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為什麼喜歡藍?


 

 

他和她便是低端人口吧?

無論站在銅鑼灣最中心,還是尖沙嘴的夜空下,繽紛的燈光,只有吵鬧,最缺少的顏色,便是藍。《東京夜空最深藍》?應該曾經在其中,卻總是沒有顏色的追尋心。石井裕也繼續寫實的風格,不是《字裡人間》那種,而是他心中的真實。絢麗又幽暗,城市每個角落,人群不斷之間,從來存在池松壯亮、石橋靜河這類人的影子。努力去代入角色,好像其中必定有我,始終徒勞,那本來是浪漫,人,其實最缺少浪漫。

藍色代表憂鬱,大概被藍調這個名詞誤導,否則,無法解釋。奇斯洛夫斯基的《藍》來自他一貫的世界觀:到處是不確定,到處是突然的悲劇。其中不只有憂鬱,還有悲痛,深藍在夜裡,會成為黑?池松壯亮永遠不會笑。地盤散工,夾雜在非法外地勞工之中,低端中最低端。每個東京的夜,他在其中飄浮。似乎孤獨、寂寞。臉上看不出波瀾,接受了?還是根本什麼都不是。石橋靜河是護士,晚上則是陪酒。又一個如此這般地在大城市生活,晃動的靈魂。由疏離到走在一起,藍色的光線打在他們身上,月亮這麼藍。低端人有低端的生活方式。石井裕也製造了最純粹的愛情,小孩子況味。給這些沒有目標,沒有所謂生活,所謂時間,生澀的人際關係添顏色。跟奇斯洛夫斯基同樣在藍色的憂鬱中加上希望,是對如今的沒落人類給點憧憬。街頭獨自唱歌的少女成名的一段太著,不像原著Tahi Saihate的詩,儘管我沒讀過。松田龍平的角色是什麼?為什麼是同性戀,因為都是都市邊緣人?石井裕也留下太多不可解,無法療癒這些靈魂。

藍,是我最愛的顏色,但不是寫實的愛,而是浪漫化了愛。藍色牛仔褲便不存在愛意。到底是怎樣的藍才是最愛?說不明白,到底不存在現實世界,是憂鬱的理型。Juliette Binoche為什麼看到藍光?為什麼奮力完成丈夫的遺作?奇斯洛夫斯基的藍,顯然跟石井裕也的藍不同,也跟我心中想像的藍沒關係。

還有村上龍筆下那郡雜交、無聊地活著的年輕人,在他們那個仍是美軍管治的日本的年代,看到的是什麼樣無限透明的藍?那是什麼藍?總是無目的蜉遊,藍色的憂鬱,好像摸著了,其實根本不存在。

我喜歡藍,找一首藍調,一邊聽,一邊想著憂鬱,被其中的引力吸食,享受掙不脫的快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