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DIY自療抑鬱症系列之七:拉赫曼尼諾夫劏房治好抑鬱症


 

抑鬱症人很多是「高端」人士,不要負面標簽他們,很多甚至是你的偶像。

因爲他們經常鑽牛角尖,追求完美,經常想出很多「正常人」level 所想不到的東西,於是思緒浮游天地,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併吞八荒,鋪天蓋地。
尤其是音樂、繪畫方面。

例如拉赫曼尼諾夫、梵高,兩人都是抑鬱症人,瘦瘦的,終日苦日苦面,有些樣衰。

梵高自畫像。

誰是拉赫曼尼諾夫?Rachmaninov ?

他是古典音樂浪漫派的最後一個作曲家。俄國人,1917年逃出俄國,不死算大命,1943年在美國去世,死前入美國籍。

拉赫曼尼諾夫(1873~1943)病好後經常演奏自己的協奏曲。網絡照片

他的第二鋼琴協奏曲,是二十世紀最優美的旋律。

他差點寫不了這個作品。他也是個抑鬱病人。那時候不叫抑鬱症,叫「神經衰弱」。
他有疑似巨人症,手長腳長,有一雙勁大的手,在鋼琴上左手一跨就是十二度,女鋼琴家彈他的作品都常常偷雞,彈少兩粒音。我的手,最多只能跨到九度半。

老拉的大手能按C、E Flat、G、C、G,得人驚!網絡照片

他寫第一交響樂,非常失敗,痛苦不堪,把樂譜也撕掉,於是抑鬱症發作,幾年寫不出作品,差點要自殺,典型是追求完美的人。

於是找一個心理學家輔導,那時的「心理輔導」,非常原始。

今天的心理輔導,輔導師在尖東租下辦公室單位,中產品味裝修,是一種溫暖的氛圍佈置,清香淡淡,桔黃銅燈,和你慢慢談,每session 收你二千元,四十五分鐘,還是——「是醫生介紹來才收你優惠價」!

一百多年前那時的輔導可原始啦!拉赫曼尼洛夫的「輔導師」就把老拉關在一個「具俄國特色」的黑沉沉房間中,單對單不斷地說:「老拉,你這樣不行的!想好番,就要繼續作曲,尤其要寫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寫啦,寫啦」。實行「劏房repeat法治療抑鬱症」!

這和今天的尖東溫暖氛圍治抑鬱,判若冰炭!

就這樣「日鵝夜鵝」,鵝了半年,可能老拉真是被他鵝到煩,於是在萬般痛苦中,提筆,巨手按在那88個琴鍵上,居然按出廻腸蕩氣的曠世巨作,C小調第二鋼琴協奏曲。
請聼以下片段。

三個樂章都太美,動人肺腑。這裡只用韓國美女鋼琴家彈的精華一段。要鳴謝Yamaha。

這種輔導方法其實也類似森田療法,也就是說,「帶著痛苦,如常工作」,開始的時候並不容易,但提起筆來在五綫譜上划來划去,竟然抑鬱病魔慢慢離他遠去。

好像要感謝這抑鬱症病魔,如果世界上沒有了拉赫曼尼洛夫第二鋼琴協奏曲,真是人類一大損失。

跟著往後的三十年,他的病況真是大大好轉,不斷作曲及演奏,很明顯他戰勝了抑鬱,否則他怎能到處演奏呢?

三十年後,積了點錢,去了香港人最喜歡旅行的瑞士琉森湖邊,買了房子,最重要的是寫出了更浪漫的柏格尼尼主題狂想曲。最有名的還是第十八段,你聽過的要再聽,你未聽過的馬上要聽。

其實拉赫曼尼洛夫的音樂,廣濶寬宏之中,不時閃露出西伯利亞冰原中的寒意,「曾驚秋肅臨天下」,可能只有他這種抑鬱的血清素裏,才能流瀉出如此動人的旋律。

拉赫曼尼洛夫做到的你也應做到,他是其他病死的,不是抑鬱死的。抑鬱症能好轉,老拉太感動,就把這c minor鋼琴協奏曲,獻給日夜鵝自己的「劏房輔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