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長與短


 

【撰文:曹綺雯】

文字的深意不在乎字詞的深淺,而在乎文字背後的隱意。單看「長」、「短」二字,小學生也懂得書寫和理解字義,然而這二字搭配的結果,卻有超乎想像的震撼力。

《霎時感動》是多年前在電視上播映的勵志資訊節目。其中一輯由眼科醫生林順潮講述一個故事,他說曾有一街坊福利會在門前擺放留言板,標題是「長與短」,讓街坊各抒己見。小明放學經過看到了,立刻寫下:「為甚麼上課時間那麼長,小息的時間那麼短。」張太太經過也寫下:「為何排隊的人龍那麼長,炸出來的油條那麼短;做家務的時間那麼長,打麻將的時間那麼短。」接著不少人紛紛在留言板上表達心聲,直到陳婆婆寫了一句話之後,就沒有人再在留言板發言了。陳婆婆寫道:

為何人死亡的時間這麼長,活著的時間這麼短。

原來陳婆婆的老伴剛離世。林醫生由此頓悟:在生與死面前,人世間任何事都變得微不足道!永別那麼長,相聚時刻那麼短,還計較什麼?抱怨什麼?所以要珍惜活著的每一刻!

事實上,時間的長短,可以是客觀的量度;但更多的是心境主觀的感受。君不見男孩子在路旁等候心儀的女朋友——2小時,不長;但若女朋友正在醫院動大手術——1分鐘,太久了!俗語有云:快活不知時日過;又曰:度日如年,正是此意。

短長,有時指的是時間,有時卻另有所指,就如:紙短情長。詩人李白《金陵酒肆留別》詩云:「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酒壓勸客嘗。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詩意大概是:「在春風吹遍,柳花飛揚的當兒,我要遠行了,朋友們前來相送,大家盡興歡飲。此刻我敬請諸位朋友,問問滔滔東流水,它與我們的離情別緖相比,到底誰短誰長?」這使我想起李白的另一首詩〈贈汪倫〉:「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水深水長,也不及朋友情深情長。

當然,情意,不論愛恨也可論短長,就如長恨歌最後兩句: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絶期。再從佛道哲理而言,不管短長,總歸於無。但從基督信仰而言,不管短長,總歸於永恆。這實在值得細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