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國的投資來了!


 

外資企業收購本地企業,有利有弊,但如果外資主要來自一個單一國家,那麽當地經濟會被該單一國家的外資控制,結果弊多抑利多?中國因經濟高速成長,加上要配合2025年'Made in China'這國家目標,所以積極向外擴張尋找投資機會。中國看中歐洲的高科技和品牌,還有歐盟這龐大市塲,所以近年在歐盟的投資,量方面不單倍增,質亦起了變化,投資的產業趨多元,但高科技和能源業的比重最高。中國投資來了,歐盟準備好嗎?

近年,面對北水大舉南下,中資壓境的香港,也是同一光景。歐洲和香港,面對大量紅色資本湧入,如何自處自救?

大量中國投資湧入的機與危

中國崛起的同時,不少歐盟國家卻積弱。自2008年金融危機,令不少歐盟國家陷入財政緊拙和失業率高企的困境,特別是南歐的希臘、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形勢比中國弱,所以中國的投資,為不少歐盟國家解困,是機遇是及時雨,歐盟自然大開中門。

歐洲智庫ETNC(The European Think-tank Network on China)的報告指出,中國資金大量湧入,有機也有危:

據ETNC,中國和歐洲並不對等公平:歐洲對中資中門大開,但歐洲投資要進入中國,卻限制重重。還有,進入歐洲的中資企業,其實不少是由中國政府直接或間接資助,造成不公平競爭,中國政府更可透過中資企業影響歐洲産業。

歐盟共27個成員國,個別成員國家國力雖小,但如能團結,如能只用一把聲音,也可向中國力爭雙方的投資要公平互惠,可惜成員多意見多,各自盤算一盤散沙,被中國的投資逐國擊破,面對中資收購這新形勢,沒新思維和新策略,只一如既往中門大開。

結果,希臘的港口Piraeus、葡萄牙的公共電網,甚至德國的機械人公司KUKA等,近年相繼被中資企業收購,重大基礎設施和一些敏感性策略性產業,被中國資金控制。更不堪的是,雖然匈牙利一直「逢迎」中國,但中國的投資承諾,卻大部份未兑現;陪了夫人又折兵。

中國致力推動中歐、東歐16國和中國的16+1投資框架。網絡照片

投資不單影響經濟和國家安全,更影響政治:如在南中國海的領土紛爭,歐盟對中國立塲强硬,但希臘和匈牙利卻表現猶疑;而一向敢於抨擊中國人權狀況的英國、瑞典、法國,亦開始少了聲音。還有,中國更致力推動中歐、東歐等16個國家,和中國的16+1投資框架,造成歐盟內部彼此競逐中國的投資,令歐洲內部分化趨劇。

看來ETNC的分析,也不是危言聳聽,歐盟的確危機重重。但被資金追捧,並佔中國在歐洲投資第二位的德國,卻不是一面倒大開中門,重新收緊政策,加強外資進入德國的限制。德國為甚麽「不識時務」?

德國睡醒了

本來,德國舉國上下(政府、在野反對黨、商界和民間),對外資一向採取開放歡迎態度,但中資在德國以驚人速度增長,由10-12億歐羅(2011),急升至120億歐羅(2016),更令德國不安的,是中資近年不斷入股/收購策略性產業。不過,令德國當頭棒喝的,是兩宗具爭議的收購事件。 

2016年,中國福建大芯片投資基金有限公司提出收購半導體儀器公司Aixtron建議,但基於國家安全原因,德國經濟部最終取消了收購批准。2017,中國美的集團(Midea)收購生產機械人的龍頭大哥大KUKA ,而KUKA旗下一些機械人是用來組裝美國戰機,極具戰略性,所以德國政府曾努力協助德國企業收購KUKA,但不成功,因美的集團的條件實在太吸引,但為了國安原因,在美的集團收購成功前,將組裝戰機那部門分拆脫離KUKA。

以上兩役,成為德國民意逆轉的分水嶺,自此德國上下一心,對大量中資湧入,由中門大開,變成步步為營戒心重重,以及更嚴格的審查;德國擔心敏感性策略性產業落入中資手中,不單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更削弱德國在高科技產業上的競爭力,德國睡醒了。德國的憂慮合理合情,德國的憂慮,也是任何一個國家面對同一光景的憂慮,包括中國。

德國不愧是歐盟的盟主,不單收緊外資進入德國的條件,更在2017年主動接觸法國和意大利政府,促成德法意三國給歐盟的聯署信,建議歐盟檢視現行對外資篩選的法例,希望歐資和外資的雙向流動,能建基於公平互惠。

如何自救?

面對中資不斷湧入,不單細小的香港,連強大多的歐盟,除睡醒的德法意三國,大部份歐盟國也束手無策,繼續中門大開。

大開中門抑或步步為營,兩者其實並不對立,歐盟歡迎中國投資的同時,也在2017 年,正式提出建立一個歐盟共同框架,制訂新例來篩選進入歐盟的外國投資,建立一致的策略,以減少內部分岐分化,避免歐盟變得更弱,以致漁人得利,走了正確的第一步 。智庫ETNC亦建議,歐盟應強烈要求中國對歐盟開放市塲;至於中國在歐盟的投資,歐盟要建立精準的數據庫,Information is King, Knowledge is Power。

面對大量紅色資本湧入,香港雖細小,但從以上ETNC的分析和德國的經驗,我們還是可以做點事自救。首先,應一如德國,醒覺後便行動,這是第一步。歐盟要修法篩選外資,這點香港現實上目前還有點遥遠,看我們爭取每天150個單程證的審批權,一直未果,所以這些只可視為長期目標。

中期目標是團結,和姚松炎敎授説的裡應外合。議會監察政府是內,民間動員自救是外。希望透過11/3補選,取回被DQ議席,亦希望透過戴耀廷敎授的「風雲計劃」,和獨立媒體統籌的「社區新聞眾籌計劃」,可整合民主派各板塊,集合民間力量,盡力爭取2019區議會選舉最多議席。與此同時,民間在本土經濟這方向繼續深耕,令香港的經濟人才不致被紅色資本掏空;這是姚松炎敎授説的「外合」。紅色資本加上政府助攻,樓價高到瘋狂,香港人不單不能安居,本土中小企甚至大企業,生存空間越來小,如有朝一日,年青人被逼遷去大灣區,香港還剩下甚麽?

短期目標是建立和民生政策有關的數據庫。政府口口聲説為民生,政府沒有官商勾結,數據可令更多市民了解政府的虛偽,才能集氣一起有所行動;有資料知識,才可制訂有效行動。民間智庫本土研究社近年做的有關土地硏究:棕地、私家土地租用/霸佔官地和套丁,就是一好例子。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坐言起行,香港由香港人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