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東野圭吾的村上春樹


 

電影《Let It Be》當年我也看過,但太年少根本只是跟著名氣的屁股走。本來生活在日本經濟最榮景的時候,忽然泡沫爆破,家庭經濟頓陷困境,最後要舉家逃亡。擁有全部The Beatles黑膠唱片的和久浩介,以Paul Lennon的名字將自己應否跟隨父母逃亡的煩惱,寫在信紙上,將之投進雜貨店收信口內,追求浪矢老人的答覆。結果,是唯一沒有跟著答覆走,而另外選擇別的人生之路的諮詢者。他的故事,在原著佔有很大的篇幅。

半途脫隊,沒有跟著父母逃亡,以藤川博的新名字,過了艱苦人生。也有在三十三年後,那個詭異晚上的浪矢雜貨店,投下感謝信的浩介,跟其他丸光園孤兒院有關人士最少交集。於是在整本小說中,似乎是變成另外一章。所以電影省略他也很合理。但東野圭吾如此努力去寫他的故事,顯然投下不少情懷。將所擁有的披頭四唱片全數賣出去,以悲哀告別了青春時代,自始走向另一個人生,成為木雕師傅。最後,像書中的神奇詭異,又與當日賣去的唱片重逢。

作者在對某一個特別世代的情懷,代入感甚深。與其說浪矢老人的回信對他產生影響,《Let It Be》這部電影發揮更大的震撼。披頭四的世代我只是吊車尾,倒也知道當年粉絲們對他們的解散感到痛心和疑惑。浩介第一次看這部其實相當散漫的電影時,感到披頭四的成員,每一個都有離心,玩音樂時也無心戀戰,使他感到人與人之間的不能共處,最後選擇離開父母。

幾十年的生活,當他第二次看這部電影時,卻有不同的解讀:披頭四的四名成員很努力地演奏,似乎樂在其中。雖然即將解散,四個人在演奏時,仍然回到往日的那份情懷嗎?

真有點村上春樹小說的情懷。原來在東野的作品中,也透著與村上同時代的回憶和感受。

Let It Be,一切隨他去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