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DQ周庭為何毫無理據?


 

毫無疑問,選舉主任鄧如欣DQ周庭,毫無理據。

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六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在沒有法律依據下,市民的被選舉權不能無理被剝奪。

身兼港島區選舉主任的東區民政事務專員鄧如欣。

雖然541D章《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16條規定「選舉主任須決定候選人是否獲有效提名」、542章《立法會條例》第38條(5)規定,「選舉主任必須裁定提名名單上的每名獲提名人是否獲有效提名」、541D章第10條(10)規定:「選舉主任可要求候選人提供選舉主任認為適當的任何其他資料,以令選舉主任信納(a) 他有資格獲提名為地方選區的候選人或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候選人(視何者適用而定);或 (b) 該項提名是有效的。」但選舉主任決定候選人是否獲得有效提名的時候,傳統上只限於基本的文書驗證工作。

在2016年選舉中,選舉主任DQ了港獨派梁天琦與陳浩天,以及歸英派賴綺雯等,開了政治立場審核的先河。但他們都非常明確地主張港獨或歸英,其主張不符合基本法第一條是非常明顯的。因此,這些做法尚可勉强理解。

但周庭的個案與以前的有五大不同。

美聯社照片

第一,周庭本人從來沒有提倡港獨。建制派能抽出的「最接近」的隻言片語,也不過是周庭在日本的一次演講,「我連返中國也不可以,說我是中國人,真是很荒謬。」這裏的「荒謬」更應該理解為不滿中國禁止她到内地。因爲這句話而把她打為港獨是荒謬的。

第二,周庭所屬的香港眾志,雖然在黨綱上有「民主自決」,其中不排除「港獨」選項,但同一份黨綱上也有「不主張港獨」的聲明。從字面上看,無法認定「不主張港獨」就是謊話,不排除「港獨」選項的「民主自決」就是要搞港獨。這與港獨派歸英派明確的分裂宣言不一樣。

第三,即便香港眾志黨綱上有「暗獨」,黨綱與實踐有很大差異。即便香港眾志有人真的實踐中搞「暗獨」。但同一個黨,也有溫和與激進之分,正如林彪不同於毛澤東,趙紫陽不同於李鵬一樣。就算周庭在香港眾志中有重要身份,也不能直接把周庭當作黃之鋒。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周庭最大的興趣是搞本地政策研究。

第四,由於以上所說,即使在周庭與「港獨」閒能建立邏輯關係,這也並非顯而易見的結論,必須通過研究與推理。或許,法例容許選舉主任通過人人一望而知的簡單推理去「信納」某人的政治立場是否違反基本法,但決不應擁有必須經過複雜推理才能判斷得出結論的能力。

第五,即便選舉主任擁有這樣的權力,當作也充滿疑問。在梁天琦案件中尚且發信允許他解釋。法官審案也允許答辯。選舉主任完全不給周庭辯解機會,就直接DQ,顯然與法治社會差十萬八千里。

進一步說,參考2016年的例子,就連梁游、熱血這樣的人也能參加選舉,同一個選舉主任也讓同爲衆志、而且旗幟鮮明地闡述過何爲自決的羅冠聰也參選。DQ周庭顯然更加於理不合。雖然選舉主任以人大釋法之後產生變化為説辭,但如人大所説,人大釋法不是新的法律,相關理解以往一直適用。選舉主任以前沒有按照正確的方式理解,讓「港獨分子」走進議會,自己豈非也要被DQ?

可見,從法律上說,選舉主任鄧如欣確實濫用了自己的權力。就連建制派的護法陳弘毅也說,「法庭尚未澄清選舉主任權力」。

這種權力當然極容易被進一步濫用,可以無限上綱地演繹。比如以後「反對一黨專政」的黨派全部可以被指反對基本法,因爲基本法來自憲法,憲法規定中共是唯一執政黨。否定憲法,否定新憲制秩序,民主黨還不是港獨派?而且那種「以前沒有嚴格執法,不等於以後不能嚴格執法」的説辭也是可笑的,這相當於以前的常態通通可能被否定,秩序完全失去了參照點,不但不符合普通法原則,也與常理相悖。

更搞笑的是,選舉主任仿似毫無權力的制約,想通過誰就通過誰,想DQ誰就DQ誰。如律政司司長所言,如果選舉主任不聽從律政司意見,做出相反的決定,那也「做不到什麽」。建制派護法口口聲聲說,如果不服氣就打官司,但上次陳浩天已經打過官司了,到現在還沒有裁決。所謂打官司之説不是戲弄老百姓嗎?

這就是爲什麽周庭被DQ這麽讓人失望與憤怒的緣故。

當然,誰都知道,選舉主任不過是前臺的傀儡。根源到哪一級還不得而知。但鄧如欣有一種「不作爲的惡」,也是整個制度的同謀。如果像律政司那樣說,她的權力不受限制,那麽我很想知道,她批出這份文件的時候,到底有沒有想過要維護正義。也很想知道,如果她把心一橫,簽發了准許的文件之後,港府會怎麽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