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揭衞生署報告4大問題 沒調查住院長者、露宿者 沒社區分析沒政策改善


 

衞生署上周公布2014-15年度人口健康調查報告,這項調查是10年一度的全港大型健康狀况研究,調查數據用於制定公共衞生政策及釐定資源分配。

醫護行者主席、中大賽馬會公共衛生學院導師范寧深入分析報告後批評,這項重大調查的涵蓋面並不足夠。他指出,露宿者及長者為醫療需要較大的群體,惟調查並不包括露宿者及入住安老院的長者,因此調查會低估長者、無從評估露宿者的實際醫療需要,而整體的健康情況則被高估,這些不準確的數據不利於政府制定公共醫療政策。

范寧表示,不同地區的居民有不同醫療需要,衞生署在調查中有收集受訪者居住的地區,卻未有進行分區分析,是不足之處。他又斥,調查不是只為取得數據,透過數據改變或改善政策才是最終目的,惟衞生署對調查所得的數據卻缺乏分析。

安老事務委員會2009年的研究顯示,香港長者入住安老院舍的比率達6.8%,是日本(3%)、新加坡(2.3%)、台灣(2%)、中國內地(1%)等亞洲地區的2至4倍,亦顯著高於澳洲(5.4%)、英國(4.2%)、加拿大(4.2%)、美國(3.9%)等西方國家。何君健攝

衞生署於2014年12月至2015年10月期間進行住戶問卷實地調查,訪問了5,435個家庭住戶、共12,022名15歲或以上人士,並於2015年6月至2016年8月期間,為當中的2,347人進行身體檢查(371人完成體格檢查及血液檢驗;1,976人完成體格檢查、血液檢驗及尿液檢驗)。衞生署對上一次進行同類的調查已經是10年前,即2003至2004年。

衞生署在最新的報告中指出,是次大規模全港健康狀况調查,目的是「加強政府對於香港人口健康相關數據的基礎,以協助釐定本港以實證為本的公共衞生政策、資源分配、公共衞生服務與公共健康計劃」。

問題1:長者的醫療需要被低估

食物及衞生局2015年發表的《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報告》指出,長者對醫療服務的需求遠高於其他人士,長者人口比率增加對本港的醫療系統構成壓力。今次衞生署的調查亦顯示,除了哮喘,所有慢性疾病的患病率均隨年齡增長而上升;部分急性疾病,包括關節痛/關節腫脹、腰背痛、四肢麻痺或無力、牙齒或口部問題、眼部問題、耳部問題、便秘等,亦較常見於年長的年齡組別。年紀愈大,情況愈嚴重。

青光眼、白內障、弱視、失明等眼疾在65歲開始明顯惡化。《2014-15年度人口健康調查報告》截圖

醫護行者主席、中大賽馬會公共衛生學院導師范寧指出,調查結果其實已高估了全港長者的健康情況,因為衞生署的人口健康調查涵蓋香港15歲或以上的陸上非住院人口,調查是按照統計處設立的「屋宇單位」框架作抽樣,調查範圍包括板間房、天台屋、劏房及工廈單位住戶,但未有涵蓋露宿者和入住老人院的長者。根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最新擬備的數據,目前香港長者入住院舍比率已達8%。換言之,近一成的長者未有納入調查範圍。

范寧留意到,高血壓、高膽固醇、糖尿病患病率均隨年齡增長而上升,惟患者透過「增加體能活動量或運動量」、「控制或降低體重」等生活行為去控病情的比率,卻在55至64歲年齡群組開始走下坡,此後愈年長的年齡組別,比率就愈低 (下圖)。他指出,目前的數據已反映香港的老人並不活躍,生活質素很低,「如果你計埋住老人院,情況仲令人擔心。」

此外,隨年齡增加,被診斷出患有弱聽或失聰的患病率有增無減,但調查顯示有經常使用助聽器的比率,75至84歲(10.3%)以及85歲或以上(12.5%)的年齡群組,反而低於65至74歲群組(17.2%)(下圖)。他對結果感到疑惑:「年齡愈大應該愈需要助聽器,但75歲以後點解會突然跌咗呢?好奇怪。係咪因為佢被照顧所以唔使用?定係佢唔需要社交生活?」

問題2:調查沒有涵蓋露宿者

露宿者人口更被衞生署完全忽略。政府去年的登記露宿者人口共908人,而救世軍、社區組織協會、聖雅各福群會、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與5間大學前年調查則發現,全港露宿者數字達1,614人。 

城大、嶺大、中大、理大、港大聯同4間社福機構合辦的「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2015」,將居住於街頭、公園、天橋底、臨時收容中心/單身人士宿舍、24小時營業快餐店等的露宿者納入統計,結果顯示露宿者人口達1,614人。何君健攝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接受眾新聞查詢時指,政府自1999年起停止對露宿者進行年度統計,只有自願登記的露宿者有紀錄,民間組織欠缺資源、能力進行大型調查,故無法掌握露宿者的實際人數及需要。他透過個別研究及日常服務觀察,留意到露宿者在精神健康、牙科、皮膚及傳染性疾病等方面有較大醫療需要。

衞生署調查顯示,受訪者表示經醫生診斷患焦慮症、抑鬱症、精神分裂症等心理健康問題的患病率均不足1%,而在調查前1年內曾想過自殺比率為1.2%。

惟社協去年底至今年初進行的調查發現,16.8%受訪露宿者表示有精神病患,69.2%有精神壓力,壓力來源主要是「經濟問題」(50.6%),其次是「被騷擾」(45.5%)及「社會歧視」(44.2%)。51.9%受訪露宿者表示沒有方法處理精神壓力,17.1%有自殺念頭。社協形容情況令人「極為憂慮」。

吳衛東補充說,有精神壓力的露宿者比例相當高,但當中有經醫生診斷的不多,未有醫生介入及評估,他們難以準確評估露宿者的精神健康情況。他續指,醫生要在不受外界滋擾的房間內進行評估,在街頭無法做到,惟露宿者往往不易溝通,亦未必願意見醫生。

他又引述港大牙醫學院2005年進行的一項「露宿者牙齒健康調查」指,受訪露宿者平均有3隻蛀牙,過去多年沒有使用牙醫服務,牙齒健康問題嚴重,影響就業及社交生活,限制他們重投社會及自力更生的機會。

吳衛東表示,據他們提供服務時的觀察,逾4成露宿者有皮膚疾病,尤其是腳部,他們在街頭流連,居住環境不潔,有時沒有鞋子穿,腳部受傷後往往沒有適當護理傷口,令傷口受感染。此外,露宿者亦較容易感染肺病等傳染性疾病。

社協調查指,「被騷擾」包括社會及政府部門針對露宿者滋擾行為,如晚上灑水、圍封露宿者、警方半夜吵醒露宿者查身份證等。社協認為這些行為無助他們脫離露宿,只會增加添壓力。何君健攝

吳衛東坦言,露宿者人口的健康情況「睇唔到數字」,社協曾建議政府仿傚美國的做法,設立有醫護人員的外展車隊,惟政府遲遲未有行動,他形容政府的態度令人「失望」。

問題3:選項含糊

衛生署的調查報告顯示,市民有健康問題時,高達23.7%「沒有行動及不理會該項健康問題」、20.2%會「自行服用西成藥」、19.2%「只作休息」(下圖)。 

范寧提出一連串質疑:「冇行動代表咩呢?係睇醫生有困難?定係佢冇理個病?自己買藥,即係有冇藥劑師指引?有藥劑師教你,咪唔會食過量,唔同㗎嘛。只作休息係咪自行休息,究竟代表咩?如果急性疾病,傷風感冒、關節痛之類,有人俾病假佢去自行休息咁得唔得呢?定係佢完全冇尋求過醫療協助?呢個好多解說,我唔明白意思係咩。」

問題4:不作分析

范寧指出,市民的健康受到不同因素影響,包括家庭收入、生活或工作地區的地理環境、空氣情況、社區資源等,若政府或服務機構不了解相關環境及政策因素,無法具針對性地解決問題。

他批評,衞生署有收集受訪者居住地區的資料,卻不作分區比較和分析,無法比較不同區之間人口健康的差距,亦無法因應差距而有效分配資源。「而家拎住份報告,我用唔到啲數據,我只係知道香港人有幾方面問題要注意,但喺社區方面要擺幾多資源?」

范寧舉例指,部分健康問題在不同年齡組別未見明顯差距,但分區比較或可知道更多,例如持續咳嗽可能與地區的空氣污染情況有關。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亦可能因地區而異,醫護行者今年初對基層人口較高的葵青區進行研究,發現該區在職基層人士的肥胖、血壓偏高、糖化血紅素超標的比率,均高於香港一般同齡群組,反映他們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較高。衞生署調查亦顯示,受訪者超重或肥胖的比率,以及未來10年患心血管疾病風險水平,均樣隨著收入提高而下降,但按地區劃分的數字則欠奉。

醫護行者的護士義工到在職貧窮家庭進行家訪。醫護行者提供圖片

「香港仲有好長嘅路要走,我哋期望政府take個leadership,但一路都睇唔到,純粹靠地區團體去做未必係最理想。」范寧認為,較為理想的做法是政府成立專責工作小組,準確掌握各區的人口健康及社區資源數據後,再與地區團體分享,共同制定社區健康目標,不同團體分工合作,避免服務重疊,亦收協同效應。

衞生署主要按年齡、性別、按住戶每月收入作比較,惟范寧認為,署方止於列舉數字,未有作進一步分析,譬如長者有較嚴重的牙齒或口部問題、眼部問題、耳部問題、便秘問題,衞生署其實可再比較政府或社區機構提供的相應服務是否足夠。范寧直言:「我哋係想改政策,而唔係純粹知數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