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想問田北辰:你搭過Uber未?


 

某日搭車返工,收音機傳來田北辰受訪的聲音,今次他是談支持Uber合法化,其中有一句好入耳:「我是一向都不支持政府搞優質的士。」

我一向有跟進本港的士問題,印象之中,他一向的立場好像是支持優質的士。於是我跑了去他的FB查一查,結果發現我沒有錯,錯的是他(或突然轉了立場吧)。去年六月,政府建議推出優質的士服務,田北辰就在自己的FB拍了一段介紹優質的士的短片,還說:「優質嘅服務邊個唔鍾意?日前運輸及房屋局建議批出約3個專營權,提供大約600部優質的士。雖然業界反應唔係咁好,但我作為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就唔係咁睇。因為優質嘅出租車服務一直都大有市場,只要有適當嘅配套,好似手機Apps、車內CCTV及投訴機制等等,優質的士服務應該大有可為。」

當然,如果件事係啱,要轉軚亦未必一定唔好。於是,我又好仔細研究,到底呢位前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支持Uber合法化的原因係乜。

第一,係因為目前的士服務太差,按他的說法,是「低端的士」;但因為他又不支持「優質的士」,所以他認為「優質的士」 服務可以由Uber提供。但如果係咁,的士司機肯定大為反對, 於是佢老人家又走出來建議,可以將「點對點私人租車」(即Uber)同「街客」市場分開,即係Uber不可在街上截客,的士司機又唔可以做電召服務;甚至建議的士司機可以交返個目前市價近六百萬的的士牌出來,去換一個「網約車牌照」。

如此「堅離地」的建議,我諗唯一可以反映到,就係佢身為一個大老闆,從未在香港用過Uber服務,亦唔明白Uber到底是甚麼一回事。這建議自然大受的士行業批評,甚至連在社會上支持搞共享經濟的那群人,都不願開腔支持佢,點解呢?

這就要從何謂「共享經濟」講起:話說在2008年,有科技公司如 Airbnb抱住「一起分享閒置資源」的概念,發展出可以讓用家分享「閒置資源」,如家中的房間、勞力、車位以至食物的平台。而真正的「共享經濟」 要有一個買方及賣方可以互換身分的原則。即係話,今日我租我間房俾你住,明天你租你間屋俾我住,咁先叫「共享經濟」。但相信大家都知,Uber並唔係咁運作,我並唔可以隨時用我部老爺車透過Uber接客;Uber倒轉頭是寧願租部Tesla俾你去接生意,所以更加接近的士服務。難聽啲講,Uber話自己係「共享經濟」,只係掛羊頭賣狗肉。

即使在倫敦,Uber於當地持有出租車營運牌照,但當地運輸局於今年九月宣布,拒絕讓Uber續領營運牌照。這決定是主要考慮到公共安全及涉及保安方面的因素,認為Uber在這些方面缺乏企業責任,斷定該公司持有私人出租車營運商牌照是「不適合、不恰當的」。Uber至今仍在上訴中。所以,若田北辰真的明白甚麼是「共享經濟」,便會對Uber有所保留,而唔係衝出來一面倒地支持了。

記得田北辰出席「香港共享經濟聯盟」舉辦的一個發佈會時,就說過:「為什麼批評的士服務時,常用Uber作例子?難道的士不能與Uber公平競爭?」 這自然是錯誤的。現在全世界很多國家如澳洲、智利及克羅地亞等,都有Anti-Uber的浪潮,甚至成班的士司機走出來示威都有。這些國家的的士司機都抱有一個主要的觀點,就是Uber及的士行業是處於不公平的競爭,例如的士要俾稅,要受政府條例如價格等限制,相反Uber則完全不受規管。一個要管一個不受規管,又怎可能有公平競爭?

回說田北辰的建議,要求分開「點對點私人租車」同「街客」市場。 我相信他是不知道香港有call的士app這回事。換句話說,的士理論上是可以提供與Uber完全相同的服務。而即使用Uber,在香港這個細小的城市,其實同在街邊截的士也沒有大分別, 唯一的分別是一個用手截,一個用app截咁解,在如此模糊不清的情況下,又怎可能有效地將兩個市場分開呢?

Uber這間公司的往績,例如向司機收取的佣金太高,聘請龐大律師團與地方政府打官司等,相信很多乘客都很清楚。但為什麼乘客仍選擇搭Uber而不是call的士呢? 這只是因為的士的服務不好,打人拒載兜路濫收車資,這才是目前的士問題的重點!有問題,直接解決它才是王道啊,的士服務有問題,政府的工作應該是整頓這個行業,而不是用一個不合法的服務,找Uber來代替的士。所以我說田北辰是「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

我的建議是:首先,將Uber定義為不合法,因為香港早在八十年代,已經有法例規管白牌車。根據香港法例《道路交通條例》第374章第52條《車輛使用的限制》,任何人如使用輕型貨車或未領有出租汽車許可證的私家車,以出租或取酬方式載客,即屬違法,最高可被罰款一萬元和監禁六個月。若有人覺得這法例不合時宜,沒問題,可以修改,但新法例推出之前,先禁止Uber在港營運,再在新法例及政策推行後,才重新評定Uber是否符合法規的服務商。

第二,是全面檢討目前的的士制度,務求提高香港的士服務,由田北辰口中的「低端的士」,回服到正常水平。

這方面政府有很多東西可以做:從監管的角度來看,的士司機敢亂收車資,只是因為冇王管。若政府多放蛇,加重相關刑罰,自然可以減少。另外,司機必須要為乘客提供收據,而收據上必須清楚列明司機的個人資料,車程及收費等重要資料,乘客可把收據作為舉報的證據,讓他可以透過電子平台等輕易作出舉報。一旦司機被揭濫收車資及行為不當,將扣分及吊銷牌照。

從科技的層面來看,現在已經有很多工具可以令的士服務的運作更加暢順了。記得有司機反映過,有時之所以拒載,是因為乘客要求去一些嚴重塞車的地區,目前收費上雖有等候收費,但絕對不可以彌補到時間上的損失。其實我們可以仿傚Uber的做法,利用Google Map計算行車距離,以定出車資,甚至可以在計算行車距離時,規避塞車的路線。換句話說,乘客上車前已經知道要付多少錢,而司機可自行決定跑那條最少塞車,但又不一定是最短的路線了。

另外,每部的士的車廂內,都要貼有作識別用的QR Code,用作讓乘客給予的士服務的評分。 若一部的士累積的評分太低,則應直接禁止該的士在一段時間內營業。對,這是針對的士車主而設的管理措施,因我相信的士車主收了租車司機的租金,是需要就他的行為負責。若車主覺得司機的駕駛態度不好,應該不把的士租給他,以減少市面上「黑的」的數量。

最後一點, 就是我們要想一想為何的士司機會黑面不禮貎甚至挺而走險? 我相信其中一個原因是的士司機的收入太低了。根據2015年理工大學的一項調查,雖然過去的士曾多次加價,但因為每次加價後,的士車主都會調高車租,所以過去十年,的士司機的實際收入都沒有提高過。那如何可以令的士司機增加收入呢? 最有效但最複雜的方法是按司機的表現及服務的優劣去定收費, 例如若他在call車app中的評分高,就可以在call車app上開出較定價為高的收費。

另一方法是監管車租。而更瘋狂的做法是開放整個的士行業,取消的士牌,任何的士司機只要向政府登記,交一定稅款, 就可以自行提供的士服務。現在絕大部分的士司機都是向車主租車, 我想,這建議將會得到絕大部分的士司機支持。至於車行老闆一定大力反對是嘛?那政府可以回購全港的士牌。目前全港有18,163輛的士,每個牌值500萬左右,全部回收,需要約900億,正好是一條高鐵的造價。 

香港的士服務低劣,政府實在難辭其咎,立法會應要求政府加以改善。但作為前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目前仍是該委員會成員的田北辰,竟然會提出這些荒唐的建議, 想深一層,他是否應列作香港的士問題的禍首之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