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上訴庭暗諷政府:作為僱主,何不設法給公僕同性配偶福利?


 

高等法院原訟庭早前裁定,公務員事務局拒絕向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鎮罡,在新西蘭註冊結婚的同性伴侶申請醫療及牙科福利,屬於間接歧視性取向。公務員事務局提出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今日開庭審理。代表政府的英國御用大律師Monica Carss-Frisk在首日聆訊表示,向公務員批出同性伴侶福利,實質上等同認可了同性婚姻,憂慮打開缺口引入其他同性戀權益。

不過,早前裁定另一宗女同志QT案勝訴的上訴庭法官,連番質疑政府說法,指政府作為僱主,為何不能向公務員的同志伴侶提供福利。其中,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暗批政府僵化,表示香港雖然未認可同性婚姻或民事結合,但政府可在不影響婚姻的制度下,修改公務員守則或尋求其他「破壞性較低」(less intrusive)的方法,只需要發揮「律師的創意」。

張舉能更質疑,政府從未估算便拒絕「善用公帑」、拒絕向同性配偶批出福利,幾乎說出政府具有大量盈餘:「到底要用百萬元,還是以億元?香港咁⋯⋯我還是不應評論了!」

代表梁鎮罡的英國御用大律師Karon Monaghan則表示,本案與上訴庭裁決女同志QT受養人簽證勝訴案件相同,強調公務員事務局不應以婚姻狀態間接歧視。她質疑,政府聲稱公僕的同性配偶享有福利會增加公帑負擔,卻從無交代具體金額,更諷刺說:「歧視措施往往最省錢,不如索性取消女性福利,這就最省錢!」

梁鎮罡中午及下午散庭後與伴侶Scott手牽手離開法庭,並表示:「我們今次不是什麼特別要求,只係想有個平等對待,明天會繼續將理據同法官講。」

梁鎮罡 (右) 與同性伴侶Scott (左) 拖手離開法庭。何君健攝

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鎮罡在2014年,與同性伴侶Scott在新西蘭註冊結婚後,向公務員事務局申請改變婚姻狀態,讓同性伴侶享有醫療及牙科福利,同時向稅務局申請與伴侶合併評稅。高院原訟庭在今年4月判梁鎮罡司法覆核公務員事務局勝訴,但不能合併評稅。公務員事務局提出上訴,梁鎮罡同時就評稅部分提出上訴。

政府一方今日在庭上引述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的誓章,表示公務員配偶福利,原先只發放給男性公務員的妻子,1981年修例,同時向女性公務員的男性配偶發放福利,所以字眼由「妻子」改為較中性的「配偶」。

代表政府的英國御用大律師Monica Carss-Frisk表示,政府一貫的立場,是在香港婚姻法律下理解「配偶」一詞。她表示,有別於QT一案,醫療及牙科福利屬已婚伴侶獨有的權利,政府亦應可對此加以合理條件,保障異性結合的婚姻制度。

不過,上訴庭法官連番質疑政府一方的說法。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首先質問,如果只是處理僱傭關係,「為何要如此關注僱員家庭組成,或兩人屬於何種關係」、「純粹作為一個僱主,是否應該認可對另一半的重要關係?」 他舉例說,歐盟目前的法律發展方向,雖然未必要求成員國認同同性婚姻權,但應保障市民有組成家庭的權利。

Carss-Frisk則重申,若「形式上」認可了在新西蘭註冊結婚的梁鎮罡,等同「實際含義上」破壞了香港的婚姻制度,即使是歐盟也認同保障傳統家庭權利。她指出,「全球各地都面對這個問題,究竟社會在同性伴侶(權益)何去何從,但很清楚的是,在此時此刻(香港)婚姻制度並不包括同性婚姻」。

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繼續質疑說,「明顯地政府有方法修改規則,容許這些同性伴侶享有福利,而毋需——至少在字眼上——認可外地(同性)婚姻」。他詢問政府有沒有其他方法,Carss-Frisk決絕地回應說沒有,因為這等同破壞婚姻的傳統權益,將來修改法例與否,是立法會的選擇。

張舉能繼續追問說,本案只是僱傭關係,並比喻說,本案有別於裁決同性伴侶領養子女,「一個孩子有兩個爸爸或兩個媽媽,基本上改變了婚姻及家庭制度」,「但僱傭關係,是有很多方法達到同一目的而不影響到(婚姻制度)」,「甚至(在公務員守則)可加個刮號說『我們沒有同性婚姻』,這只需要律師的創意(ingenuity)!」

Carss-Frisk小休後調整字眼,表示容許同性配偶享有福利,等同改變家庭觀念,並重申福利只限於核心家庭成員。她表示,如果容許配偶福利,等同打開其他同性伴侶的權利,例如原審被拒的納稅權,甚至更真正的問題是,「未能到海外結婚的同性伴侶,他們有什麼選擇呢?」

Carss-Frisk表示,限制公務員同性配偶享有福利,其中包括考慮到政府有限資源。她的說法同樣遭上訴庭連番質疑,林文瀚帶笑說,都是政府內部福利,「可能只是條隊長一點」。在張舉能追問下,政府一方承認未能估算如果實施同志配偶福利,會增加多少開支,但Carss-Frisk強調有限資源,只是證明是否合理限制的其中一步法律舉證。

代表梁鎮罡的英國御用大律師Karon Monaghan則強調,梁鎮罡只是要求平等對待,本案只涉及僱主有否公平對待員工,而非在香港制度下容許認同同性婚姻,不涉及婚姻特定權利。Monaghan舉例說,同性配偶與其他員工配偶的福利無疑,只是合約的一部分,相當普遍。她指出,本案與QT案一樣,不應以婚姻狀態作為歧視性取向的原因,性取向與限制福利本身並無合理關聯,因為部分同性戀人根本無可能結婚。

張舉能認同說,為何僱主不向表兄弟姐妹或者外父提供福利,因為配偶是最親近的人,「他們開心,你就開心,婚姻就有這些功用」。 他表示,80年代同性戀屬犯法,所以根本不會向同性伴侶發放福利,「但而家已經係21世紀」。聆訊周二繼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