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低端人口與亡黨先聲


 

中共政權突然強行把居住在北京的外來「低端人口」趕離北京,事件已經引起廣泛關注。

一、事實

自11月20日起,在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的領導下,北京市、區兩級政府開展了為期40天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目前仍然繼續。清理點集中在北京市四環與五環之間:朝陽區33處、大興區22處、豐台區20處、昌平區20處、海澱區16處、通州區16處、順義區7處、西城區1處。真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剷!

北京多處地區貼出「大清理」公告,清理過後滿目瘡痍。網絡上維權人士提供照片

這次行動是11月18日釀成至少19人死亡的大興區火災事故所觸發的。清理行動範圍主要涉及北京各區的城鄉結合部、老舊小區、出租大院、「三合一、多合一」場所、工業大院、散亂污企業、違法建設等場所。當局要求清理對象(被驅趕離京的人)在一天到兩週時間內搬出租住的房屋。通告內容一般是這樣寫的:「按上級要求,請各位租戶及早儘快找房,多餘房租按實際租住時間給予退還。」涵蓋的人口主要涉及所謂「低端產業從業人口」,尤其是外來務工人員,包括眾多農民工,數量超過十萬。他們無家可歸,流離失所,寒風刺骨,孤立無援。而且這次行動還連累到居住在北京胡同的記者(例如《外交政策》駐北京編輯James Palmer、北京《中國經營報》記者郭倩婷及張曉迪),以及外國駐京專才(例如在北京的從事教育工作的美國人John Beck),他們同樣慘被公安限時搬走。無論如何,這次「清理低端人口」行動,已經導致大量北京居民一夜之間無家可歸。

英國《金融時報》認真地蒐集了11月25至27日期間135張「清理低端人口」通告,繪畫出一張北京宏觀圖(下圖)及三張微觀圖,客觀地記錄了這次清理行動的影響範圍,發現幾乎所有外來務工人員居住地區無一倖免,情況令人觸目驚心。上百位知識人聯名致信中共中央及全國人大,要求停止這種驅趕行為,直指這是「運動式」行徑。各界網友紛紛加入譴責及救援行列,但是中共當局極力阻止救援,甚至是清華大學學生走去朝陽區皮村現場調查訪問也被跟監及通報點名批評,甚至是記者到現場採訪也疑似被噴辣椒水,務求把星火及輿論消滅於萌芽狀態。有網民嘲諷說:2017年底,北京發生大規模「排華事件」,此言一出,立即獲得眾多網民響應。

圖片來源:中文版《金融時報》

再者,金馬獎11月25日晚上在台灣頒獎,記錄東北精神病院的大陸電影《囚》獲得了最佳紀錄片獎,導演馬莉在領獎時說自己也代表了「待處理的低端人口」,話音剛落,中國直播金馬獎的網絡平台隨即狠狠地掐斷了直播。況且「低端人口」四個字,現在已經成為了中國網絡審查的「敏感詞」,在微博、微信的主貼及評語欄目均遭屏蔽。無論如何,北京這次行動的負面影響逐漸顯現。高度依賴外地低收入工作人員的快遞行業成為重災區。有快遞公司因網點被拆,無法正常運作。目前全北京僅兩家公司(郵政快遞及順豐)仍然接收快遞,但運送時效已難保證。

習慣撒謊、近乎瘋狂、平添怒火的中共獨裁暴政一方面繼續害人,一方面否認自己害人。11月25日,北京安全生產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否認「清理低端人口」的說法,表示這種說法「是不負責任、毫無根據的」,因為這次行動目的只不過是「為了人民生命的安全」,純粹針對有安全隱患的違法建設和違法經營問題。然而,這些敗類真是為了租客「生命的安全」?把他們趕到寒冬的北京街頭,沒有合理安置,難道他們就會很安全嗎?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況且,究竟中國有哪一條民法及行政法,可以讓行政機關勒令租客立即退租清空?在共產黨眼中,所有法律都是垃圾。

「低端人口」被清理後,整個區變成廢墟,保安人員五步一崗駐守,防止被清理的人回流。網絡上維權人士提供照片

二、震撼

這件事的震撼相當大。由始至終,所謂「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中的「安全隱患」,歸根結柢就是「隱患」,而「隱患」是可以被共產黨隨意定義和亂扣帽子的。按照這種道理,如果共產黨覺得閣下有生理或心理「隱患」,也可以把閣下關押起來強制治療了。由此可見,「安全隱患」只是藉口,「驅逐貧民以製造北京市人均GDP政績、剷除北京近郊民變星火、把北京變成平壤般根正苗紅的鐵桶江山、蔡奇希望搏得習近平青睞」才是真正原因。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圖中左邊)三度到火災後的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視察。網絡照片

大家千萬不要小覷北京這次「清除低端人口」行動的後續影響。它只不過是一個試點:一個以「清理安全隱患」為名、以「清理貧困人口」為實的試點。當這個試點「成功」之後,就會產生「衛星田」效應,陸續會有更多地方黨官依樣畫葫蘆,「清除低端人口」風潮將會席捲全國,既有政績效果,也有表忠效果。換言之,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根據中國百度地圖發佈的《中國故鄉大數據分析報告》,2015年,中國人口輸出省份的前三位是河南、安徽、湖南,人口輸入省份的前三位是廣東、浙江、江蘇。由此可見,北京市的外來人口數目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噩夢極可能接二連三在全國各地出現。

果然,事態發展不出我所料。北京市周圍4省28市相繼拒絕「低端人口」就業及居住。浙江省寧波市借一宗爆炸案而猛搞「大排查、大整治」,同樣驅逐貧窮外來人口,甚至聲稱要展現「鐵的紀律、鐵的手腕、鐵的決心」。廣州市也爭先恐後,發動「整治分租房」行動,「堅決清理違規住人現場」,例如「小檔口、小作坊、小娛樂場所」之類。總之,各地黨委紛紛獻媚,大幹快上,爭相表忠,殘民自保,許多黨官猶如當年大飢荒年代的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一樣,忖度上意,不甘示弱,做足做爆,泯滅良知。放眼今天,雖然上海市尚未至此瘋狂程度,共青團背景的《中國青年報》甚至暗讚上海沒有跟風云云,但我不認為在習近平的強權下,上海市這種取態能夠持久。「皇帝」所重視的,從來不是合理與否,而是能否鞏固權力。無聲吶喊有時,極權破滅有時。

畢竟,中國流動人口數量相當龐大。根據中國國家衛計委2016年10月發佈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6》,2015年中國全國流動人口規模已經高達2.47億人,佔總人口的18%,亦即每六個人至少有一個人屬於流動人口,亦即習近平、蔡奇集團所說的「低端人口」。他們大多是農民,為了生計,離鄉背井,但礙於戶籍制度箝制,他們無法在工作地點獲得醫療、教育、購房等方面的平等待遇。

如果這些流動人口當中有一半帶頭造反,揭竿而起,數目也有1.24億人,比8900萬黨員多,所以共產黨對於這些「低端人口」相當害怕,必須防止他們生活群聚、互通訊息、團結維權、形成組織、發動輿論、取得奧援。正因如此,中共當局現在就由習近平的親信蔡奇出手,把這些人打退、打亂、打散,令他們之間無法扭成一股繩以威脅中共的極權統治。不過,此舉只能搔癢,無法紓緩民怨,危機一觸即發。

其實,北京當局這次「清除低端人口」行動,與納粹德國於1938年發動的「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突襲砸爛猶太人社區及驅逐猶太人的情況相當類似。當年,數以萬計猶太人在毫無預警下,被希特勒驅逐出境到波蘭。而現在習近平、蔡奇政權就把數以十萬計的中國人驅逐離京,堪稱「北京排華之夜」。即使不拿歐洲國家來相提並論,習近平時代的「清除低端人口」,畢竟跟毛澤東時代的「清除地富反壞右」根本如出一轍。不知道習近平是否應該再次「上山下鄉」,願意做個「二次知青」,跟隨這些貧困人口回到寒冷、禁煤、無氣的「社會主義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呢?

顯然習近平無意這樣做,他偶爾到農村只不過是為了演戲。他的馬屁精做黑臉,他自己做白臉。「無產階級」只是被他踩在腳下的「垃圾」,而他就找他的馬屁精去「清理」和「整治」這些「垃圾」。房子沒有了「垃圾」,荒廢了,拆掉了,當然就很安全了,一點「安全隱患」都沒有了。

大家不妨看看他的馬屁精是怎樣說的。12月5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對幹部的內部講話被流傳開來:「到了基層,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於碰硬,就是要解決問題」。哦,原來是要殺人,因為窮人才是「消防安全隱患」,都要「見紅」!他甚至呼籲北京市下屬幹部都要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憂患意識」,必須好好顧住「自己的地盤」,還說「不管出甚麼事,到了首都無小事,都是大事」,更為大興區委書記周立雲和自己「壓力大」而打抱不平。猛講這些流氓詞語及「刺刀見紅」意識,真是鮮廉寡恥。這個暴政,先是瘋狂,終必滅亡。

三、亡黨

習近平、蔡奇集團正在把共產黨推向「欺師滅祖、滅習亡黨」的新時代。以前說無產階級站起來,現在把無產階級趕出去;以前說無產階級專政,現在專無產階級的政;以前發動群眾打倒資產階級當權派,現在是由資產階級當權派打倒群眾。那些黨國毛派、新左派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一句話都不敢說,躲了起來,怎麼不說句「凍死無產階級群眾只不過是新時代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沙石」呢?

歸根結柢,習近平維繋獨裁的宣傳板斧有三:吹噓反腐、經濟成長、民族主義。這次習近平及蔡奇集團的驅逐「低端人口」行動,對於被驅逐的人來說,掠奪了「經濟成長」的滴漏微利;對於全國14億人來說,粉碎了「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炎黃子孫、血濃於水、打斷骨頭連著筋」的浮想迷夢。還記得在今年十九大之後,習近平集團還親至上海中共一大會址,講甚麼「莫忘初心」和「紅船精神」,到頭來全是屁話,因為習近平集團實際上做的,正是針對無產階級和工農群眾,發動「一家一家、一村一村的地氈式排查」,停水、停電、趕人、拆屋、封路、審網、真刀真槍、刺刀見紅、北京排華、趕到河北,然後因為「煤改氣」大幹快上而基礎建設不到位,導致今年嚴冬河北供暖不足,最後放任他們凍死陋屋或街頭。所謂「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炎黃子孫、血濃於水、打斷骨頭連著筋」,全是夢囈,立即核爆,灰飛煙滅。誰是「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炎黃子孫、血濃於水、打斷骨頭連著筋」的最大敵人?答案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

被清理掉的「低端人口」無家可歸,大大小小家檔就擱在路邊。網絡照片

至於習近平,他自己應該申報一下黨國元老及他自己是否曾經是「低端人」。精神之父毛澤東、肉身之父習仲勳都曾經是領取外國勢力(共產國際)銀彈的真正「低端人」,蹲在山路上就可以隨時拉屎放尿的。至於習近平本人,他不是曾經在文革期間當了「知青」,被「上山下鄉」到陜西延川梁家河,受不了苦,逃回北京,被老母齊心趕回梁家河,繼續當個「低端人」嗎?他這個「低端人」現在卻要把另一些人標籤為「低端人」,把他們驅逐出城,上山下鄉?以前是他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自己要上山下鄉;現在是他再教育貧下中農,要他們上山下鄉。低端的奴才如今成為了「皇帝」,但是本質不變,因為奴隸與奴隸主的心理結構基本上是相同的,成王敗寇,有權用盡,能屈能伸。蟲或許會變形,但始終還是一條蟲。至少這次事件令大家看得很清楚蟲的本質。當越來越多人看得清楚,這些變形蟲的死期也就不遠了。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