野圭吾書寫日本當代重要時刻的情懷,和替失落的人民,找出慰藉的心靈。是療癒系小說最高境界之作。

由浪矢雄治這個戰爭時期出生的角色,到戰後新一代如田村晴美、以音樂追求為理想的松岡克郎、較年輕的小汀,當然還有當下三個廢青,都在他們人生中撒下幸福的軌跡。沒有一個角色真的是無能的,只要走對了,無法成名的作曲家,也有作品留於後世。

如何才是走對路了?《解憂雜貨店》有點偷雞,以預知去為煩惱者解憂,真的是有早知,冇乞兒。 原著唯一一個沒有依浪矢的解答,去另找人生的和久浩介,在電影上沒有出現,卻正好是東野圭吾個人的情懷舒發之點。將披頭四的影響放在松岡克郞身上,似是當然,實際是省掉原著中,較多作者情的段落。這樣也不壞,反正電影走的是更大眾的路線。

我也有自己的人生意義,正是寫這篇影評。以我最擅長的東西,在世間也留下一點痕跡。

也許,東野圭吾的年紀也大了,他正好是浪矢雄治本人,解除了所有戰後世代的煩惱,而根據的,是老一輩的道德觀念。我總覺得,三個廢青看到那些信件,真的是如此反應嗎?新一代的道德和人生觀,怎麼跟我們的一代如此接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