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訂戶收費不成 多個開源構思未成事 傳真社救亡眾籌「buy time」


 

傳真社(FactWire News Agency)前年憑眾籌成立,成為香港首間主打調查報道的新聞通訊社。經營21個月以來,發布過前高官佔官地建豪宅、台山核電站安全隱憂、香港國際機場空管系統問題、林子健在旺角出現的閉路電視畫面等一共56篇報導。傳真社創辦人吳曉東慨嘆:「每一篇嘅impact都可能好大,但係收唔到錢。」

傳真社兩年來合共眾籌得約780萬元,惟每年開支逾380萬元,至今用剩20餘萬元,金額僅夠支持傳真社營運至本月底。吳曉東最初預期,開社首年向各傳媒機構免費供稿,此後開始收費, 以持續經營。惟傳媒收費訂閱計劃卻一直未能成事。他們今年中意識到問題,開始精簡架構,記者團隊由10人減至8人,並推出公眾收費訂閱計劃,可惜反應平平。他們還想過推出商業服務、與財經新聞媒體Dow Jones及社交平台facebook合作分成,但這些計劃尚未成事,機構卻面臨倒閉危機。

傳真社今日發起救亡眾籌,希望藉此「buy time」,爭取時間想辦法開源,繼續走下去。吳曉東表示,傳真社能否經營下去,交由公眾決定,「如果今次籌唔夠錢,冇時間諗,對於我人生係一個遺憾。」

 

傳真社於2015年8月18日眾籌達標,最初籌得300萬元後,延長籌款期至同年9月底,最終集得437萬元而成立,去年3月1日正式投入運作,同年5月26日發布首篇報道,運作至今共21個月,共發布過56篇報道,平均每月發稿2.7篇。吳曉東認為,他們作為通訊社的模式,在實務新聞發布及運作上屬於成功,「喺一年半之內可以覆蓋到香港主流媒體9成,再加埋主要網媒,呢個數字已經顯示到通訊社嘅模式係成功嘅。」

按照原先計劃,傳真社向傳媒訂戶供稿首年免費。1年後、即今年年中,應會開始實行收費模式,惟此時問題浮現。吳曉東憶述,他在今年5、6月開始與相熟的4個傳媒高層「摸底」,當中包括電視及報章,他曾經詢問:「我嚟緊要收錢喇喎,你哋俾唔俾呀?或者俾到幾多錢呀?呢個時候就發現,要變成一個買賣嘅時候,個(供稿)量佢哋睇得好重要,唔係睇你個新聞個衝擊、個impact、個影響力。」

吳曉東引述,傳媒高層的回應相當一致,「你哋嘅報道好正、好獨家,但係俾錢呢,點樣去量化佢?」他心目中預期每個訂戶基本年費為20萬元,但有報章高層開價每月5,000元。吳曉東坦言,由於當時並非正式洽商,他亦沒有確實要求對方報價,他不肯定對方是認真還是說笑,但他認為每月5,000元這個價位太低。

傳真社多次追蹤機場新空管系統的問題。傳真社提供圖片

傳媒機構高層期望傳真社能夠每星期甚至每日供稿,吳曉東坦言,這對傳真社而言非常困難。「佢唔係一個好general嘅新聞通訊社,佢係專做調查報道。調查報道花嘅時間、每一篇花嘅時間都比較長,冇可能確保每日都可以好似一般通訊社咁係可以提供幾百至幾千段稿,呢個係冇可能嘅……要量多,人要增加,否則質素會下降。要質素定要量?人手得8個人嘅時候,如果你要量,唔係唔得嘅,咪派晒8個人出去,每人跑3單,咪三八廿四單囉。但呢個係咪傳真社立社嘅初衷呢?就一定唔係,亦都唔係捐錢俾傳真社嘅人想見到嘅。呢個係一個困局。」

吳曉東指,團隊成員均認為傳真社是提供公共服務 ,擁有的媒體訂戶覆蓋率達9成,是其一項重要資產,故不會因為新聞機構不付錢,就輕言放棄,決定將免費使用期無限期延長。

「6月開始知道媒體市場收唔到錢,就開始節流。」今年7月底,傳真社精簡架構,將原先的10人團隊,減至8人。原本的團隊中,有8名記者專責做調查,另外兩名記者跟進日常新聞。吳曉東解釋,這樣的運作模式,是希望有兩名記者出去「跑daily」、「收料」,可以作為「新聞耳目」,使傳真社新聞部不致與外界及日常新聞脫節。吳指,該兩名記者會出席重要的記者會、site visit,例如去參觀高鐵站,不會寫即日新聞稿,「去睇吓現場,可能挖掘到啲嘢,返嚟同調查組夾一夾,可能又會有啲調查發生。」該兩名記者也會輔助調查組的工作。

吳曉東續指,經過一年運作經驗後,傳真社每日會收到assignment sheet(採訪活動),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調查記者也會因應需要出去跑,角色有所重複,而資金愈見緊絀。「喺咁嘅情況之下,係咪仲咁奢侈,有兩個同事唔寫稿,日日出去跑新聞呢?」團隊最終決定減去新聞組的兩名記者。

今年8月,傳真社再推出年費2,555元的公眾訂閱計劃,訂戶可與新聞機構於同一時間收到傳真社發布的稿件,當中文字稿及圖片相同,而影片則只發給傳媒。吳曉東預計,每日平均付出7元,屬公眾可承擔範圍,惟計劃推出以來,僅得百多人參與,成效杯水車薪。他們遂於周二再公布救亡籌款行動,公眾即日起無論捐款金額多少,都會被納入公眾訂戶名單。

傳真社亦意識到公眾訂閱計劃實行上有所不足,吳曉東解釋:「主要因為人手嘅問題,好難再derive另一個版本俾公眾。但記者都覺得如果有時間、有人手,佢哋希望公眾版個可讀性係更高。俾媒體嗰啲會要求好準確、好多嘢,文字閱讀性係低啲,對普通讀者讀來比較艱深。」

但既然今年中已意識到問題,這半年來可有想出什麼解決辦法?吳曉東坦言:「我一路都諗緊,但始終未係好實質咁諗到一個模式出嚟,除咗而家做緊嘅public subscription同media subscription。」他透露,他與團隊有想過其他辦法,惟未曾落實,當中包括針對商業機構的訂閱計劃,或推出其他針對個別讀者群的產品,「呢個係諗緊,但未係有一個好實質嘅內容出嚟。最重要就係,始終得8個記者,你要開拓更多嘢,一係要請人,但請人會增加開支;唔請人,會削弱而家個人手,人手又會影響到佢哋嘅production。而家好多掣肘,開拓更多嘅嘢係需要資源。」

此外,傳真社也考慮過與財經新聞媒體Dow Jones及社交平台facebook以分成(revenue sharing)模式合作。吳曉東透露,他今年4月代表傳真社到馬來西亞出席世界報業大會時,Dow Jones人員主動接觸他,欲邀請傳真社為Dow Jones旗下一個類似WiseNews的商業服務平台供稿,會後雙方有透過電郵通訊,商討如何以分成模式合作。吳曉東又指,傳真社過去的報道每次在facebook的流覽量都過10萬,他們近期得悉facebook與新聞機構有合作機制,同樣是行分成模式,這或可成為傳真社其中一個收入來源,他們正在研究當中的實際操作。

傳真社今年8月取得油麻地一帶閉路電視片段,報道標題起初稱「證」林子健「安全」離開砵蘭街,傳真社其後更正報道並道歉。傳真社提供圖片

至於傳真社會否接受私人基金或機構捐款,吳曉東斷然拒絕。他解釋,目前香港的政治環境比較敏感,傳真社要維持公信力,財務公開透明,如接受基金捐款就已經打破當初的承諾。「林子健件事都俾人話,咁多(批評)完全係亂講。你話攞foundations(基金捐款),foundations(基金背後)一定係有錢人,更加容易俾人話。」傳真社亦不會考慮接廣告,「廣告收入係一個未知之數,亦都係抵觸咗傳真社立社時嘅宗旨,就係冇投資者、冇廣告商、冇老細。呢個應該都唔會考慮,因為咁樣做就將傳真社最重要嘅根基拔起,係做緊另一件事。」

不過,各開源構思尚未成事,傳真社就要告急,吳曉東表示,如今發起救亡籌款,是希望「buy time」,讓他們再想想辦法,成功與否在於公眾的取態。他續稱,若未能成功在明年1月底前籌到380萬元目標,作為下一年的營運開支,傳真社不能經營下去,於他是人生的「一個遺憾」。吳曉東指,團隊記者均坦然面對,並不擔心失業,他亦相信員工不難另找工作。

傳真社網頁及眾籌詳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