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南大嶼保育,能容得下復耕嗎?


 

【撰文︰黃志俊 】
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版主,喜愛研究蜘蛛,與農地生態密不可分

最近貝澳濕地又再次被業主以申請復耕為由,在海岸保護區進行挖泥及堆填,即使守護大嶼聯盟報案,警察、地政以至規劃署等,都以這裡沒有受發展審批地區草圖(DPA)為由,未能執法阻止這種破壞濕地的活動。而在剛過去的星期六,筆者有機會走訪水口的濕地,也驚訝發現在淡水濕地的核心範圍,竟然有一部挖泥機進行工程,雖然未知其目的,但由濕地挖出來的泥土堆成半米高的小丘,挖出來的水池也有十數平方米。

挖泥機在水口濕地中央,挖了個大水漥,目的未明。照片由筆者提供

發展局局長馬紹祥2017年6月4日的政府網誌,「同心塑造 可持續大嶼」中提及以大澳、貝澳和水口作為鄉郊保育政策的先導地區,更強調會透過跨部門小組研究加強土地管制以應付非法廢物棄置問題。半年過去,大家未見到任何的保育成效,卻再一次碰上更多的破壞和非保育工作。

另類露營體驗

上年聖誕節,我與家人朋友參加了一個很特別的活動,三個家庭,兩手空空便可以露營,更特別的是我們早午晚三餐都有供應,而且是全素的健康飲食,原來這個私營的農莊營地,推廣的不單是戶外活動體驗,更是希望大家能在飲食上都能關注健康與環境生態。這麼獨特的節目,我起初還以為參加的人不多,最後也有近十多個家庭,似乎香港人不再只是要聖誕大餐或人造燈飾,美麗自然的星空也有人嚮往。與負責人言談間,她有意把現時較為細小的場地再向外擴大一點,但礙於附近就是貝澳的濕地,政府部門提出眾多的疑問,如要她能確保營地不會流出污水污染濕地,又不能霸佔水牛的覓食和棲息生境等。我以參加者的角度,感受到負責人的熱心推動素食,也看到即使場內有露營車,她們仍然保留草地和泥土,盡量沒有使用石屎鋪砌。若果她所在的土地是規劃作農地用途的,而她想作休閒農地用途也不准許的話,我擔心最終地主可能會收回土地,把它變成另一個堆泥頭和建築廢料的地方。

讓都市人來貝澳過一個滿有星空的晚上。照片由筆者提供

貝澳濕地未來展望

從一個生態愛好者的角度,貝澳的濕地確實是香港獨有的,水牛群長年在這裡深耕細作,為這片濕地維持一定的獨特性,昔日的錦田濕地因河道治理和村屋發展,過百隻的水牛群又被一一捕捉和趕走,使得貝澳更加重要。長遠要如何保育似乎政府也沒有頭緒,是否把濕地與水牛圍起作完全封閉的保護呢?這又有點不切實際,也沒有善用到濕地作教育用途。但我敢說,貝澳絕不能像荔枝窩一樣進行永續農業的復育,大規模將現時的草地和濕地轉成水稻或農田,水牛們真的不知往哪裡覓食和玩泥了。我們需要做的,可能是把早已因推泥或填土而變成荒地的地方修復,即使未能完全回復濕地狀態,起碼成為草地作一些教育或康樂用途,而受自然因素變得乾旱的地方,又較少被水牛使用的,可嘗試作小規模的生態農業或生境管理工作,目的是增加濕地的生境多樣性,讓這片開闊生境能吸引更多的生物物種。

貝澳原始的一面,濕地、草地、水牛、小徑和樹林。照片由筆者提供
右邊有被堆泥頭的破壞,濕地面積漸漸減少。照片由筆者提供

水口不要動物農莊

水口的情況可能比貝澳更難規劃,更少的人為干擾,水牛和黃牛的數量不多,而且有部份位置已變成次生樹林,有草地,有季節性濕地,有灌叢,有一個生態價值高的海岸和沙坪等,政府想將這裡變成動物農莊,我想像到是把這裡原本居住的大小動物都趕走了,再換來一些吸引大眾的動物,這簡直是把一個美好的自然樂土,關閉成一個動物監獄。

水口的濕地更少人為干擾,相比貝澳水牛的數量也少。照片由筆者提供

最後,對於水口應如何保育,我也沒有實際的答案,不如大家多去考察,從大自然中吸取靈感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