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農地裡的螢火蟲


 

【撰文:馬屎老師】
作者為永續農業教師和前線動物保育人

日落之後,農地之上,不一定是伸手不見五指。天上除了淡黃的月光,還有潔白的星光。冬天大犬座的天狼星和夏季夢幻的銀河,不單為大地帶來憩靜,亦在地上貼上各式詭異的樹影。

螢火蟲是一種喜愛炫耀的昆蟲,牠以帶節奏的光頻,代替美麗的外表,獨特而虛幻。在黑夜之中,沒有第二種生物及得上牠的浮誇。

寛緣窗螢是香港農地最常見的一種螢火蟲,他們喜歡一面飛一面發出綠色的光。

雄性寛緣窗螢 (作者提供)
雌性寛緣窗螢 (作者提供)
寛緣窗螢幼蟲 (作者提供)

田茬上,有一條寛緣窗螢的幼蟲在覆蓋物上跨行。牠形狀奇特,扁平而修長,頭尾兩端起角,由很多小節組成,頭部黑色而細小,尾部左右兩邊各有一盞綠燈,移動時用前面的6隻腳和尾巴一跨一跨地行走。若非那綠色的光,根本猜不到牠就是螢火蟲。

牠密密腳地四處探索,亦步亦趨地在菜葉上或覆蓋物下覓食。忽然,牠停下來,向著右前方舉頭張望,細小的黑頭上有兩條幼小,像是觸鬚的東西在擺動,然後牠以極快的速度衝上去。原來那裡有另一條身型較小的窗螢幼蟲,成功獵殺了一隻同型巴蝸牛,正在享用。自然界的規則很簡單,「大蝦細」,來勢洶洶,為免受傷,小的只好把食物奉上。

螢火蟲幼蟲是蝸牛的天敵,它們具有可以麻醉和溶蝕蝸牛的毒液,只要被咬一口,可憐的小蝸牛便會失去知覺和生命。

窗螢捕獵蝸牛 (作者提供)

田茬旁近草叢邊,有一隻較淺色黃,體型肥大的螢火蟲,是幼蟲吧!沒有翅膀,只在地上慢爬。牠平靜地躺著,一動不動,只有尾巴緩緩打出閃爍的訊號。不一會,一隻同樣帶着綠光的寛緣窗螢飛近,徘徊,然後降落在巨幼蟲旁邊。當牠靠近,白色幼蟲只移動了一下,窗螢很快便爬在牠背上,交尾?原來寛緣窗螢雄性成蟲與雌性成蟲的外表完全不同,雌蟲只有一雙退化了的小翅膀,不能飛,非常肥大。這個型態,是為了把珍貴的養料,盡量變成能孵出小窗螢的蛋。放棄了極耗能量的飛行活動,羽化後只留在原位,等候雄蟲發現,然後完成「蟲生大事」。完成使命的雄蟲,很快便會死去。雌蟲產下黃色圓形的蛋,未等小窗螢孵化,她亦會隨雄蟲而去。有機田上棲息着數量極多的蝸牛,縱使小窗螢未出生便己成為孤兒,牠們亦不會捱餓。

農地上的灌溉水溝裡,泛著一些極微弱的綠色光,來原是雷氏螢的幼蟲。雖然與寛緣窗螢一樣,都是春、夏、秋的螢火蟲品種。但雷氏螢的成蟲,尾部發出來的光是橙色的,外表是草黃色,身長只有7毫米,雌雄成蟲的外表機乎是一樣,都會飛。性別可以從尾部的發光器數目來分便,雄蟲腹部末端的發光器有兩截,而雌蟲只有一截。

雷氏螢 (作者提供)

時值隆冬,所有雷氏螢都仍是幼蟲。牠與陸生的寛緣窗螢幼蟲有8分相似,只是個子細小很多,牠們身體兩旁有些尖刺狀的外鰓。相比之下牠發出來的光點亦比較小和暗,但由於她們喜歡聚居,因此往往形成淡淡的光團,在水溝的軟泥底上晃動著,形成如同天上的銀河的奇幻景象。

水中的雷氏螢幼蟲,隨意地或開或關上尾部的小燈,乎是正在討論著些甚麼。突然一條碩大的東西向牠們靠近,是一條身上有藍點的月鱧 (山斑魚)。亦步亦趨的月鱧激起不友善的水流,小蟲立即把燈關上並將身體放鬆隨著水流擺動,牠們期望以偽裝成樹枝什碎來瞞騙月鱧。月鱧在幼蟲旁邊擦過時,幼蟲們連氣也透不過來。但見月鱧只是慢慢游過,不知是沒有看見抑或不感興趣,說到底,螢火蟲一般都是有毒或口感不佳的東西。

月鱧(作者提供)

月鱧離開,水溝繼續盪漾著彎月的倒影,螢火蟲再次把燈亮起,首先是幾隻,之後再有幾隻加入,然後全部都把燈亮起來,水溝再一次變成天上銀河。

在沒有電燈的農地,在鄉郊小路的黑暗角落,不同種類的螢火蟲,代代相傳光訊號的節奏,為的可能是以迷幻的光線來誘惑異性,亦可能是偽裝天上的星星來逃避敵人,又或是假扮反射星光的露珠,讓喜愛水份的蝸牛放下戒心。答案是甚麼,今天我們的智慧仍未能猜到,但我們常以螢火蟲種類和數量的多寡,來評估有機田內環境質素。

螢火蟲普查方法 (作者提供)
螢火蟲普查記錄 (作者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