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28歲港青做動畫 由徙置區故事到「刺客教條」的創業路


 

「通常話做一個故事,首先會諗到拍片,一係就Motion Graphics,冇諗過要做動畫。就算要做動畫,都未必諗到香港可能有、(大家)冇諗過隔離工廈有間動畫公司。」林昊德(阿德)是動畫及CG(Computer Graphics)製作公司Paperbox Creations的創辦人之一,他們想做出屬於香港的動畫、畫出香港的故事。昔日的本土作品,令阿德被爆紅遊戲「刺客教條」睇中邀請合作拍攝宣傳片,網民反應熱烈,驚覺「香港動畫」原來好打得。

Paperbox Creations的工作室位於觀塘一幢工廈, 一頭清爽短髮的阿德拿著葡萄適與記者打招呼。他身穿短袖T-shirt、短褲、踢拖,彷彿正值炎夏;但甫進入工作室,便見他的同事正穿著薄羽絨,畢竟這天的氣溫只有十多度 。工作室跟半個籃球場差不多大,現時共有5個人工作。28歲的阿德笑起來時眼袋更見明顯,他一邊飲葡萄適提神,一邊解釋他的倦容:「而家係通唔到頂,會好攰,之前有幾晚係屋企通咗頂,噚日同今日都唔知點咁,口窒窒唔知講乜。」

Paperbox Creations的創辦人林昊德(右)笑言,他一年四季都是穿短袖衫或背心。莊曉彤攝

阿德自小學喜歡上美勞堂,對畫畫深感興趣。中五畢業後本想在IVE讀平面設計,但報讀了「Information-technology for multimedia design」,才發現學的是電腦特效、動畫,後來接觸多了對動畫產生興趣。他在IVE畢業後選讀城大的創意媒體學院學位課程,一路上都獲得家人支持:「原本中學係全級第尾,讀IVE變全級第一,咪讀囉,又難得讀到大學,佢哋喜出望外,從來冇諗過我會讀到大學。」

在城大的三年,他認識了兩個摰友,很多小組功課都會合作,經常在校內24小時開放的工作室「通頂」,「嗰陣係日對夜對,好似屋企人咁,一齊生活。」臨畢業前,有公司找阿德做Freelance工作,三人本已討論過畢業後夾份成立公司,於是提出以公司名義接下這單工作,對方同意。其後,他們將這單工作的酬勞用來買器材。那是他們從城大畢業的一年,也是Paperbox Creations成立的年份。公司於2013年成立,首半年的收入全部用來增添器材,一步一步築構成三人的夢想。

公司成立時,他們以製作故事動畫為目標,但可惜找上他們的客戶,落單工作以後期製作、特效居多。直到2016年,他們成功申請政府資助,首次製作屬於他們的動畫故事《長不高的孩子》。

《長不高的孩子》截圖

Shear Marks 長不高的孩子 from Paperbox Creations on Vimeo.

故事講述60、70年代在徙置區居住的兩個小孩,他們在電燈柱刻上自己的身高線,等著有一天兩人長到同樣高度,但後來發生了一次山泥傾瀉,男主角自此便沒有再見過女主角。「《長不高的孩子》個故事未必係一條燈柱,可以係棵樹。純粹係想拎城市一個角落,透過呢個角落嘅變遷去講一段關係。我哋傾咗就係徒置區嘅故事。」

為何描寫徙置區?「睇咗啲舊香港相,見到覺得好似好得意。同而家差30、40年啫,但成個香港已經變咗另一個世界咁。」兒時家住港島的阿德,其實對徙置區沒有甚麼印象,不過對於舊香港的生活很感興趣。生於1989年的他,笑稱自己勉強算是「八十後」,想起童年在公園玩耍的滑梯都很高,但現在已經「變晒好低能嘅公園,滑梯可能得1米高,根本就冇人玩。」

舊香港只能留在他美好的回憶當中,阿德認為這也是《長不高的孩子》想帶出的一個類似想法。「究竟個女主角最後死咗定搬走咗,冇人知。其實就係講,女主角係男主角嘅印象中,只係停留喺嗰到(消失前),即係一個回憶,即係只可以留喺佢美好嘅回憶中。」

在製作過程中,阿德負責故事資料搜集及最後合成,當中一些有趣的發現滿足了他對舊香港的好奇。「譬如我地要搵70年代的燈柱,我哋諗住而家應該冇晒啦,無意中有日喺油麻地見到,咦!原來仲有一條。(點樣一睇就知?)做好多資料搜集,睇當年街道、人哋影嘅相、睇好多嗰陣嘅電影,例如search番啲警匪追逐片,影到條街,見到啲燈柱係咁嘅樣。又search到原來以前新界用白燈,係港島同九龍先用黃燈,即係話住新界嘅人見到黃燈就有種出九龍的感覺。原來當年係有啲咁嘅野,就係做資料搜集先知。」

《長不高的孩子》最終獲得了第21屆 ifva 比賽動畫組銀獎。但由於政府計劃只會資助首部製作的劇情動畫,所以Paperbox Creations已經不能再申請該資助計劃。

2015年為電視台製作「祝願觀眾人月兩團圓」,上圖是電視台「出街」版本;下圖是阿德等人屬意的版本,加入了傘運元素。截圖自Paperbox Creations 

Paperbox Creations成立之後,公司忙於接商業創作,無暇製作自家動畫,但阿德有個念念不忘的想法:「一路想講、想做嘅,但唔係特別講舊香港,而係香港嘅工作壓力好大。」他在城大讀書期間,就製作過兩條動畫表達工作壓力之大。

其中一條,講的是主角每天營營役役地生活,為著果腹而工作,食飽又再繼續工作,人生不斷陷入這個循環當中。最後,主角決定逃離這座城市,出去之後,看見許多同路人,才發現自己並不孤單。現在回想,阿德自覺有點諷刺:「我一開業嗰陣,每日都會逼自己向前走,基本上係每日都通頂,延續番喺學校嗰種生活⋯⋯真係好諷刺,明明自己質疑呢樣嘢,但又墮入呢種生活形態。雖然,可能因為做緊自己鍾意做嘅嘢,又唔會話好抗拒咁樣。」

阿德與同事都會積極將自己的想法放入商業作品當中,這既是他從工作中得到滿足感的原因,亦是他覺得Paperbox Creations最與別不同的地方。

2014年雨傘運動,阿德因為忙於私人事務,沒有參與其中。到了2015年的中秋節前,有電視台找Paperbox Creations製作一條Motion Graphics,祝願觀眾人月兩團圓。那年中秋節翌日,正是9.28一周年。他們於是製作了催淚彈、獅子山直幡、雨傘人雕像等畫面,融入片段當中,加上字句「我們都想念」。「我哋俾咗兩個version佢,其中一個有直幡、帳篷、雨傘人。」電視台最後出了另一版本(見上圖),完整版本則放在Paperbox Creations的自家網站

阿德形容,這是其中一個他很滿意的作品,包括意念、創作形式,最重要是因為整條片都由他們一手包辦,客戶沒有提供很多素材局限創作空間,讓他們能將自己的想法加入作品。畢竟他亦明白:「客想sell product係好正常,冇理由條片真係去支持藝術。我哋諗嘅係喺呢個創作入面,點樣加啲自己想做嘅嘢。」

《刺客教條:起源》宣傳片截圖

談到Paperbox Creations的代表作,想必是去年出品、為遊戲「刺客教條」拍攝的《刺客教條:起源》宣傳片,當時網民反應熱烈,除了有人批評「太似刺客教條啦」,亦令很多人驚覺「香港動畫」原來好打得。那時候,本地廣告公司「朝日創作」因為看過他們為港產片《今晚打喪屍》創作的一段動畫,於是邀請他們合作。他們公司共5個人,花了1個多月時間,經常加班通頂,終於製成了45秒的動畫,引起網民對「香港動畫」的討論。作品推出之後,更多了公司找Paperbox Creations 合作,而且基於信任他們的製作質素,也更願意讓他們以自己的意念創作。

阿德有感這次的商業創作其實相當難得,因為既能以動畫形式製作,又可以一手包辦故事內容,而且「刺客教條」本身是頗受歡迎的遊戲。事實上,公司運作至今已4年半,所接的工作大多是後製、特效、motion graphics,真正做動畫的時間很少。不過阿德沒有忘記,他們的「初衷」是製作自家的動畫故事。

然而,在前往自家製動畫故事的路上,仍有許多局限,包括資金與時間。要有資金就要接商業創作,但不僅要付出時間,原來所賺的亦不多,阿德提到:「最近都有個廣告諗住搵我哋做,但點解冇開始做,就係佢哋話:『因為諗住動畫可以平好多,所以諗住用動畫。』聽完就覺得,有冇搞錯⋯⋯動畫都係要錢。好多人以為做動畫會平啲。」阿德透露,目前公司的按年營業額過百萬元,但扣除人工、器材、租金等,已所剩無幾,辛苦創業並未有賺大錢。

阿德打趣地說:「有時可能食譚仔,話洗碗請人,萬五蚊。咁爽!我唔介意賺得少,但個工作量同收入好似……即係付出咁多,係咪攞番咁多呢?又唔係。其實外國都好似係咁,大家都覺得動畫好容易做。」 語畢,他有點淡淡然的無奈 。

阿德的生活經常被工作填滿,上一次入戲院已經是2016年看《今晚打喪屍》,因為參與製作而獲得片商贈票。莊曉彤攝

《刺客教條:起源》宣傳片推出兩個月後,阿德的兩位拍檔選擇離開Paperbox Creations。二人就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有不同想法,一個想製作電影動畫、一個喜歡像真度高的3D動畫,最終為著自己想做的事,選擇各奔前程,但偶爾仍會幫忙製片。阿德現為公司的唯一老闆,但他強調Paperbox Creations不是屬於他一個人的,而是所有員工一起圓夢的地方。

阿德認為做動畫短片也可以將自己的訊息帶出,「未必要得到好大的大道理,一個短片未必做到,純粹令你諗起以前美好的回憶,開心少少或者放鬆少少。睇完係開心嘅,勾起回憶,可能諗起細個周圍落街玩。」

工作室的牆上掛滿作品的截圖,最左邊一幅是《長不高的孩子》截圖。莊曉彤攝
阿德將自己的城大畢業照貼在案前,他當時臉圓圓。莊曉彤攝
阿德和同事打算調動工作室內的桌椅位置,竟是利用3D平面圖協助構思。莊曉彤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