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欄后的苦衷


 

欄后呂麗瑤被性侵的風波引發全城爭議不奇怪,事件既有名人又涉及風化更兼有弱勢者被侵犯的元素,不管關事不關事的人都不免談上兩句。只是,各方反應中有些委實教人失望及莫明其妙。

以某才子為例。他在事件曝光後不久在社交媒體上載拿着#me too標語的照片連文章,半帶戲謔的說自己也是性侵受害者,因為幼稚園時曾被Miss搣過「面珠」。才子大概以為這樣很有趣又sarcastic,帶點離經叛道的氛圍。

編者按:本照片截取自才子的社交媒體,原照片是一整張正面照。編者尊重本文作者沒開名的決定,所以照片也只截取下半部份。

可惜,整個post反映的是小學雞般的水平,既不尊重事實又不尊重受害者。呂小姐被性侵,涉及的是個人最私密的部位,借十優港姐的說法至少是indecent assault,才子拿自己的「面珠」跟人家類比,難道他的「面珠」 跟女士的私密的部份一樣?搣他等同indecent assault?真正indecent的其實只有他自己。

再說受害人被侵犯已成一生陰影, 才子的戲謔等同在人家的傷口撒鹽,要人痛上加痛, 這樣的惡意實在罕見。

另外有些人質疑為何受害人十年前不揭發事件或報警,到現在才讓事件曝光,質疑呂小姐有其他目的又或是趕潮流。這樣的質疑有點莫明其妙,一個十三歲女孩被信任的長輩侵犯,那份震驚、傷痛肯定筆墨難以形容。她當時大有可能只想盡力忘記被侵犯的事,甚至不斷沖洗身體以消除不潔的感覺;期望她能冷靜、詳盡的把細節告訴他人或報警未免要求過苛。

何況事情發生在兩人獨處的空間,沒有任何佐證,13歲的女孩要說服其他人那道貌岸然的長輩居然犯下禽獸般的惡行實在困難,當中的有形無形壓力更非小女孩可承擔,質疑呂小姐的人可有想過。

至於呂小姐是否報警,為何仍未報警只能由她決定,外間不該施加壓力。呂小姐今次站出來顯然不是要透過司法程序為自己討公道,而是希望為所有曾受傷害而長期啞忍的人發聲,促使公眾及政府明白問題的嚴重性,減少下一代再下一代小孩受害的機會。能有這樣的效果已是功德無量,她能否追究當年侵害她的人已不是重要的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