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廖亦武:西方檢討對華綏靖 雙學三子「會贏得時間」


 

雙學三子及雨傘運動獲美國國會議員提名競逐今屆諾貝爾和平獎,已故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友人、流亡德國的作家廖亦武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時表示,在中國公然挑戰普世價值時,三子獲提名的消息特別令人振奮,是西方有良知者高度關注港人抗爭。廖亦武又勉勵三子及港人繼續堅持下去,因為「年輕人會贏得時間」,「如果他們真得獎了,時間的天秤就會倒過來,世界會因此而改變」。

2014年11月7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米勒(右二)新書發布會後,與廖亦武、烏里等應邀去巴黎酒吧,拍下了這張聲援香港雨傘革命的著名照片。廖亦武提供

目前三子能否獲獎言之尚早,廖亦武憶述,劉曉波生前和他等人至少五次聯名提名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競逐和平獎,但出乎劉曉波意料之外,反而是他本人獲獎。廖亦武說,香港民主抗爭在世界上的影響力愈大,三子愈有可能得獎,特別目前中國四處挑釁,西方正紛紛檢討和調整過去多年對中國綏靖失誤,「在重新彙聚的歷史潮流中,香港是一個抵抗的典範,所以黃之鋒他們得獎的可能性,與世界大勢密切相關」。

美國國會議員早前在致函挪威和平獎委員會提名三子的信中,讚揚委員會2010年頂住中國不滿及報復,向劉曉波頒獎。劉曉波獲和平獎後,挪威及中國關係陷入谷底,挪威其後多次向中國示好,直至2016年12月雙方宣布兩國關係正常化,去年起首度恢復自由貿易談判。

流亡作家廖亦武答眾新聞
——關於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及香港雨傘運動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問:您覺得這次提名,對香港人及香港的民主運動,代表了什麼意義呢?

答:2014年的香港雨傘運動的某一天,柏林下着雨,我正在參加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米勒的新書發佈會。越洋電話中突然傳來消息,北京的地下詩人王藏,因撐傘聲援香港佔中而被捕入獄,接着又有十幾位藝術家入獄。我將這連鎖反應告訴赫塔.米勒,我們一塊拍了那張撐傘比中指、高喊「北京獨裁者滾蛋」的照片。在那一刻,我覺得時光倒流,我想起1989天安門大屠殺,也是和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相仿佛的一批年輕人,佔領了天安門廣場,要求對話和民主。卻發生戒嚴和屠殺,成千上萬人倒在血泊中。我在那夜寫作了《大屠殺》:

權力永遠會勝利。永遠會一代又一代傳下去。
自由也會死灰復燃。一代又一代死灰復燃。像黎明到來之前那一丁點光亮。
不。沒有光亮。在烏托邦的中央永遠沒有光亮。
我們的心一團漆黑。又黑又燙,像一座焚屍爐。一點點燒毀死者的幻象。
我們會存在的。統治我們的政府會存在的,白晝快來了……

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是1989年天安門學潮的歷史延續,特別是在獨裁中國利用全球資本主義,公然挑戰全人類普世價值的當口,雙學三子被美國國會議員們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就特別地振奮人心。這證明西方有良知的人們,在高度關注香港人的抗爭。雖然武裝到牙齒的強權令手無寸鐵的香港人「節節敗退」,但德國詩人里爾克說:「挺住意味着一切。」年輕人會贏得時間。如果他們真得獎了,時間的天秤就會倒過來,世界會因此而改變。

問: 您覺得在劉曉波去世後,及對中國對香港步步進逼下,中國政府會如何看待這次和平獎提名?

答:中國政府的看法不重要,只有想從中國政府那兒撈取好處的人,才覺得這樣一個寡廉鮮恥的政府的看法重要,比如藝術明星艾未未,為了自由出入中國,而在劉曉波之死和六四死亡人數上混淆視聽,與中國政府如出一轍。

法國著名作家和記者法拉奇在傳世之作《人》中寫道:「我認為人類尊嚴最美好的紀念碑是伯羅奔尼薩斯半島上的那個東西。它不是一座偶像,也不是一面旗幟,而是三個希臘字母:OXI。意思是『不』。」「為什麼還要忍受痛苦,為什麼要鬥爭,為什麼要冒從山上被狂風刮到井底與魚為伍的風險呢?因為這是作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總之是作為一個人而不是作為一隻綿羊而生存的唯一方法。」

問:觀察過去的諾貝爾和平獎,少有第一次提名便獲獎。您認為,未來香港獲獎的機會高嗎,會否獲得國際的支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應如何看待這次提名?

答:觀察是沒用的。劉曉波得獎之際,我曾寫了一篇文章,摘錄如後:「劉曉波對探監的劉霞説:『這個獎是給六四亡靈的。』接著他哭起來。我沒有哭,可這句話像石頭,壓了我許多天。是的是的,在中國異見者看來,諾貝爾奬至高無上,只有近3000名死難者的代表,才有資格獲得。

「所以這些年,我和劉曉波等人的重大議題之一,是提名『天安門母親』的發起者丁子霖教授為諾貝爾獎候選人,我們寫過若干文章,公開聯名推薦至少五次以上。丁子霖的兒子在六四凌晨被槍殺,風聲鶴唳中,她作為遇難者家屬,第一個打破沉默,向國際社會指控劊子手政府。接著的20餘年,丁子霖夫婦一直被軟禁,但他們根據一星半點線索,經過若乾地下渠道,逐個尋訪,竟然串聯了180多位六四難屬,形成影響深遠的『天安門母親』群體。大夥兒互相激勵,蒐集屠殺證據,記錄真相,在海外出版成冊,並年復一年上書當局,追究罪責,令獨裁者坐臥不安。

「劉曉波對我説:丁子霖的工作令人想起198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埃利‧威塞爾,後者的寫作主題是納粹滅絕猶太人的記憶。頒獎辭中,『把個人關注化作對所有暴力、仇恨和壓迫的普遍譴責』,也適用於丁子霖。」

我們多年的努力沒有結果。劉曉波自己希望丁子霖得獎,結果很意外,他坐牢、得獎、被謀殺,成為一個燈塔般的道義巨子。

作為過來人,我希望黃之鋒等人堅韌不拔,香港、他們的故鄉的人們,也應該鼓勵他們堅韌不拔。香港社會的民主抗爭在世界上影響愈大,他們愈有可能得獎。特別是在目前,獨裁中國處於四處挑釁的高危時期,西方正紛紛檢討和調整過去多年對中國的綏靖失誤。在重新匯聚的歷史潮流中,香港是一個抵抗的典範,所以黃之鋒他們得獎的可能性,與世界大勢密切相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