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對區塊鏈的情懷


 

網絡圖片

雖然我不能算是一個技術控,但資訊科技的發展在我的人生中確確實實地產生過很大的震撼。我清楚記得當年互聯網剛流行時那些令人無法想像的應用:電郵,icq,各式網站,線上遊戲中的「第二世界」等等,為人類的生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改變。那時還是打一通長途電話每分鐘要花十幾元,傳呼機還在盛行,手提電話只能打出不能打入的年代。

一轉眼過了廿年,高速互聯網已成為基建,移動應用都變得理所當然。這廿年來雖然技術向前走了很遠,但我再也沒有感受過如互聯網初臨時的那種震撼 ——直至我接觸到「區塊鏈」(Blockchain)這東西。區塊鏈吸引我的原因不是因為技術的含量很高深,更多技術如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等等也都很捧,而我一樣只識條鐵;區塊鏈的特性本身對我的獨特吸引力,是一種對社會改變的期待:我稱為對區塊鏈的情懷。

區塊鏈技術被形容為互聯網3.0版本。網絡圖片

提起區塊鏈大家可能只會聯想起比特幣或以太幣的炒賣和挖礦等活動名詞,但其實此技術的內涵遠不止於此。區塊鏈的核心特性是「分散共識」(distributed concensus),以雜湊函數的應用為基礎,用數學演算的方法令獨立的個體能準確地記錄每一筆資料。這聽起來好像沒什麼特別,現時的數據庫技術不都可以做得到嗎?某程度上是對的,只是區塊鏈令整件事「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數據庫不再是由一個中央的機構、公司或個人所控制,而是分散在每一個參與的個體上,而區塊鏈的結構能以分散共識防止任何一個個體篡改已寫下的記錄,於是個體之間毋須在互相信任甚至認識的前題下,也能確保那「單一的真相來源」可信。

「分散共識」和「去中心化」的意義十分重大。人類歷史演進的過程中,因為無法輕易取得群眾共識而接受代議政制或君王統治,為了行政效率和整體競爭力而接受中央集權,無非是因為個體之間無法完全互相信任。於是人寧願選擇授權一個「具公信力」的中介,代行本該屬於自己的權利,並久而久之成了慣性——這為那些站在權力關鍵位置的中介提供了謀取私利的機會。權力愈集中,中介的利益便愈大,腐化得也便愈快。

以銀行業為例,過往人們把錢存進銀行,並透過戶口進行各種交易,是基於一種信任共識,信任銀行不會做錯帳或甚至「造帳」。銀行業就是為了要做好這個中介的角色而發展出來的龐大機制,而在這現金流的樞鈕中同時被養得肥肥白白。然而在區塊鏈「分散共識」和「去中心化」的記賬系統面前,銀行作為中介的最基礎角色消失了,因為在技術定義上使用者可以信任區塊鏈的「網絡」本身,於是每個個體能夠直接點對點進行交易。另一方面政府跟銀行「合作」以操縱貨幣政策達至其政治目的的手段也再不湊效,貨幣的價值回歸被市場供求等基本因素所影響而浮動。

又例如大家上載到臉書上的照片,現在都是由臉書一間公司所擁有的。除非用戶自行備份,否則臉書有權隨意銷毁而沒有任何責任。但如果一張照片是上傳到一條「公用鏈」的話,那除非所有鏈上的節點都消失或選擇不儲存,那張照片不會從網絡上消失。又例如政府的檔案若寫於公用鏈,便沒有任何人可以篡改,當權者不可隨便否認對不利自己的歷史事實。讀者付款給創作者,可透過區塊鏈上所記,無法被篡改的有關作品的指模和足印,透過智能合約以虛擬貨幣直接過賬到創作者的錢包,跳過渠道和中介。

獨立的個體能擺脫中心化機構的操控,因為「網絡」代替人類成為了可信的中介。網絡圖片

所以我對區塊鏈技術的「情懷」,便是期望能利用這技術跳過現有一堆堆恃著佔據權力要位而為所欲為的中介,動用集個體而成的群眾力量和智慧,改寫社會運作的秩序,達致社會資源更公平地再分配的目的。雖然無論如何此技術的特性在起跑點上都是對群眾有利的,但既然稱得上是「情懷」,我當然覺得要實現還是要走很長的一段路。其中一些阻力可能是來自傳統持份者們的反彈。去中心化對於熟悉中央集權遊戲的機構來說固然是一個威脅,但觀察近年來此領域所蘊釀的動能,他們也或許能及時在新秩序發展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搶先定下有利自己的遊戲規則 -例如中國政府推「一帶一路」計劃時也推區塊鏈。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就像「智能城市」一方面為市民的生活帶來各種方便,但在心術不正的大哥們手上也同時能成為監視市民一舉一動的工具。

我最擔心的反而是群眾因為盲信、為了方便、不想付出、或者純綷因為慣性,主動放棄自己的權利。如此就算有度身訂造的技術,群眾還是無法避免被奴役的命運;像就算給你手上握有一票,卻沒有意識要去投一樣。如此便只能一起接受這「共業」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