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見微知著的西環碼頭事件


 

【撰文:黃健菁】
守護堅城聯盟召集人

特首的施政報告要將西區貨物裝卸區1-3號泊位改為社區園圃,直至長期用途有定案,時間約五年後。先別論這項目在施政報告中出現是否一個奇怪的事情,亦相信很多人在讀完施政報告後對此政策一點印象都沒有。然而這個政策早在一年前已悄悄地在西區藴釀,究竟是有人想有社區園圃才有此政策?還是有人一年前已早知有此政策而做春江鴨?筆者相信巧合的機會很低。不論有雞先還是有蛋先,最重要的是政策是否受到市民歡迎和支持。不幸這個施政報告的建議一出,隨即引發西區市民對政府的不滿,數千個市民更聯署反對社區園圃及把碼頭外判管理的計劃。還記得兩年前當區的堅摩區規劃,政府要拆毀加多近街公園,引來大量居民反對,最後城規會也否決了政府拆毀公園的規劃。究竟香港政府在民生規劃一事上出了什麼問題?

先介紹一下西區貨物裝卸區是什麼來頭,它位於港島西區,整個裝卸區共有廿六個碼頭泊位,除了1-3號泊位已停止運作,其餘的地方仍有裝卸活動。由於位於市區,面積頗大又沒有圍欄,更沒有樓宇阻擋景觀,裝卸區內的設備如卡板,竹枝,油筒等形成獨特風貌,因此成為市民來打咭和作不同活動的好地方,例如跑步、放狗、釣魚、拍照與親友共聚等,所有活動都能共融,不會騷擾到其他人。十多年如是,成為市民生活的一部份。而市民都簡稱這幅地為西環碼頭。若閣下是潮人或攝影愛好者,一定聽過「天空之鏡」,天空之鏡也屬西環碼頭的一部份。

《蘋果日報》照片
《蘋果日報》照片

將西環碼頭1-3 號泊位變成社區園圃,我相信九成的市民聽到後都會認為是好事,人人都想綠化社區。可是社區園圃不是你想象中能綠化社區的開放式花圃。它是將土地劃成一小塊一小塊租給市民租植的地方,會有閘和高圍欄將園圃圍封,非租戶不得進入。即是將一個原本開放的空間變成私有化的土地。當一些關心保育和規劃的地區關注組人士向市民解釋後,超過九成的市民都反對這個政策。可能特首本人都不認識什麼是社區園圃,究竟是誰給她點子去放入施政報告?市民是否支持該地建社區園圃?關注組翻閲了不同的文件,有以下發現:

根據立法會文件LC Paper No. CB(4)614/15-16(01)(日期:2016年2月15日),政府會將西環碼頭放給公眾使用:「政府應中西區居民及區議會要求,將該三個停泊位凍結, 以在檢討中全盤考慮其用途。專責小組考慮到西區裝卸區的未來實際運作需要和西區居民的訴求,建議釋放該三個停泊位,以作其他適當用途,平衡區內需要。」

兩日後,一批中西區區議員和增選委員(包括蕭嘉怡、陳學鋒、張國鈞、盧懿杏、楊學明、楊開永、葉亦楠、李文陞)提出在各公園做社區園圃的可行性。之後在三月區議會大會內討論西環碼頭1-3號泊位應如何使用,當時大部分保皇議員支持做寵物公園,但沒有提及理據或確認做了諮詢。同年十二月的區議會海濱工作小組討論在西環碼頭做社區園圃,全體保皇議員贊 成,理據只是中山公園的社區園圃有等候名單。而亦沒有如立法會文件所寫:在檢討中全盤考慮其用途。

2017年1月12日發展局向海濱事務委員會提出將西環碼頭變成社區園圃,同年3月向中西區區議會提出相同建議。由始至終區議會並沒有作過公眾諮詢,亦沒有考慮過其他用途及各其利弊。由於改變完全不須上城規會,中西區居民的訴求沒有渠道表達,如何平衡區內需要?2017年11月13日,陳學鋒議員在電台節目親口承認沒有做社區諮詢,因為要趕2018年第一季改做社區園圃。

中西區專員更在沒有告示、沒有諮詢、沒有透明的場地分配流程下,於2017年11月6日把整個西環碼頭第一至三號泊位關閉,並把場地交給活動舉辦團體,整個地方封閉了差不多三星期。專員更明言在西環碼頭建造社區園圃前,民政署仍會將該地以短期形式出租。

取自「守護堅城關注組」Facebook。

 

以上是想指出某些區議員做事黑箱作業,以為在議會有過半數黨友支持便可以不做諮詢。而那些議員更似乎想為所欲為,同一地點先是爭取寵物公園/公共空間,後又爭取社區園圃,轉軚話咁易。區議會作為地區諮詢架構,已被弄致完全失效,亦令居民不能信賴。

關注組多次向特首和發展局投訴後,保皇黨急急補鑊,在12月7日召開中西區海濱工作小組會議,又做民調和居民會。表面功夫做到足。如何表面?

首先關注組到海濱工作小組發言每人只得兩分鐘。第一位發言人講了兩分半鐘,主席即時減少第二位發言人時間,是什麼道理?兩分鐘可以講到多少理據?當日仍然有議員想追問發展局官員和發表意見,主席訛稱會議室有下一個會要用,之後卻改口説訂房時間已到,要終止會議。其實之後的會議室根本沒有人使用。

至於做民調,保皇黨的民調誠然誤導公眾。一句都沒有解釋什麼是社區園圃,公眾會以為是開放式綠化花圃,民調結果完全沒有參考性。而居民會更離譜,定在星期三(12月13日)的晚上八時在西環碼頭舉行,卻延遲了十五分鐘才開始。三位保皇黨的議員不斷吹噓要將土地釋放給公眾使用和他們的民調結果,在八時四十分左右才到居民發言。那知給居民用的咪竟然是細聲的,其他人根本聽不清楚。到了九時,保皇議員話居民會完了。計一計,居民會給居民發言時間只得十五至二十分鐘,只得五位居民有機會發言,請問誠意在那𥚃?他們真心想聽市民意見嗎?還是求其交功課,硬要推社區園圃?

提到諮詢,相信好多關心社會的市民都會上火。近十年政府越來越不尊重民意,硬推各樣政策讓市民受苦。政府以為有保皇黨幫忙便可壟斷民意,可惜政府找錯人。保皇黨手法低劣,以上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他們喜歡將市民分化,將議題政治化來嚇走市民。連同一些不知就裡的市民來高呼支持政府和製造混亂,其實非常核突。保皇議員更慣用似是而非的歪理來混淆視聽,例如説西環碼頭不裝圍欄買不到保險⋯政府那會為公眾地方買保險?他們又説無圍欄,有人跌落海是否反對人士負責?根據如此邏輯,若行人在公眾地方有什麼意外,當區區議員又如何負責呢?是否加了圍欄政府就可免責?不如把海填了,就肯定不會跌落海。

政府用保皇黨來撐他們政策是沒智慧的做法。香港人仍然有質素有智慧,不是人云亦云。稍為想一想,都能發現他們用歪理來愚弄市民。社會不和諧不是因為有反對聲音,是處理反對聲音的手法有問題。滅聲是強權的做法,只會更令市民更不滿,更何況市民的訴求不是過份和無理。區議會已失效,不代表市民,政府官員應直接與市民接觸和溝通。民間組織的專業知識水平絕對比保皇區議員強,關心社會的市民想要美好的生活環境,不單是經濟發展,更需要活動和休憩空間。

取自「守護堅城關注組」Facebook。

另一方面,政府要規劃公共空間的做法是非常落後的概念。香港公共空間的規劃由上而下,又將各種活動分隔,例如寵物公園,人用的公園,單車徑,球場,這樣做等同規範人如何活動。西環碼頭卻是一個地方能容納各種活動同時進行,市民自由使用,自由參與 ,不受規範,互動共融,是社區營造(placemaking) 方式的起始。這種由下而上的營造遠比由規劃師劃死如何使用好得多。硬要規劃是將一個本是活力充沛的地方僵屍化,若加入商業元素,更是俗不可耐,趕走原本使用的市民,變成遊客的地方。社區營造本身便是一個讓市民參與規劃的過程,不只是搞什麼居民大會或問卷,市民自然地使用該地方,就如人將一條路行出來。規劃應是以民為本,既然西環碼頭已被市民慣常使用,政府何不順應民意,留市民一個沒有規範的公共空間?硬推社區園圃的背後是否有其他隱密的議題?市民真的要密切留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