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虐兒系列之二】隱藏99%沒求助個案 精神虐待較難辨識


 

防止虐待兒童會引述香港大學2005年和2010年「虐兒及虐偶研究」報告指出,目前所公布的虐兒求助數字,很可能只佔社會上實際發生的個案總數1%,其餘99%是當事人未作出求助或未被第三者發現,故呈報數字只反映問題的冰山一角,大量個案仍被隱藏,當中涉及的兒童精神虐待問題值得關注。受訪者Kathy(化名)就是「1比99」中那99個隱藏個案之一。她由兒時起面對患有精神病的母親對她所施的精神虐待,例如母親情緒失控時,會用極難聽的說話罵她、向她揮刀、打她等,令她長期生活在恐懼和煩厭之中,在成長路上也出現情緒問題。但她有感「家醜不外傳」,加上認為精神虐待較難找證據,多年來靠意志和信仰支撐生活。

【「救救小孩」拆解虐兒問題系列報導】

社署公布的虐兒個案數字,很可能只反映問題的冰山一角,社會上有不少隱藏個案。網上圖片

「我覺得非常恐懼,長期如是;由於受不了這樣的家庭環境,我小時候以為自己到了20歲就會離開世界。」不願上鏡的Kathy說。

Kathy生於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有多個姊姊。她出生後不久,父母竟然將她賣給另一個家庭;她其中一個姊姊知道後憤而從買家手上把妹妹帶回家,她才能繼續在原生家庭成長:「我小學三、四年級才知道自己曾經被賣,當時感到很受傷害、被忽略。」

Kathy的媽媽有精神問題卻沒有得到適當治療,動不動情緒大爆發,「她會拿起菜刀、瓦煲擲向我們身上。我們左閃右避,瓦煲碎片散落一地,我們甚至要致電向已婚離家的姊姊求救。媽媽又會在我睡著時突然撥開棉被揍我、猛打我頭部等。到我11歲左右,她的精神問題變本加厲,並施加精神虐待:我專心唸書時,她就將我全部作業從7樓窗口拋到街上,我要立即跑到街上收拾殘局。」

「媽媽又會不斷重複對我們姊妹說粗話和極難聽的罵人話,包括說我們是『死八婆』、『臭八婆』、『老舉』(即妓女)等。她罵人往往從晚上9點一直罵上幾個小時,本應保護我的爸爸會自己外出避一避,剩下我對著媽媽。上了中學,媽媽每逢發作,我就獨自避走街上,遊蕩至凌晨兩點,回家前在門外感覺到情況平靜才敢進入。」

「如果我駁斥媽媽,她反應更大,我整晚都不能睡覺。這幾乎隔日發生,我長期生活在恐懼和煩厭之中。」

雖然受家庭問題困擾,但Kathy的學業成績很好,學校對她家庭的情況一無所知。Kathy的眾多姊姊,由於比她年長多年並早已成婚,一年只回家數次,對家中情況並不了解,曾經怪責Kathy抱怨、不孝。直至她們偶爾回家碰上媽媽情緒發作,已是成人的她們因受驚而哭,才開始了解到Kathy的苦況。

從前年紀小小就面對沉重的精神壓力,Kathy青少年時期一直覺得自己活不到20歲。最後她卻在20歲那年接觸了信仰,開始釋放情緒。她說,年少至畢業後初出茅廬時仍然容易觸及傷處,會在同事面前淚流滿面。另外,可能由於遺傳與成長環境關係,Kathy及最少兩個姊姊長大後都有情緒或精神問題,從抑鬱至精神病發,需要接受治療。Kathy成年後亦發覺自己與人相處及社交上不太到位,有時顯得格格不入,而且性格硬頸倔強。

不過逆境亦令她學會爭氣、自強,成功考上大學。「因為從小被『嚇大』,所以我都『幾嚇得』,即使畢業後工作環境有許多人事鬥爭,我都不會懼怕。」

經過多年心理輔導和教會的跟進,現在她已經不再怨恨媽媽。爸爸離世後,經濟獨立的她大部分時間仍然與媽媽同住。媽媽雖然年事已高,對Kathy的襲擊卻從沒間斷,只是武器由菜刀與瓦煲,換成較輕的雨傘。

「其實爸爸媽媽並非不愛惜我,不過爸爸不懂表達,媽媽有精神問題。媽媽也有她的故事:她本來生於內地大戶人家,卻因戰亂成為孤兒,輾轉被賣給另一家人作童養媳,從小以『新抱仔』的身分服侍奶奶一家和少爺仔,16歲就順理成章嫁給少爺仔,即我爸爸。可惜婚後以至來港後都只生女兒,自卑自咎之下對丈夫的說話特別敏感、情緒不穩,夫婦終日互相打罵,最後將負面情緒發洩在女兒身上。」

Kathy認為,為人父母者如有精神或情緒問題,應該積極面對及立即求醫,否則會對身邊人造成很大傷害,包括引發影響深遠的虐兒個案。

如果時光倒流,Kathy會否仍然啞忍?「其實我當時已知道這叫虐待,不過即使到了今天我仍然相信家醜不外傳。我相信20多年前的機制比現在殘缺,而且精神虐待較難找證據,唯有自己解決。」

Kathy是那99%沒有得到中小學或社福制度介入的受害人之一,她直到成年之後才在因緣際會下,靠著信仰與自行安排的輔導,在困局中找到出口。她有感得到上帝的眷顧,非常感恩。

但,99%中的其他人,又活得如何?

防止虐待兒童會署理總幹事黃翠玲表示,精神虐待數字雖然看來最少,但並不代表不嚴重,只是較難辨識。何君健攝

社會福利署的「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程序指引(2015年修訂版) 」訂明,對兒童的精神虐待包括:唾棄(輕視、貶低、公開敵對或排斥對待、羞辱及/或恥笑等);恐嚇(照顧者的行為威脅會或可能會傷害、殺害、抛棄兒童,或威脅會或可能會把兒童/兒童心愛的人或物件置於可見的危險境況)、孤立(禁錮兒童或不合理地限制兒童在其生活環境中自由活動)、剝削/負面影響(照顧者鼓勵兒童培養不恰當的行為,例如:自毀、反社會、犯罪、反常或其他不適應的行為)、漠視情緒反應(忽視,不會關懷、照顧和愛護兒童)等。

2017年首9個月,社署新呈報的兒童精神虐待個案僅為5宗,只佔同期個案總數704宗的0.7%。

防止虐待兒童會署理總幹事黃翠玲說,精神虐待數字雖然看來最少,但並不代表不嚴重,只是較難辨識,而且市民對其認識不深。精神虐待亦往往同時存在於身體虐待或其他形式的虐待之中。

黃翠玲表示,以全部虐兒種類計算,本港約六成個案的施虐者為父母,即本來應該保護兒童的父母變成施虐者,令受害人長大後不容易相信別人,社交出現困難。另外,該會2016/17年度有開檔案的全部個案中,17%與抑鬱症或精神困擾有關。有精神問題的家庭為高危家庭,應該及早預防以避免發生虐兒事件。

教協副會長、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高級講師莊耀洸律師表示,從法律觀點看,精神虐待較難舉證,例如「強迫做功課算不算精神虐待」。

以下是社署列出,兒童受精神虐待所出現的徵狀,可留意作識別:

精神虐待
(a) 身體指標
– 不能健康成長
– 發育遲緩,例如言語紊亂
– 厭食症

(b) 行為指標

– 兒童方面的指標
1.  疏離感
2. 習慣紊亂
3. 遺尿/便溺
4. 學習障礙,例如學業成績顯著變差
5. 智力、情緒及社交方面發展遲緩
6. 傷害自己或有自殺念頭/企圖
7. 破壞行為或行為問題
8. 睡眠不安
9. 食慾不振
10. 語言障礙

– 家庭方面的指標
1. 排斥
2. 終日責罵
3. 侮辱性的批評
4. 恐嚇
5. 鼓勵偏差行為
6. 奇怪的懲罰方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