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憶念皇甫老師及陳秀雲女士


 

2017年底,我失去了兩位尊敬的長輩。一位在台北,一位在北京。

去年12月11日,曾在中文大學執教的皇甫河旺老師因病在台北逝世,消息來得很突然。翻翻記事簿,老師9月底由台來港,10月1日我們在九龍又一城相聚,他說患了腸癌,正接受治療,一切平常心對待,順其自然。不久,聽說他又會來港一行,我正奇怪老師如何可出遠門,結果還是敵不過病魔。當日在太子站說「再見」,竟是最後的一面,沒法再見了。

筆者夫婦和中大當年的新聞系同學與皇甫老師最後一次相聚。右起:馮鈺輝、皇甫老師、李月蓮、蘇鑰機、陳慧兒、陳伯添。照片由筆者提供

17天之後,前中英聯絡小組首席代表柯在鑠大使的兒子傳來電郵:「我母親陈秀云女士於今日13時55分因病去世,享年90岁。」

遲來的聖誕咭

昨天(1月3日)打開信箱,收到一張寄自北京的聖誕咭(下圖),是熟識的倉勁字體:「陳慧兒女士啟」。這封遲來的信,郵戳是2017年12月17日,原來是陳秀雲女士寄來的,她每年都給我們送來新年的祝福,我會在農曆新年回信,趁春節問好。可是今年來不及了。

記得小柯12月初來港時曾笑說母親很壯健,剛慶祝了90大壽。十多天前,她還給我寄聖誕咭,怎麼走得那麼快,那麼平靜?是老人家的福氣了。我望著咭上的祝福語句,無言語可形容那一刻心情。

人生無常。

陳秀雲是柯在鑠大使的夫人。我們相識於起草基本法之時,柯大使是我採訪中方官員中最開明的一位,後來成為好朋友。每次我到北京出差,柯太太如果不忙於幼兒教育研究,都會在建國門外外交部的宿舍做餃子給老柯和我品嘗。後來柯大使患了老人退化症,柯太太希望他多見老朋友。我和外子專程去北京探望他,但老柯已沒法記起往事了。那是2005年的事。

柯在鑠和夫人陳秀雲當年在香港留映。照片來源:《中國政協》2017年第12期

我聽柯大使說,他岳丈陳鶴琴是中國幼師之父。柯太太為整理及編寫父親的教育思想和理念,做了大量的工作。她為人樂觀愛笑,和大使曾在香港居住,所以對香港、對香港人都很有感情,每次見面或通電話都問香港的近況如何?像柯大使那樣處處會為香港人著想的中國官員今天恐怕很少了,實在令人唏噓。

人咬狗已不是新聞

皇甫河旺是1977年我在中文大學唸二年級時的老師,他自台灣來,教新聞寫作及新聞史。老師為人溫文爾雅,總愛在黑版上不斷地寫新聞的各大要素:時間性、趣味性、重要性;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又說新聞報導要客觀、公正,最重要正確。老師在寫,同學在抄,有點像回到中學的時代。老師知道我們有些不耐煩,卻仍是認真地講解,每個同學的名字他都記得,也從不點名,那時中大新聞與傳播系學生只有二十幾人。

皇甫老師後來回到台灣繼續他的新聞教育工作。2004年他說對台灣的政治環境有點受不了,再次來港,在珠海學院新聞系執教,直至2016年才退下來。皇甫老師當年中大的學生不少在新聞界傳播界闖出了名堂,老師常引以為傲。同學也十分重視師生之情,每當珠海找人教學,都從不推辭。

筆者夫婦2016年出席皇甫老師的退休宴。照片由筆者提供

皇甫老師對新聞理論和新聞史的興趣一直不減,他退休前最高興是2013年香港新聞教育基金會把他八零年代完成的「香港資深報人口述歷史」的四萬字報告,存放香港新聞博覽館;他說:「我終於如釋重負」。 另外,他由1992年至2014年22年間搜集許多案例,完成了 「狗咬人、人咬狗都不再是新聞」的學術論文,他的結論是人狗情深的新聞,既感人又吸引,才是最多被報導的新聞,傳統的新聞價值觀是時候要修正了。記得皇甫老師最後一次和我在港吃飯,他那時已知道自己生病,仍惦念著學術,說最大的心願是把論文譯成英文……這篇文章,在他離世前在眾新聞刊登了,他在天國應該無憾了。

編者按:皇甫河旺老師論文附錄,原刊時分三篇刊出,方便網絡閱讀

「人咬狗才是新聞」已成歷史——從實際新聞及新聞史中之探討(之一)

「人咬狗才是新聞」已成歷史——從實際新聞及新聞史中之探討(之二)

「人咬狗才是新聞」已成歷史——從實際新聞及新聞史中之探討(之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