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去殖之後


 

【撰文:遊心】

二次大戰之後,不少在過去受殖民統治的國家,都紛紛獨立,或回歸從前的皇族或政權,然而,當家作主或重投前朝的喜悅一般都很短暫,很多瞬間又重墮極權統治的懷抱,甚至比在異族的管治下,經歷更恐佈獨裁的下場,令人民不知何去何從,圖嘆悲觀無奈。

獨立後的政權,若是奉行共產主義,則大部分如其他共產國家一樣,把全國人民的資產集中於黨的權貴人士 ,往下的發展多是黨員之間的爭權惡鬥 。

有些復原後的皇朝,或新興的政權,也有試圖設立君主立憲制,或仿效西方民主的體制推行選舉,可是,基於權力的誘惑,大部分都不能還政於民,空有選舉之名,而無選舉之實。

這些戰後獨立或回歸的國家或城市,通常有一共通點:就是要求人民延續在殖民時期作的無奈順民。國家的資源財富,由從前殖民政府的壟斷,轉移到獨立後新政府權貴的承襲,不少只是受益人的改變而已。

然而,在推翻殖民政府時鼓吹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卻成了新政府的愚民政策,人民不但要感激新政權帶領擺脫了殖民統治,也要毫無異議,俯首稱謝,若稍有微言,便是戀殖,便是外奸。

在新一輪的愛國主義下,任何進一步爭取的民選訴求,很多都被誣為外國勢力的代言,只有照單全收才是由裏至外的愛國者。

而昔日在殖民政府栽植的知識精英,大多為延續自己在前朝努力耕耘的成果,在利益享受得以保存下,都順利過渡,去殖後又再事新主,忠心跨朝。若有知識分子稍作非議,便是破壞繁榮安定和諧,成為眾矢之的。

那麼,人民在去殖與愛國的夾縫中,如何自處呢?做個順民受愚化,全部政策都馬首是瞻,逼自己裝睡,還是另有出路?

不論在殖民或非殖時代,當政者大多看準人民期待安逸的心態,而施行奴化的政策。特別是獨立或回歸之後,愛國主義更成為强權的偽裝工具,人民害怕如果爭取權益便等同逆賊。

真正的愛國,必須從愛民出發,而不是為維護自己目前享受的利益而延引小市民的盲從,反而要幫助其他人看清眼前的政府是愛民還是要權,推行的是維護獨裁強勢,還是解決民生疾苦,施政是矮化升斗市民,還是還政於民。

人民若勇於不附和當權者的恐嚇,反倒以利他的心態互相鼓勵扶持,有接納意見的風骨,大家守望愛護,才不會落入撕裂的圈套 。 

這種心態,無論在殖民政府、新獨立或回歸的政權,皆是最大的抗愚裝備,也是人民昂然踏步的先決條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