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母語教學看「普教中」


 

【撰文:陸秀娟】

梁錦松本年一月出席一個教育會議時表示支持用普通話教中文,原因是可以改善學生的寫作能力,他這番言論可謂「一石激起千重浪」,引來不少迴響。浸會大學語文中心前副教授胡燕青在她的臉書上,以她的教育經驗來質疑他的論點,更一夜之間贏了逾千個Likes,也由此引發沉寂多年的「普教中」的討論,筆者雖然不再躋身教育之列,但也曾為語文教師,且在修讀教育碩士學位時致力研究母語教學,倒想從這個角度討論一下。

自從課程發展議會於2000年把用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普教中)定為長遠目標後,越來越多學校以不同的形式作「普教中」的嘗試,2003年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也表示「非常贊成課程發展議會使用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的長遠展望」,從2008至2014年間更撥款兩億推行普教中支援計劃,至今超過七成小學全面或局部推行這計劃,而中學也有百分之三十以上推行。可是,至此政府仍未訂立正式的推行時間框架。

「我手寫我口」,一直是推行普教中的最大教育理據,由於粵語只屬方言,不能作標準漢語寫作,所以很多學生寫作時句子中出現不少粵化現象,例如「我行先」、「你食先」等粵化的詞滙和語法,不少教育及非教育界人士認為要改善這些現象,學習普通話或甚至用普通話教習中文,將可以糾正粵化的錯誤。筆者曾經也贊同此一說法,以為用普通話教中文有助改善學生的寫作能力,但後來從事母語教育研究後,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因此,我希望用母語教學的角度探討普教中的問題。

雖然梁錦松曾說香港並非所有人的母語都是廣州話,但不可抺殺的事實是接近90%的學生是以廣州話作為母語的。當年教育局一刀切式地推行母語教學,雖引發爭論不斷,但所持的論據就是以母語學習既方便理解,也有利於表達,這表達不但是指學生,也適用於教師,因為很多教師以他們的「非母語」教學,都會發覺自己未能達致解業授惑的功效,而且影響老師和學生作廣度和深度的思維溝通,這個困難在老師用普通話教中文時一樣遇到。

教院課程與教學學系副教授高寶玉於2012年發表題為〈香港使用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課堂研究〉的論文,有力而具體地指出「普教中」在中文科教學上遇到的問題,研究利用老師分別以普通話和粵語引導學生在作文課上作較有深度的心理轉折描寫,結果發現由於教師未能完全掌握普通話的詞匯,把粵語裡「遮埋佢一齊行」說成「借傘給他」以致語義上有偏差,窒礙了學生理解要點,且由於要用普通話表達,學生不能作深度討論,於是學生寫出來的文章還是以「粵教中」的較優秀。

誠然,有心推動「普教中」的人士會提出聘用以普通話為母語的教師來解決這問題,又或致力提升現時教師的普通話能力。以提升教師的普通話能力來說,我相信不會是短期內就能奏效的,至於聘用以普通話為母語作教師的方案,壞處更多。

教育並非純知識的傳授,它還包含了文化、道德、公民意識等的灌輸,以普通話作母語的教師由於成長環境的不同,在這些範疇都不能達致春風化雨之效,曾有學生反映與沒有共同文化基礎的老師溝通產生很大的隔膜,因而減低學生溝通和表達意欲,不但影響思維訓練,更無從由老師身上學習到知識以外的東西。

學習語文或寫作並不純是機械式地掌握詞匯與語法,還包含了邏輯思維、創意想像、命題立意和謀篇佈局等,因此,掌握了普通話頂多只可改善了運用規範詞匯和正確語法的問題,學生在其他方面的表現,不見得比用粵語教學優勝,甚至因溝通困難而阻礙其餘各方面的學習。雖然有學者認為近半個世紀決定香港的教學語言離不開三個因素:經濟、政治和教育(賀國強,〈香港中學教學語言的回顧〉,1998),但為著莘莘學子的福祉著想,我希望有關人士高抬貴手,讓教育回歸教育,不要再因為其他原因而作錯誤的呼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