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調查報道難出售 美國ProPublica主要收入來自富豪慈善基金


 

正發起救亡眾籌的香港首間調查新聞通訊社「傳真社」(FactWire News Agency),成立兩年來一直靠公眾捐款運作。傳真社標榜獨立、持平,背後沒有老闆、不受廣告商左右,專注做深度調查報道。團隊由8至10名記者組成,包辦所有編採工作及決策,投入運作的21個月以來,共發表56篇報道,平均每月發表2至3篇報道。

傳真社預期的傳媒機構付費訂閱計劃未能成事,一直靠眾籌所得的760多萬元營運,至今僅剩20餘萬元夠營運至本月底。傳真社創辦人吳曉東指出,問題在於團隊人手有限,發稿量未能滿足傳媒機構要求,走入困局。

傳真社原先計劃的出售調查報道予新聞機構,這種商業模式是否行得通?

傳真社昨日發起救亡眾籌,創辦人吳曉東晚上在facebook回應查詢。傳真社圖片

傳真社以通訊社形式運作,卻一直無法開拓傳媒訂戶的收費市場,至今收入來源都是市民捐款。根據傳真社公布數字,自2015年8月發起成立調查新聞通訊社的計劃至今,兩次網上眾籌、其他捐款,加上公眾訂閱計劃,扣除行政費及手續費,共得766.4萬元(下圖)。傳真社創辦人吳曉東表明,基於立社宗旨,以維持公信力,傳真社不會接受私人基金或機構捐款,亦不會接廣告。 

與此同時,傳真社並不吝嗇於投放資源製作調查報道,2016年3月起正式投入運作,每年開支超過380萬元,以2017年至今為例,開支達385.8萬元,當中340萬元(88%)用於支付薪金、租金、水電費、辦公室設備等;其餘45.8萬元(12%)為電線化驗、測量師估價、查冊、出埠等調查費用(下圖)。綜觀各報道開支,以防火電線質素問題報道的調查費最高,花費11萬元,其次是劉曉波臨終前採訪,花費5.3萬元。

傳真社的架構有別於一般新聞機構,其新聞部由8至10名記者組成,當中1人前年入職時才剛畢業,至今累積了兩年工作經驗,年資最深的幾名記者,做調查報道超過10年。團隊中並沒有編輯,故把關工作落在幾名資深記者身上。吳曉東解釋:「點解冇編輯?又係錢嘅問題,冇多餘嘅錢請編輯做呢樣嘢。而家傳真社出稿量係1個月3單,你請個編輯返嚟,1個月淨係審幾篇稿,個成本效益未必係最好。」

吳曉東補充指,傳真社記者要遵守「編採人員的道德操守」,報道要通過嚴謹的要求才會發布,不會隨便出街,例如報道涉及某些消息時,記者要向最少兩個消息來源求證。過往團隊投放不少資源跟進某些題目,卻因未達要求而放棄或尚未發表報道。他又表示,傳真社的決策為集體決定,只要有一人反對,其他人要成功說服該人,才能落實執行決定。

傳真社發表過前高官佔官地建豪宅、台山核電站安全隱憂、機場空管系統問題等多個報道,不少都引起社會迴響,惟今年8月報道林子健在油麻地一帶出現的閉路電視片段,被指報道字眼有問題,傳真社其後更正標題及內文用字,並作出道歉。

傳真社發表56篇調查報道,涵蓋逾20個主題,當中包括對機場空管系統、台山核電站等問題作出數次跟進。被問到報道題材重複,吳曉東回應說,難以分析題材要有幾廣泛。他又指,空管系統、僭建等報道,最初由傳真社發掘出來,報道出街後,傳真社繼續收到相關的報料,部分經記者核實後,傳真社便再跟進報道。

傳真社的運作模式,在國際間鮮見。較為類近的例子,可數美國的調查報道機構ProPublica,但ProPublica未見有出售其調查報道。ProPublica網頁截圖

傳真社原本希望建立出售調查報道的商業模式,取得收入持續營運,但暫時未能成功。有資深傳媒人認為,調查報道要吸引新聞機構購買,有一定困難。他分析,調查報道最重要是把關,求證過程要非常紮實,報道才經得起考驗立於不敗之地。在一個新聞機構進行調查報道,編輯會詢問負責採訪的記者很多問題,或要記者出示文件原材料,甚至是了解消息來源的可靠性等。但如果是向第三方購買調查報道,買家不易驗證賣方報道的原材料,只能相信賣方所說的,但萬一出問題的話,例如捲入法律訴訟,購買新聞的一方也可能要承擔法律風險。

美國專做調查報道的非牟利新聞機構ProPublica,自2007年成立至今10年,報道屢獲獎項,更4度獲得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普立茲獎」。ProPublica與傳真社的主要收入來源同樣是捐款,但有別於後者全靠公眾募捐,ProPublica大部分捐款來自美國的慈善基金及私人基金,例如去年1,433萬美元的收入中,當中高達989.6萬美元(69%)來自基金資助(Foundation grants),386.8萬美元(27%)來自個人捐款(Individual contributions),其餘的56.3萬美元(3%)來自其他收入,逾千萬美元收入足以支持ProPublica一年營運有餘。

ProPublica網站列出主要支持者,榜上有近30個基金,包括由「國際大鱷」索羅斯1979年成立的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福特汽車公司創辦人Henry Ford及兒子Edsel Bryant Ford於1936年成立的The Ford Foundation、美國木材商家後人Beatrice Joyce Kean於1948年成立的The Joyce Foundation、美國猶太裔富商John Pritzker與太太2002年成立的家族基金The Lisa and John Pritzker Family Fund等。其他捐款機構還有律師行Cleary Gottlieb及Davis Wright Tremaine、教育機構Carnegie Corporation of New York等。

ProPublica營運10年以來,規模逐漸擴張,目前團隊已超過50人,架構與一般新聞機構相近,有總編輯、執行編輯、編輯、記者、網頁製作、影片編輯、數據記者等職位。ProPublica大多報道由其編採團隊獨力製作,間中亦會與其他傳統機構合作,例如今年8月發表關於美國休斯敦大水壩的報道,德州媒體《The Texas Tribune》兩名記者有份參與;一篇有關紐約曼哈頓居房地產發展商與州議員關係的報道,ProPublica與地產新聞媒體《The Real Deal》記者合力製作。

ProPublica會在自家網站發表完整的報道,模式與一般商業營運的新聞機構相若,但發稿量較低,粗略估計ProPublica每日平均發表一至兩篇報道,一個月發稿50至60篇。ProPublica歡迎其他媒體轉載,但會要求對方註明新聞來源、提供其網頁及報道連結等。ProPublica未見有採「出售調查報道」這個商業模式。

ProPublica與傳真社營運模式比較

  ProPublica 傳真社
所在地 美國 香港
 成立年份  2007   2015
 機構性質  新聞機構  通訊社
 團隊架構  超過50名記者及編輯  8至10名記者
 新聞製作模式 大部分獨立製作,間中與其他新聞機構合作 全部獨立製作
每月發稿量  超過50篇  2.7篇
 捐款來源  基金及個人  個人
 一年收入  1,433萬美元*  383萬港元^
 一年開支  1,355萬美元*  387萬港元^

* 2016年數字
^ 2016及2017年平均數字

傳真社初次眾籌時已表明不接受投資及廣告。傳真社圖片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指,香港一般新聞機構經營已有困難,花大額金錢去購買傳真社報道的誘因並不大。他解釋,新聞報道為public good (公共物品),一出街大家已可免費取得,新聞機構所考慮的不僅是發稿量的問題,傳真社報道並非訂閱的媒體能夠獨享,任何媒體都可以買得,對新聞機構而言並非獨家新聞,只要有媒體訂閱傳真社並作出報道,其他媒體已經可以作出跟進。他坦言,市民亦理解傳真社在人手、資源等限制下做調查報道,他難以評論其報道是否夠「爆」、數量是否夠多。

外國有獨立、題材專門的媒體可以生存,但李立峯認為,香港的新聞機構難以效法。以美國ProPublica為例,收入主要來自基金捐款,李指出,香港鮮有該類基金,即使有,數量上肯定遠較美國為少,而香港的基金亦未必建立到一種傳統,對這類新聞項目作大額捐助。他亦相信,傳真社是希望保持其獨立性,為免惹來猜測,故在開源上有所取捨。

李立峯又指出,外國媒體的營運模式走向觀眾付費的趨勢。由於當地市場規模大,只要有小比例的受眾,亦足以支持小型、甚至1人營運媒體,因此有些媒體提供的題材內容很niche(狹小)、很專門,亦有生存空間。惟香港的市場很小,較為另類的媒體難以仿傚外國的模式。

李立峯預期,傳真社若純粹靠眾籌以支持營運會相當困難,「要培養到一定數量嘅市民,佢哋有咁嘅諗法或心態去俾錢你。傳真社個case更加似捐獻。有啲網媒每日不停出稿,啲人俾錢就唔係覺淨係捐錢,我真係expect你每日有嘢俾我睇。但傳真社唔係咁,我明知你係通訊社,亦唔expect你成日有嘢俾我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