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去年空氣污染高風險日數增加 屯門連續三年成重災區


 

環保署公布「香港空氣質素2017」回顧,去年「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錄得風險「高」至「嚴重」的日數比前年增加,屯門連續3年成為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地區。污染物方面,會增加呼吸系統受感染風險的臭氧,去年錄得的濃度創18年以來新高;會刺激肺部的二氧化氮則繼續處於高水平。

環保署解釋,污染日數增加與氣象有關,珠江口積聚的各類污染物容易經由西北風吹至本港西面地區。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表示,颱風出現的頻密程度會導致臭氧的濃度增加,又認為導致臭氧出現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容易在市民日常生活中出現,屬「難搞」的污染源,建議政府需作認真研究。

環保署去年錄得的空氣臭氧濃度創18年以來新高,二氧化氮則繼續處於高水平。資料圖片

目前,環保署設有16個空氣質素監測站,13個為一般監測站、3個為路邊監測站。一般監測站設於各區大廈天台,反映空氣流通時的空氣質素;路邊監測站則設於市區路邊,反映市中心的污染情況。上述數據會以「空氣質素健康指數」作反映,1至3級代表健康風險「低」;4至6級代表健康風險「中」;7級代表健康風險「高」;8至10級代表健康風險「甚高」;10+級則代表健康風險「嚴重」。環保署每小時量度「空氣質素健康指數」,並每小時向市民發布。

環保署表示,去年13個一般監測站平均錄得「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風險達「高」至「嚴重」共有44日,比2016年的26日,多出18日;至於路邊監測站,去年平均錄得「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風險達「高」至「嚴重」共有55日,比2016年的31日,多出24日。

至於各區監測站,去年錄得「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風險達「高」至「嚴重」最多日的是屯門;排第二位是元朗;第三位是東涌。屯門自2014年開始,一直排名首位。

各區「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風險達「高」至「嚴重」的日數

監測站地區 2017年(日數) 2016年(日數) 兩年差距(日數)
屯門 66 48 18
元朗 58 43 15 
東涌 51 44
大埔 50 20 30 
塔門* 44 19 25 
荃灣 43 26 17 
東區 41 16 25 
中西區 39 22 17 
將軍澳** 38 10 28 
葵涌 38 26 12 
觀塘 36 21  15
沙田 36 12 24 
深水埗 34 15 19 
*塔門監測站的建築物於2015年11月30日至2016年2月25日受裝修工程影響,因此期間未有數據作計算。
** 將軍澳空氣質素監測站於2016年3月16日起開始運作,因此2016年以3月16日至12月31日期間的數據作計算。

若按時數計算,去年錄得「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風險達「高」至「嚴重」最多的一般監測站,排名第一、第二位同樣是屯門及元朗,第三位是大埔。屯門自2015年開始,一直排名首位。

各區「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風險達「高」至「嚴重」的時數

監測站名稱 2017年(時數) 2016年(時數) 兩年差距(時數)
 屯門 435 243   192
 元朗 343  206  137 
 大埔 295 87  208 
 東涌 265  186  79 
 中西區 252  104  148 
荃灣 247 119 128 
 東區 241   94 147 
塔門* 240 81 159 
葵涌 238 112 126 
將軍澳** 221 59 162 
沙田 221 56 165 
 觀塘 210  112  98 
 深水埗 205 76  129 
*塔門監測站的建築物於2015年11月30日至2016年2月25日受裝修工程影響,因此期間未有數據作計算。
** 將軍澳空氣質素監測站於2016年3月16日起開始運作,因此2016年以3月16日至12月31日期間的數據作計算。

環保署解釋,污染日數增加源於空氣污染物臭氧(O₃)和二氧化氮(NO2)上升。去年臭氧在一般檢測站錄得的濃度為51微克/立方米,比1999年高出50%,更是18年以來錄得的新高;路邊監測站則錄得23微克/立方米,與2011年有記錄以來相比,高出約76.9%。至於另一污染物二氧化氮,雖然去年在一般監測站錄得跌幅,但路邊監測站錄得的濃度卻比2016年高出5%,整體濃度仍處於高水平。

臭氧是由空氣中的氮氧化物(NOx)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在日光下所形成,並形成煙霧(霧霾),降低能見度。氮氧化物是高溫燃燒所產生的副產品,水上、道路運輸和公用發電各佔排放量約三分一。氮氧化物屬酸性,會造成酸雨,破壞生態和建築物。至於揮發性有機化合物部分來自燃燒及其他源頭,道路運輸佔排放量約兩成五,另外六成則來自油漆、印刷物料等非燃燒來源。臭氧會刺激眼睛、引發哮喘、增加呼吸系統受感染的風險,以及令原有的呼吸系統疾病惡化。

另一種污染物二氧化氮,主要來自發電廠及車輛排出的廢氣,它會刺激肺部、減低呼吸系統對病菌(如流行性感冒)的抵抗力,以及妨礙兒童肺部的發育。哮喘病患者等呼吸系統有毛病人士,更容易受二氧化氮影響。

環保署助理署長(空氣質素政策)何德賢形容,空氣質素不理想。他表示,臭氧是複雜的空氣污染問題,因它並非從污染源直接排出,而是經由其他污染物透過光學反應形成,與2016年相比,去年的總日照時間高出19%、總雨量減少15%、平均雲量減少3%、平均氣溫高出1%,平均相對濕度亦減少4%,導致高臭氧情況較易出現。

環保署高級環境保護主任(空氣科學)鄭茵茵則表示,本港西面地區接近珠江口,當吹起西北風,珠江口積聚的各類污染物便隨西北風吹至香港。何德賢指,要解決臭氧問題是區域性問題,香港必須與廣東省政府共同合作,減少氮氧化物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排放,兩地政府正就下一階段的減排方案,共同籌組成立科研小組,商討2020年後的減排合作事宜。

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說,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是較「難搞」的污染源。資料圖片

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表示,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是較「難搞」的污染源,「好多人喺生活上用緊好多嘢都有VOC,你可能噴殺蟲劑有、不同油漆又有、連噴下潤滑劑又有。我哋生活上有太多噴霧嘢,所以VOC有無數源頭。變咗好多時係要講到大家生活習慣,同埋注意自己用緊乜嘢係有VOC。」

他認為,臭氧含量的多少,也與熱帶氣旋出現的頻密程度有關,「颱風嚟之前咪又熱又焗嘅,亦會好多時吹微北風,如果嗰年多呢啲日子,咁就真係多咗幾日爆錶。」

林超英建議,政府與科學家需認真研究導致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出現的源頭來自那一類產品,再針對性地鼓勵市民不要使用那些產品,才能有效減少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產生。

環保署指,其他污染物包括:可吸入懸浮粒子、微細懸浮粒子、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其在路邊及一般監測空氣中的濃度,對比1999年,均有所下跌,跌幅由13%至74%不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