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救救孩子


 

【撰文:飄楊】

大人的世界邪惡、殘忍,當災的,卻總是小孩。

本來水火天災,山崩地震,難免人命傷亡,孩子不會自救,可以死傷枕藉。或者敗壞政權,貧窮國度,數以百萬計孩子年年饑饉而亡。或烽火戰亂,逃難飄零,或放毒屠殺,慘死當場。也有被拐帶、被偷走的,被摘器官、斷手足,活下來的被逼為歹徒行乞討錢,即使活着,也一生盡毁。

逃離緬甸的羅興亞人難民兒童,在孟加拉的難民營等候飲用水和食物分發。美聯社

種種天災人禍堪輿苦難已夠慘絕人寰,但原來有些厄運,來自自己父母。小生命脆弱,有人刻意或疏忽把小嬰孩鎖在酷熱車裏窒息而死,也有狠心父母殺害兒童以取得保險賠償,或親手把稚女賣給花甲老翁作童妻,或逼孩子馬路上讓車輛傷害自己博取賠償,或雪地裏棄下初生嬰孩由之活活凍死……

這世界怎麼了,不是父母保護小孩,提防陌生、形跡可疑的「外」人,確保孩子安全,免於危險嗎?怎麼變成要保護孩子,免於父母親人的恐怖襲擊傷害?

小臨臨被親人殘忍虐死,任誰聽到都痛心、震怒!

5歲臨臨生前和8歲的哥哥合照。她哥哥也被發現有受虐跡象。網絡照片

狂燥的人,是危險的人,危險的人不宜養小孩動物。年輕又狂躁的人更是高危人物,加個「父母」身份沒有改變人的本性,「父母」不過用來掩飾「狂徒」、「兇手」的真正身份。這些人,偏偏小孩給交到他們手裏。

小臨臨被殘暴虐死,報章輾轉求證她有否語言障礙。難道若她有語言障礙,那對所謂「生父繼母」的畜生男女,就有權向不會擋架的小身軀施以酷刑式的體罰,把她折騰至死嗎?要弄到孩子死去,就不是「家教」那麼簡單。

小孩時時缺課、弄至退學,其實超級紅燈。如何走漏眼,不夠「警覺性」?沒有家暴記錄,就當孩子安全。小孩被藤條抽身,懂報警嗎?

「警覺性」非同小可。去年十月拉斯維加斯槍手 Stephen Paddock 就是在重重政府槍管機關缺乏「警覺性」、「走漏眼」的情況下,購得大量軍火,又居然在沒有任何人的警覺性下,把大批軍火運送到酒店,得以順利進行屠殺。

如果有人肯用一些 common sense ,看到不妥,進而行動,一個小生命就未必如此悽慘的被折磨死了。

警方從被虐致死的小臨臨家裡,帶走拖鞋和剪刀等證物。《蘋果日報》照片

是不是這個社會培養事不關己的人?父母關注贏在那條起跑線,「別人」的事,「阿仔你唔好理人咁多,最緊要搞掂自己」,是多少父母對孩子的叮嚀。成長的目的,對大部份人來說,是顧掂自己。這些人長大了,是社會上怎麼樣的人?

或者,世界越來越顛倒失衡。管治領導的,監守自盜。保護市民的,傷害市民。管教牧養的,猥瑣淫褻。出家修道的,中飽私囊。養兒育女的,殘害親兒。

要保護小孩,免於自己父母的傷害,是不是畸形可悲?然而這個社會,就有這些家庭,靠賴眾人機警,免於事情惡化,變成不能逆轉的悲劇,塗炭無辜生命。

苦待親兒,在社會上到底少數,反而嬌縱孩子大有人在。但不要輕率看這些為「一單半單」的「個別事件」,對孩子的毒害,有肉體上的,也有心靈上的,每一個被毒打至死的生命,每一個被迫從高處躍下了斷自己的生命,都是社會倫常的缺口,反映它的病態。

有這樣的說話: 

孩子不是全人類,但代表我們整個將來。
Children are one third of our population and all of our future.


救救孩子,因為他們不會自保自救。

寶貴生命被殘酷奪去,不但他們無法經歷「將來」,我們的「將來」也不會得到他們的參與、建樹、貢獻,是雙重缺失,大人們有這樣想過嗎?這真的那麼不重要,要我們竭力把這守護弱小的責任推搪,只當事不關己嗎?

我們每一個,不都曾經是小孩子嗎?

孩子,應該是父母的寶貝。我反對嬌縱,但養育保護是基本。

想起 John Lennon 為愛兒 Sean 寫的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