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獨行我路


 

【撰文:小鳥】

還記得 Viu TV的節目「帶着矛盾去旅行」中的一集,pair埋一起的是周庭和何君堯,一起去日本。該集看到一個很有代表性的對比:一個倔強稚嫩,一個老奸巨猾。呈現出來的,不單單是在鏡頭前的性格,更甚者:這是現實世界的無限縮影。

周庭在這節目後,再次出現在公眾前就是有關參選,她是在泛民議員被取消資格及雙學三子被判入獄之後,決定連自己英藉也放棄的走上這條參選之路,最後被選舉主任以她與香港眾志的政治取向為理由取消資格,或許也終生褫奪其政治選舉權。

或許我們都麻木了,我們好像不再感到荒謬。DQ 好自然,但凡不合中央意思的,香港政府連合法理據都不用了。眾志的政綱沒有提過港獨,也從來不撐港獨。當日梁天琦的港獨旗幟鮮明,刻意要跟當日擁有大勢的眾志(學民思潮)分別出來,跟本上是走着不一樣的路。現在只要他們說你是港獨,你就是,不用證據,也不用解釋。這種荒謬,似乎只會越來越誇張,而香港人,看來以驚人速度適應荒謬,火速把一切正常化。

但對我來說,最荒謬的是我們竟然要周庭這樣一個女孩子去抵抗洪流。記得她在節目中的為食,會因為一杯雪糕而歡喜若狂。這樣一個女孩子要決定自己未來的時候,竟然選擇了香港,選擇了放棄安全網。

我們到底在做甚麼?我們讓這班年輕人為我們犧牲?坐牢?被終生褫奪政治權利?我們繼續的適應下去,每一個年輕人都將會變成何君堯、鄭若驊之流,那或許會「天下太平」,但如果有得揀,你會揀他們嗎?

或許很多人還是認為香港到底已經回歸了,應該要向好方面想,而且今天祖國已經是經濟強國,前途無量,香港不應該太激進,而應給他們時間。

不錯,給他們時間,所以有基本法,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

如果我們用平常心去看,在祖國接管了後,為甚麼政府官員和「建制」人士大都有相若的特徴:學歷可疑,不科學也不能有效地將事情和政策解釋,缺乏解決問題的能力,強詞奪理,常常恃老賣老…… 難道偉大祖國真的看不到這班人的不濟?當然不是,我們天天大駡特駡,因為諸多言論反智又愚蠢,特別對有識之士來說,更會譏諷其惡劣質素。

但原來這班廢物是經刻意挑選,正是用來對衡理性和有識之士的啊。

所謂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若果你一直對牛彈琴,理性和知識便無用武之地,小人可以毫無道德界線,可以強詞奪理,可以亂來。揸着雞毛當令箭的人特別兇,而你不是也不會,最後你就縛束在自己的規範內,慢慢枯死。一個想你好的政權是這樣的嗎?

周庭被DQ後,有人用了德國牧師馬丁.尼莫在納粹時期的懺悔文對照香港現況:「起初他們(納粹)衝向共產黨人;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接着他們衝向社民黨人、工會成員、猶太人……;我都沒有出聲。現在他們向我而來;到這時,已經沒有人可以替我說話了。」

但可悲的是,似乎香港人麻木到這連番事件都不會令他們想到他們自己會是下一個,他們沒想到他們需要有人替他們說話,只是蒙蔽在「祖國是為你好」的大謊言下。

祖國是不會害你的,但共產黨會。因為每個政府都會腐敗,所以你不能放棄自己可以監察政府的權利。

最近美國眾議員共十二人提名了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三子角逐諾貝爾和平獎,肯定他們在2014年雨傘運動為香港爭取民主普選的貢獻。

消息一出,各建制派人士大發偉論,由李慧琼的「中央」一定唔高興,到葛佩帆等說三子是「漢奸」,然後《南華早報》一篇題為:「諾貝爾和平獎一向是個大笑話,現在更加變成一個馬戲團」的文章,把此獎項寫成毫無價值,今次的三子提名更是因為美國有一班憎恨中國的人在搞事。林鄭當然都是一句:外國勢力不容干預中港事情。

但作為香港人應該怎樣看這個提名呢?這個獎項不是奧斯卡,不是格林美,這個獎代表的,是一個地方出了很大問題,是警鐘,是要全球關注。

如果你着眼的是個人榮譽,那你就錯看此獎的意義了。諾貝爾和平獎一向富爭議性,它的存在正是要批評強權和不義,引起中央不滿是自然不過的事,你越大聲反對,你就更加告訴世界:你在行使極權。

人生大都是理想和現實的決鬥,而大多數人都會接受現實,理想主義者都是輸家。要一個人重新醒覺,找回理想,為理想而鬥爭,真是難上加難。

《逆權司機》中的主角,看他要經歷多少人失去生命,多少殘酷的現實才可喚醒他久藏的靈魂。或許我們要像光州的人一樣,不要再埋怨其他人不為公義所動,若他們不願和你同行,就由他們離去吧。含著笑,為你知道的真相和公義戰鬥到底吧。若你的戰友是周庭、之鋒、冠聰、永康,也不算太差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