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外傭催生Me-Generation


 

香港經濟在七十年代起飛,八十年代進入全盛黃金時期。本來七十年代末期香港已準備第二次工業化,但大陸開放改革,令利用廉價勞動力賺取利潤的製造業大量北移,本港經濟結構出現重大轉變。第三產業崛起,以服務業為主體的經濟結構需要大量服務業勞工,必須解放婦女的生產力,加上戰後嬰兒潮普遍教育水平提高,進入生產年齡,中產階級隨著經濟多元化發展和管理階層的急促膨脹而冒起,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  

外傭假日與同鄉聚集。網絡照片

但本港中產階級的崛興,除了下層建築的經濟結構改變外,最大的功臣應該歸功於外傭──菲傭、印傭、泰傭。沒有她們充當家庭勞工,肩負所有家頭細務,為每個家庭扶老攜幼,照顧周到,戰後嬰兒潮的一代婦女,根本不能擺脫家庭的桎梏,走出廚房,成為以服務業為經濟結構核心的生力軍,中產階級亦無從崛興。一句話,沒有外傭,也就沒有香港的中產階級。

須知道,戰後的香港,百業蕭條,百廢待舉,除了大富之家外,根本沒有多少家庭可以僱用家傭,要維持一個家庭的正常運作,責任便大多落在婦女身上。對於窮等人家而言,如果父母都要到外面工作,子女要不是拜託鄰居照顧, 便是自生自滅,粗生粗養。

但八十年代以後,不僅富貴之家和冒起的中產階級會僱用外傭,連基層甚至居住公屋的家庭亦會僱用外傭照顧子女,如今更是蔚然成風,以至本港外傭人數高達三十多萬人。

外傭假日與同鄉聚集。網絡照片

三十年後,家庭外傭化對本港社會的核心組織家庭帶來的深遠影響終見端倪,在在影響當代和未來社會的發展,值得社會各界人士深切反思。

都說本港社會當前一個主要深層次矛盾是所謂世代之爭,八、九十後以至千禧新世代普遍對社會不滿,對既得利益的上一代尤為反感,因為社會向上流動性不再,而他們將一切歸咎於上一代長期霸佔毛坑,無論在經濟、政治以至社會文化各個領域,都造成阻力,佔有壟斷性地位, 名副其實是阻住地球轉,全都是該死的「老屎忽」。

相反來說,上一代卻指責年輕新世代經不起考驗,不肯吃苦,再無香港賴以成功的獅子山下精神,只懂埋怨上一代。

殊不知,造成今天香港出現垮掉的一代,自有其社會原因,可說是上一代的共業,而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核心家庭的單一孩童和兩個子女,普遍嬌生慣養,成為典型自我中心的Me-Generation,正是家庭外傭化的必然結果,加上父母大多長期在外工作,連傳統的家教也付之厥如,有外傭充分以至過分的照顧的八、 九十後和千禧新世代,不變成衣來張手、飯來張口的金菠蘿或小皇帝,幾稀矣!

家庭外傭化孕育的金菠蘿新世代,絕大部分缺乏獨立、自主和應變的能力。從小固然不懂處理以往傳統大家庭(兄弟姊妹動輒六、七個以至十個八個和姨媽姑爹)的複雜人際關係,不知甚麼叫做人情世故,更不識睇人眉頭眼額。如果是單一孩童或只有二人的兄弟姊妹,日常生活甚麼也是外傭代勞,連照顧自己的能力也沒有,長大出來社會做事,自是缺乏競爭力,其中自閉的宅男甚至可能連基本的溝通能力也欠奉,因而缺乏社交能力,人際關係惡劣,能夠成功出人頭地者,難矣哉!少年出英雄的黃之鋒入獄後其父接受傳媒訪問時也開玩笑地說,黃之鋒入獄最大的得著就是學懂摺被,當然黃之鋒絕非「小黃帝」 或金菠蘿,但一葉知秋,道盡八、九十後和千禧新世代的悲哀。

家長當然要肩負很大責任,尤其是僱用外傭的基層家庭,因為他們不但無暇管教子女,更由於精打細算,用盡外傭的剩餘價值,身教之下,以致其子女亦將外傭當作奴婢,任意差遣,不懂尊重別人之餘,也練精學懶,試問在世道愈來愈艱難的當今世界,又何來發奮自強的競爭能力呢?

還有,以往只有中、上階層的家庭才有能力聘用補習教師輔導子女,窮家孩子要出人頭地就要發奮向上,勤力讀書,全靠自己埋頭苦幹,因而鍛練出堅強剛毅的性格。但今天補習蔚然成風,連基層家庭子女也不例外,結果低端紈袴子弟也依賴成性,再無力爭上游的拼勁和毅力,如今年輕人普遍缺乏競爭力,並非無因。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嬌生慣養的年輕新世代,是上一代作孽的結果,不從根本心態改變,下一代只會承受更大的苦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