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認識的梁天琦


 

【撰文:Anna】

這個一月,過得實在有點長,以為還有機會送個短訊之類,那想到他已經被還柙,心裡除了記掛,還覺得有點兒憂傷。

人與人相交除了那份莫明的所謂緣份,那就一定是時機了。去年中在美國認識天琦(我喜歡叫他天琦,因為我家小孩取名也有個天字),他絕對不是我之前在電視中見過的他,從補選到旺角事件,我非常留意這年青人,當然更不能忘記他的「無底線」抗爭論。但當他出現在我眼前時,我卻只見到一個眼神充滿著鬰結的年輕人,短暫的歲月裡好像在他臉上鋪了一層灰土,我看不清楚他的五官,只見到眼白裡的紅絲,我的心沉下去,但腦海裡不斷出現了一個英文字"Forgive"!

筆者和梁天琦合照。照片由筆者提供

數月後暑假在香港和他再重聚,當中有分享了他在哈佛時所遇的人和事,以往在香港大學宿舍的軼事,和他將面臨審訊的心情及對家人的憂慮。他表現雖然比在美國時寬容,但話語中還是帶著幾分憂傷。他沒有宗教信仰,但又一直與教會有些關係,小時候讀過教會辦的學校,大學時在利瑪竇宿舍又得到神父的幫忙,好像冥冥中都與「神」有些少關係。他説有天他感受到壓力重重,思緒雜亂,心情萬分難過 (對不起很多人,也解釋不了許多事),他最後跑去淋浴,那些水打在他臉和身上,感到如針刺下來,淚水不斷流下,刹那間他開始唸天主經,因為這是他從小就會唸的,但今次很不同,每一個字都好像敲嚮了他的心靈。

住宿在Ricci Hall的梁天琦。

後來我有機會邀請他到一所修院去探望一位神父朋友,那天很酷熱,我們走到修院時,他看來有點緊張,然後問了我一個問題:在天主教,神父是否代表著耶穌?我给他一個簡單的答案:不完全是,神父是幫天主「打工」的,像個牧羊人,天琦立刻接著說:去幫那些迷失的羊!我答全對了。走進修院,其實只是一處很空曠而古舊的地方,有些聖像和十字架,他即時感歎搖頭說:我從沒想過會來到這地方,他一直在滴汗,有點兒緊張,他趁還有時間,便到外邊抽了根煙。與神父朋友和他閒聊一個多小時,他也愉快多了,心中好像放下了一些擔子,還對朋友笑說將來歡迎他到監獄探望他。

之後,他又離開香港,而我又回來紐約。在聖誕時,我寫了個聖誕咭,用Whatsapp 傳了給他,高興見到他送回的短訊,除了告訴我他和家人關係不錯,更且也常找「祂」聊天,亦開始學習為自己和別人祈禱,更説這是他以這樣的心情去第一次過聖誕。

在收柙前出庭應訊的梁天琦。何君健攝

後話:

曾經和天琦討論了「沉默」 (Silence) 這套電影,我們很難去聽到造物主的聲音,在沉默中如何去感受祂,並相信祂與你同行,實在不容易。無論怎樣,今天我為天琦感到驕傲,他拿出無比的勇氣去面對曾做錯的事,放下以往的執著。縱然不知道將來會如何,他選擇了接受懲罰。我們常掛在嘴邊說人誰無過,但能做到真正的認知、悔改、承擔責任,又有多少人呢?天琦,在此我送上滿心的祝福,願你有顆平安的心,安然接受以後一切的挑戰,你並不孤單,除了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你要相信衪和你並肩一起走在這路上!

在囚車上的梁天琦。何君健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