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metoo來到香港變成這麼複雜的原因


 

呂麗瑤在臉書發帖講述十年前遭教練性侵經歷。

呂麗瑤在臉書發帖講述遭性侵經歷,激起千重浪。然而,與世界其他地方不一樣,同是#metoo,只有香港變得非常複雜,竟然有不少知名專頁發文認為呂小姐講大話,為疑似性侵教練鳴冤喊屈,甚至連才子陶傑與前大律師林作也加入戰團。有些文章更可以引申到她精密計算,彷彿如在現場,吾人看起來像電視劇本。現在網路輿論應該是8:2,有8成認為教練無辜。我不可能判斷真偽,只是認為,香港出現這種全世界也沒有的情況,應該探究。

才子陶傑在Facebook貼文反諷,引起很大迴響。

網路年代,人人都是時事評論員,可以發聲,但在CNN專頁,鄙人瀏覽過的幾百個相關留言,只有百分一左右認為特朗普被陷害,Blame the victims 的,更一個也沒有。留意,「主角被人陷害」,與「歸咎於受害人」是兩回事。

進入正題,今次所以有這麼多人認為教練無辜,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最近出現過幾宗誣陷強姦或性侵犯案例。台灣作家林奕含自殺死亡,整個華人世界,除了吾友彭捷一個,都加入瘋狂追擊「疑犯」(陳星)。他頓時身敗名裂。但往後警方調查發現,兩人為男女朋友關係,不存在所謂的「誘姦」。香港近日亦發生了一起女士誣告強姦案件,警方翻查時鐘酒店閉路電視,發現兩人入房前後,動作親熱,完全不似有強迫成份,結果揭發為報假案。台灣林小姐已死,固然不應再對她責難,但香港誣告人的女生,法庭沒有判她坐牢。如果誣陷成功,保守估計男事主起碼十年監禁。兩方被罰的差距,是天和地。這很容易令男性產生男女不平等感覺,再遇疑似性侵案件,人人化身柯南,認為疑犯無辜,一點不出奇。其實,早在呂麗瑤以前,不少強姦或性侵案件報導,已發現到有人助疑犯喊冤鳴屈。

第二個因素,是男女之間,其實早已暗藏仇恨。今時今日,男女平等下,女性無論學業職場,比男性優秀者,大有人在。近十年往任何一間大學校園,都見女多男少。華人社會仍然有男伴要配得起自己文化,男生較遲熟,入大學機會較小,進而掙較多錢機會也較細,自然難覓伴侶。這些看中港婚姻所佔比例,可以說明一切。

網路不時流傳圖片如「月入不過四萬,不要追求我」,基層工作如地盤工人「只得零分」,姑勿論真偽,這些都令大部分月入不過四萬,從事基層工作男生對女性反感。

女士們對男士,如一些亞叔眼神,覺得厭惡。時下流行公審,她們對亞叔拍照放上網,指出是「視覺強姦」。不論事件真偽對錯,這些帖子,最後變成男士們「反公審」。這,亦反映出男士對女士們的臭臉,其實一直不忿,一有機會,便萬砲齊轟。「被視姦文化」,亦自然令男士們長期覺得「被視為色狼」,仇恨可想而知。

就是男性對女性的普遍仇恨,加上誣陷案例引發的猜想,令#metoo來到香港,變成竟然有人 blame the victims,甚至覺得呂小姐存心設局陷害。

論者叫呂麗瑤報警,又化身法律專家,指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云云。今天我們不可能判斷呂麗瑤是否說謊,但已經令更多#metoo不敢出來。我們不能判斷是假,但亦不可能判斷是真,然做成寒蟬效應,最終得益的,是曾做過禽獸不如行為的疑犯,他們因此可逍遙法外。是否還要繼續公審?至於報警,律師在法庭的盤問,很容易逼受害人至自殺,英國便有類似案例。我們應該尊重呂小姐決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