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回顧中國歷史 - 抗日——《明月幾時有》・《游擊隊歌》・《何銘思口述史》


 

在網路世界,有關抗日戰爭(1937/7-1945/9)的資料很豐富。現從一套電影、一首歌和一本書略說一點與抗日有關的事。

由許鞍華執導的《明月幾時有》,故事時間是1941年尾,地點是香港,當時日軍已侵華。香港作為一個華南交通要地,不少國內同胞因逃避戰火來到香港。此外,香港也是支援廣東抗日行動的後援基地,曾協助文化界人士逃亡,根據真人實事而拍的《明月幾時有》,就是說這個故事。網上媒體刊登了好幾篇影評,各有獨特見解,值得一看。電影中有一幕,配樂非常出色,在此介紹。

話說茅盾夫婦和一群文化界人士,攀越山嶺,正在逃亡,山路崎嶇,不知剎那間會發生什麼事,當與山頭領隊會合,知道快到安全地時,緊張的心情頓然開朗。電影配樂用了《游擊隊歌》,樂曲節奏明快,活潑地形容片中人的心情,也把歌詞活活的演繹出來。

《游擊隊歌》歌詞第一節,即影片播的一段歌曲。

我們都是神槍手,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
我們都是飛行軍,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那密密的樹林裏,到處都安排同志們的宿營地,
在那高高的山崗上,有我們無數的好兄弟。
沒有吃,沒有穿,自有那敵人送上前,
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给我們造。
我們生長在這裡,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們自己的,
無論誰要强佔去,我們就和他拼到底!
《游擊隊歌》的作曲和填詞人賀綠汀。網絡照片

《游擊隊歌》的作曲和填詞人是賀綠汀(1903-1999)。賀氏是湖南人,作曲家,曾任上海音樂學院院長。他創作的音樂有歌曲、管弦樂曲、電影歌曲和鋼琴曲,如周璇唱的《天涯歌女》便是他的作品。此外,他的鋼琴獨奏曲《牧童短笛》(1934)曾獲國際作曲大獎,成為中國鋼琴曲經典之一。1937年他加入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劇隊,到前線做抗日救亡的宣傳工作,當時叫宣傳隊。他的工作是創作和演出,並教育群眾和士兵。根據賀氏指出,《游擊隊歌》就是他學習游擊隊戰事文件後寫成的。當時文藝工作者加入宣傳隊,與部隊一同生活,用音樂、戲劇等表演藝術,表達部隊工作和生活,宣傳隊員的表演可以話是勞軍,也有思想教育的成份。

日本音樂大師久石讓Joe Hisaishi (1950- )為《明月幾時有》創作電影音樂,獲第54屆台北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提名。

抗日時,香港有不少人為中國獻身,成為游擊隊員。何銘思 (1923- ) 便是過來人,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為他出版了《何銘思口述史》 (2017),由廖迪生和黃潘明珠進行口述史訪問,廖迪生編著,道出一位「香港仔」熱愛中國的人生。

在香港出生的何銘思,曾是抗日和內戰游擊隊員,1957年開始在新華社香港分社統戰部工作,1978年提升至部長。1988年離開新華社時,他是副秘書長。何氏早在六十年代認識霍英東,其後協助霍氏於國內創業,參與中國改革開放建設,並作南沙計劃負責人(1986)。何銘思於香港經歷六四事件,翌日在《文匯報》登出退黨啟示(94頁)。

《何銘思口述史》的第3章「參加抗日戰爭」,記錄何氏加入游擊隊的情況。他十六歲加入「廣東省抗日人民游擊第五大隊」,經歷殺人的血腥場面。數年後,北上韶關,加入「鋒社話劇團」,是國民黨戰區中一個藝術隊,為當地人民提供文化活動,如話劇、樂器和歌唱表演等。何氏參加的鋒社原來是共產黨的地下組織,1943年「東江縱隊」成立後,他們與縱隊結合,繼續進行宣傳抗日活動。何氏在書中描述游擊隊員的生涯,跟電影《明月幾時有》的故事可說是互相輝映。而電影主角之一劉黑仔,是游擊隊骨幹成員,何氏在書中也有提及(詳見39頁和注釋58)。

這本書以人類學口述史方式,訪問和查考資料,印證人物和事件,以第一身的角度,把何先生從小孩到最後一份工放在歷史和社會脈絡中,使他昔日生活點滴活現在字裡行間,為下一代留下歷史印證。

今日我們回顧抗日歷史,有很多門路,誠意推薦以上的電影、歌曲和書本。創造它們的一群前輩,不僅是參與歷史,更是把歷史延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