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卡羅琳醫學院來港開研究中心 被質疑未獲瑞典政府正式批文 國會研究調查


 

負責每年評選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擁有207年歷史的瑞典卡羅琳醫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t),2015年初獲華人置業集團主席劉鳴煒答應捐款5000萬美元(約3.9億港元),在香港科學園開設「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進行幹細胞生物學等研究,劉鳴煒曾表示,捐款由前行政長官梁振英促成。眾新聞發現,劉鳴煒與卡羅琳醫學院簽訂協議之後1年多,瑞典國家審計署(Riksrevisionen)發表報告,指不能確定卡羅琳醫學院是否獲得瑞典政府正式授權在香港營運,建議醫學院要取得政府清晰的批准。瑞典國會近月關注事件,有國會議員質疑教育部為何至今未有發出一份正式批文,卻指示卡羅琳醫學院在年報交代在香港營運的進度。瑞典國會憲法小組(The Committee on the Constitution)將於本月內決定是否調查事件,傳召瑞典官員解釋及回答議員質詢。

香港方面,當年促成捐款的前特首梁振英,以及現任特首林鄭月娥,都以卡羅琳醫學院來港作為香港發展創科的招牌項目,卻從來沒有向香港人說過項目是否已獲得瑞典政府正式批准。與此同時,卡羅琳醫學院已在港營運,並正參與兩個由創新及科技基金資助的研發項目,分別與港大及城大合作,共涉及公帑近1200萬元(詳見另文)。

相關新聞:

卡羅琳前校長捲入學術醜聞離職 劉鳴煒指經梁振英介紹認識

卡羅琳仍未確定獲瑞典政府批准來港 港府已撥$1200萬資助研究

劉鳴煒(前左)在2015年2月2日,與卡羅琳醫學院時任校長Anders Hamsten (前右) 簽訂捐款協議,梁振英 (後排右二) 也有出席。政府新聞處圖片

劉鳴煒是在2015年2月2日,在特首梁振英、中聯辦副主任王志民、外交部駐港副特派員佟曉玲、瑞典駐港總領事Jorgen Halldin的見證下, 與卡羅琳醫學院時任校長Anders Hamsten簽訂捐款協議。根據《頭條日報》報道,「劉鳴煒亦承認,是梁振英介紹Hamsten與他認識,捐款亦由梁振英促成。」梁振英在2014年曾到瑞典訪問,首站到訪卡羅琳醫學院,據報Hamsten當年向梁振英簡介,與香港可在再生醫學及創新科技兩大範疇合作。

劉鳴煒答應捐款之後1年多,2016年4月22日,瑞典國家審計署發表報告。這份報告是瑞典文,署方指沒有英文版提供,眾新聞委託翻譯公司Straker Translations翻譯成英文(點閱看譯本)。報告指,瑞典國家審計署為卡羅琳醫學院進行年度審計時,也有審視學院收取香港捐贈者的捐款。2015年1月12日,卡羅琳醫學院達成一筆5000萬美元的捐款協議,來自一位香港捐贈者,捐款在2015年已付予卡羅琳醫學院。捐款包括進行在捐款框架內的研究項目,以及將來或涉及卡羅琳醫學院的行政費用。其中一個要求是卡羅琳醫學院會在香港做研究,由當地聘請的員工及來自卡羅琳醫學院的海外員工進行。根據協議,香港的研究活動目標是增加卡羅琳醫學院及香港研究員的聯繫。在2015年11月13日,香港當局讓卡羅琳醫學院在港成立「註冊非香港公司」,根據香港法例第622章公司條例第16條,這代表卡羅琳醫學院得到香港當局批准在港進行活動。

報告提及,瑞典的機構須根據法例,進行國會及政府所指示的活動。除了一般的財務監管,政府也會決定機構進行活動的先決條件。執行方法是透過給予機構指令,在每年的指示文件Regleringsbrev(註:瑞典政府部門為包括大學在內等機構發出的年度官方指示文件)及特別決定中列出。至於大學及院校,是由the Higher Education Ordinance/Higher Education Act 法例作出指令。

瑞典國家審計署的報告指出,在法例框架、其他政府規管或特別針對卡羅琳醫學院的規管中,未有正式授權卡羅琳校方在海外營運目前香港這個個案。卡羅琳正在跟教育部釐清成立的要求,現時未有正式的官方決定。

瑞典國家審計署報告結論指,不能確定卡羅琳醫學院是否有權正式在香港營運,建議醫學院要取得瑞典政府清晰的批准。

瑞典國家審計署,位於首都斯德哥爾摩。網上圖片

瑞典國家審計署發表上述報告之後,卡羅琳醫學院委託顧問公司Transcendent Group,為在香港成立「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進行風險評估(Riskanalys)。卡羅琳醫學院向眾新聞提供、2016年6月20日的風險評估報告,有關報告是瑞典文,校方指沒有英文版提供,眾新聞委託推翻譯公司Straker Translations將部分頁數內容翻譯成英文(點閱看譯本)。

風險評估報告提及,顧問公司訪問了16名教職員,包括有份參與「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前期工作人員,及相關研究項目專家。報告列出5大主要風險,包括:未能取得政府正式批准的風險、內部散佈負面謠言的風險、欠缺掌管香港行政的風險(另一項欠營運監管的風險也與此相關)、欠缺電腦及資訊保安的風險、在香港受不利因素,被強迫轉變、搬遷、關閉的風險。

報告建議卡羅琳醫學院設計及建立行動計劃,包括:委派風險管理人員,處理主要風險;落實行動計劃,並持續監察行動進度,檢討其有效性。報告也建議卡羅琳醫學院不要視此風險評估為僅進行一次的工作,而要持續進行。校方代表有回應報告內容。

卡羅琳醫學院2016年委託顧問公司Transcendent Group,為「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所做的風險評估報告。

瑞典國家審計署報告、卡羅琳醫學院委託顧問公司所做的風險評估報告,都是在2016年發表。眾新聞向瑞典教育部,查詢至今可有正式批准卡羅琳醫學院來港營運。教育部回覆指,在2016年7月28日作出了兩個決定:一是瑞典教育部高等教育和研究大臣Helene Hellmark Knutsson,回應卡羅琳醫學院要求在香港聘用員工一事上,決定對此不作任何行動。瑞典教育部給眾新聞的電郵指出,瑞典政府認為,這並非政府要審理的事(not the type of issues that should be tried by the Government),卡羅琳醫學院有責任確保其營運符合現行瑞典法例。

第二個決定,是瑞典教育部在給卡羅琳醫學院的年度指示文件 Regleringsbrev中作出修訂,指卡羅琳醫學院在香港建立研究活動,至少營運5年,要求醫學院在每年年報中,匯報在香港的營運進度。

眾新聞進一步向瑞典教育部查詢,上述兩個決定,是否等同瑞典政府給予卡羅琳醫學院來港營運的正式批准文件?教育部回覆時沒有直接回答「是」或「否」,只重申政府唯一的「行動」(action)是修訂了年度指示文件,要求卡羅琳醫學院匯報香港的營運進度。

被問到以往可有瑞典大學在海外營運的相關例子、瑞典政府的處理方法是什麼,瑞典教育部回應指,「沒有可比對的過去例子」(There are no comparable previous examples)。

卡羅琳醫學院在斯德哥爾摩的校園大門。網上圖片

2017年8月底至9月初,瑞典大學教師及研究員組織SULF(The Swedish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achers and Researchers)旗下雜誌Universitetsläraren ,以系列形式發佈多篇有關卡羅琳醫學院在香港營運的報道,矛頭指向瑞典教育部高等教育和研究大臣Helene Hellmark Knutsson,為何一直沒有發出正式的官方批文。Universitetsläraren的報道引起瑞典國會議員關注,要求國會的憲法小組(The Committee on the Constitution)跟進事件,憲法小組料將於本月底決定是否進行調查要求官員解釋,包括是否傳召Knutsson作供。

正在跟進事件的瑞典國會議員Fredrik Christensson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時表示,按他目前掌握的資料,他並不清楚瑞典政府是否已批准卡羅琳醫學院來港營運,因此希望能在憲法小組質詢官員。他關注的重點是卡羅琳醫學院來港營運一事上,瑞典政府有何角色、有否按照法例進行、校方是否擁有自主權等。他說,一旦憲法小組決定傳召官員,完成後會有報告,暫時未知卡羅琳來港會否受影響。另一名瑞典國會議員Betty Malmberg向國會呈交的文件提及,希望憲法小組能夠了解究竟教育和研究大臣Knutsson在2016年7月28日作出的修訂指示,是否代表政府正式批准卡羅琳醫學院來香港,為何未見有正式批文。她指,憲法小組要了解政府是否有履行職責,保證卡羅琳的香港項目符合法例。

眾新聞向卡羅琳醫學院查詢,是否已獲得瑞典政府正式批准來港營運,未獲回覆。卡羅琳醫學院校長Ole Petter Ottersen,在2017年9月5日發表網誌「Establishment in Hong Kong to give successful research」,提到「首次有瑞典大學在海外成立具有挑戰。卡羅琳醫學院正投入巨大努力,確保卡羅琳醫學院的管理模式緊隨香港法例,風險評估一直持續跟進。成立研究中心的基礎是卡羅琳醫學院希望將研究推前,並能對人類的健康具有重要性。但先決條件是研究員要在充足學術自由之下進行活動,就如在瑞典擁有同樣原則,即沒有政治壓力。」「我們會繼續監察,在瑞典適用於卡羅琳醫學院的法例,在所有國際情況下都會獲支持。我們不能容忍任何對研究員學術自由的限制。若這些先決條件未能達到,我們沒有選擇之下,要重新審視有關成立的決定。」特首林鄭月娥其後留意到Ottersen這篇網誌,並向他發電郵指院校自主及學術自由在香港有《基本法》保障。(詳見另文)

卡羅琳醫學院2016年10月7日在港開幕時,時任特首梁振英出席主禮。何君健攝

 卡羅琳醫學院來港事件時序:

2015年2月2日:卡羅琳醫學院宣布,獲劉鳴煒捐款5000萬美元(約3.9億港元),在香港成立「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進行幹細胞等研究,至少營運5年。

2015年11月13日:卡羅琳醫學院以「註冊非香港公司」在港註冊。

2016年4月22日:瑞典國家審計署發表報告,指不能確定卡羅琳醫學院是否有權正式在香港營運,建議卡羅琳醫學院,在香港設立及營運之事上,取得瑞典政府清晰的批准。

2016年6月20日:卡羅琳醫學院委託顧問公司,為在香港成立「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進行風險評估(Riskanalys)。報告列出5大主要風險,包括:未能取得政府正式批准的風險、內部散佈負面謠言的風險、欠缺掌管香港行政的風險(另一項欠營運監管的風險也與此相關)、欠缺電腦及資訊保安的風險、在香港受不利因素,被強迫轉變、搬遷、關閉的風險。

2016年7月28日:瑞典教育部作出兩個決定:一,卡羅琳醫學院要求在香港聘用員工一事,教育部決定對此不作任何行動,表示卡羅琳醫學院有責任確保其營運符合現行瑞典法例;二,修訂為卡羅琳醫學院制定的年度指示文件Regleringsbrev,要求卡羅琳醫學院在未來5年的年報中,匯報在香港的營運進度。

2016年10月7日:卡羅琳醫學院「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在香港科學園開幕。

2017年8至9月:瑞典國會議員關注卡羅琳醫學院在香港營運「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是否已取得政府的正式批准,要求國會憲法小組傳召官員解釋。

2017年9月5日:卡羅琳醫學院校長Ole Petter Ottersen發表網誌「Establishment in Hong Kong to give successful research」。

2017年9月10日:特首林鄭月娥向Ottersen發電郵,提到有留意Ottersen的網誌,指香港有法治、權利及自由、知識產權保障、具有質素的大學、具本地研究人才、國際網絡、與深圳合作發展科研中心等有利因素。此外,院校自主及學術自由受到《基本法》保障。

2017年12月15日至20日:Ottersen訪問香港及深圳,包括到訪「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出席林鄭月娥為高等院校代表所設的午宴等。

2018年1月:瑞典國會憲法小組將決定,會否就卡羅琳醫學院在港營運一事上,傳召瑞典官員解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