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涼風有信,秋月無邊:南音


 

 

早前香港電台播出「香港故事-修復時刻」的「說唱南音」,曾俊華訪問唐健垣,把瀕臨失傳的南音呈現在觀眾眼前。

南音,是中國說唱音樂其中一種,以地方言語,又唱又講,加入樂器伴奏來說故事。中國地方語言,音調獨特,用地方語言來唱說故事,即使聽不明,把音調、旋律、節奏和樂器一併來聽,也有一番樂趣。北方有京韻大鼓,用北京話說中有唱,唱中有說,樂器以板和鼓為首,加上三弦和四胡拉弦樂器伴奏;南方就有蘇州彈詞,用上海話說唱,三弦和琵琶伴奏。廣東南音用廣東話,伴奏樂器以椰胡為主,也有箏和板。早年多是失明者唱南音,男的叫瞽師,女的稱師娘。唱南音是他們的工作,是謀生的技倆,他們音樂造詣高,音樂感強,是專業音樂人,創造了上世紀南音傳奇。現在,南音可見於粵劇,編劇家按劇情內容和音樂安排加入南音,故不少粵劇紅伶也擅長唱南音,如白駒榮(1892-1974)、新馬司曾(1916-1997)、梁漢威(1944-2011)和阮兆輝(1945- )。

「說唱俑」,東漢說唱藝人表演神態。網絡照片

南音的音色確是帶點哀怨,令人聯想到苦情的一面,加上昔日唱南音的人,社會身份和地位有別於一般人,為南音多添一份淒涼感覺。曾俊華對西方流行音樂非常熟悉,他在「說唱南音」中用西方音樂——藍調(Blues)作對比,哀怨音樂非只有南音,其他地方都有類似的音樂,各地方民族有自己藝術文化來表達喜怒哀樂的人生。從另一個度來看,生活藝術是多采多姿的,亦具體說明音樂與生活是息息相關的。

在香港,南音從不間斷地於城市中發聲,早年電台邀請杜煥(1910-1979)在節目中唱南音;歌影藝人梅艷芳和張國榮分別演唱南音名曲《客途秋恨》;唐小燕在獨立電影《未央歌》(2007)唱南音。活躍在音樂廳表演的有區均祥(1944-)、唐健垣和李玉華。吳詠梅(1925-2014)在2013年獲香港嶺南大學人文學頒授榮譽博士學位,表揚她對南音的貢獻。雨果唱片公司為甘超明和區均祥灌錄南音唱片,以存後世;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中國音樂資料館陸續出版杜煥的錄音,而網絡「香港記憶」中「一代瞽師的故事」也可聽到杜煥的錄音。由年青音樂人組成的「一才鑼鼓」曾有南音新作(2016),也有公開演出。去年香港藝術節委約了一項本地音樂創作《世紀‧香港》(2017),作品序曲:《 鯉魚門的霧 》由陳慶恩操刀,當中有一段由粵劇小生陳澤蕾唱南音《吟盡楚江秋》,震動人心。

南音曲目中以《客途秋恨》最為著名,其他流行曲目有《霸王別姬》、《吟盡楚江秋》和《男燒衣》等。南音唱詞工整優雅,文學水平高;唱者可在基本歌詞上加入個人演繹,如口語化的說話,引人入勝。而唱者可用個人唱腔技巧,又或者對節奏和速度等有自家的演繹。樂器伴奏,又稱拍和,在樂曲開首、過門(唱者稍歇)和結尾奏樂,連貫整首樂曲。樂器演奏者可於骨幹音上變奏,如拉長或縮短過門音樂,而伴奏時,拍和音樂與唱者音樂互相呼應。同一首南音,唱者和伴奏樂師在既有音樂模式中,不單止可有個人風格,更有即興演繹,較果固然不同,版本也多,音樂就是如此變化多端。

順帶一題,南音書籍早期有陳卓瑩《粤曲寫作與唱法硏究 : 包括南音木魚龍舟粤謳鹹水歌等》(70-80年代或之前出版),近數年就有李潔嫦《 香港地水南音初探 》(2000)和梁培熾《南音與粤謳之研究》(2012)。

當今電子媒體講求速度快,平台多,資料的上傳、記載和搜尋是比昔日方便和快捷。這點或許對保留及推廣小眾音樂有利。音樂,只要是好聽,總會有聽眾和樂迷,歷久不衰。

聽下不同唱者演繹,領略音樂無限變化。

白駒榮唱《客途秋恨》

新馬司曾唱《客途秋恨》

阮兆輝唱《客途秋恨》

區均祥唱《客途秋恨》

《客途秋恨》首數行歌詞

涼風有信,秋月無邊。
虧待思嬌情緒,好比度日如年。
小生繆姓蓮仙字,為憶多情妓女麥氏秋娟。
見佢聲色性情人讚羨,更兼才貌的確兩相全。
今日天隔一方難見面,似孤舟沉寂晚景涼天。
斜陽照住雙飛燕,獨倚蓬窗思悄然。
耳畔聽得秋聲桐葉落,只見平橋衰柳鎖寒煙。
‘(區均祥唱)第一觸景更添情懊惱,虧我懷人愁對月華圓。
舊約難如潮有信,新愁深似海無邊。”
虧我情緒悲秋同宋玉,況且客途抱恨你話對誰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