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露宿者冷風下 不入住避寒中心三個理由


 

天氣持續寒冷,令人冀盼溫暖。天文台發出的寒冷天氣警告生效期間,民政事務總署會開放轄下位於各區的17間臨時避寒中心,為風餐露宿的無家者提供一個庇護所,但最近有傳媒報道,位於東涌的避寒中心,因為使用人次不多,中心認為毋須開放整個禮堂,故只開放近洗手間的化妝間供入住者使用,事件令人關注避寒中心的管理問題。

與此同時,以天為被、以地為床的露宿者,為何天氣那麼寒冷,部分人卻寧願留在街頭也不入住避寒中心?眾新聞跟露宿者及社工了解過當中的三個原因。

東涌社區會堂更衣室地上,有被鋪供避寒人士休息,但被質疑沒有顧及入住者的感受。蘋果日報資料圖片

 根據民政事務總署數字,過去5年冬季,避寒中心的使用人次及開放日數如下:   

冬季 (避寒中心開放12間至17間不等) 2012-13年  2013-14年 2014-15年 2015-16年 2016-17年
使用人次 5352 18107 7590 16912 5298
開放日數 13 34 19 31 11
平均使用人次 412 533 399 546 482

民政事務總署過去5年冬季,在寒冷天氣警告下開放的避寒中心數目沒有太大變化,維持在12間至17間不等。但上述數字顯示過去5年,避寒中心平均使用人次介乎400至500多,在2014至15年平均使用人次更有所下跌。不過,根據香港社會福利署露宿者登記名冊的數據,2015年的本港露宿者有881人;香港五間大學聯同四個社區組織合辦的「2015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調查結果顯示,香港露宿者實際人數或高達1614人。

天氣寒冷時,沒有出現大多數露宿者入住避寒中心的情況。在近日的寒潮中,露宿者棲身何處?

周二(2月6日)晚上8時左右,氣溫大約只有攝氏12度,在深水埗通州街天橋下,有一間由露宿者阿泉以木板簡陋搭建的木屋。阿泉和他的鄰居朋友沒有入住避寒中心,「孖鋪」在木屋內一張小小的床上,他的朋友早早入睡,阿泉這晚沒有吃飯,飢寒交逼之下,唯一的盼望是稍候時間會有義工送上物資。

露宿者阿泉在簡陋木屋下「蝸居」,期待有熱心人送上溫暖。周滿鏗攝

年輕時的阿泉,做過酒樓,後來轉做保安 ,有時一天工作逾16小時大部分時間站立,上了年紀他雙腳的軟骨組織嚴重磨損,出入必須要使用兩枝手肘拐杖。因為雙腳行動不便,阿泉以傷殘人士身分,由社工安排申請體恤安置正輪候公屋單位,社工對阿泉說「一年半載後可以上到樓」。

阿泉曾經到大陸娶妻,後來妻子取得香港身分證,卻嫌他收入不足,「我搵8000幾銀,比4,5000蚊佢,佢嫌咁都唔夠,無計啦。」 最後夫婦因為意見不合,離婚收場。阿泉因為雙腳問題,無法再做保安工作,他被勸退離職後失去收入,流落街頭。4年前,他在社區組織協會的協助下,在通州街天橋底下,一手一腳搭建簡陋的木屋,每個月靠領綜援1810元過日子。

寒風下,阿泉為何選擇留在木屋而不入住避寒中心?

1.  中心職員早早叫醒

阿泉這晚身穿4件衣服,仍然不夠暖,「可以點啫,早啲瞓囉」。為何他不到附近的避寒中心?阿泉說:「真係不敢恭維,試過一次啦,朝早6點半就拍醒你,『喂,落咗(寒冷天氣警告)啦』」民政事務總署回覆記者查詢時表示,如果日間沒有維持寒冷天氣警告訊號,避寒中心的開放時間為下午5時30分至翌日上午8時正。在此情況下,避寒中心的職員大約早上6至7時便會喚醒入住人士,8時清場後將場地開放予公眾使用。縱使寒冷天氣警告在日間沒有生效,在乍暖還寒的早上,晨早被請離場的露宿者,心裏有點戚戚然。

阿泉其後乾脆只到避寒中心取飯,雖然有時候僅獲派一個杯麵,但他有感「總比什麼都沒有還好。」他木屋內的一條橫樑,掛上一個個塑膠袋,裝的都是存起來的杯麵,「要熱水沖,如果唔係,一早食晒,唯有睇下幾時去執番個二手火水爐。」熱水對於露宿者來說,遙不可及。

2.  隨時失去街頭「家當」

阿泉居於天橋底小木屋,試過有巴基斯坦人,趁阿泉離開時入屋破壞,「搞亂晒啲野,都無嘢好偷,唔見咗醫療證明、銀行卡,門又爛埋。」結果阿泉唯有在這個月綜援「出糧」時節省開支,花費300元補領證件。他指,由於避寒中心沒有設置儲物櫃,阿泉不敢離開木屋太長時間,更不敢在避寒中心住上一晚。

通州街公園不遠的一隅,68歲的成哥,和阿泉一樣在寒風刺骨下選擇留在街頭,為的同樣是要照顧身旁的「家當」。他擔心,入住避寒中心的話,他的物品可能會被食環署人員或保安一掃而空。成哥稱自己「抵得諗」,鼓勵身邊的朋友入住避寒中心,他則負責留守公園的有蓋通道,負責做各人的「保安」,還稱:「住慣咗,唔係太凍。」

成哥稱自己「抵得諗」,願意為大家看管「家當」。周滿鏗攝

成哥早年做過小巴司機,後來因為欠債纍纍,為免別人找上門,3年前流落街頭。這晚,成哥在附近飯店買來一盒叉燒油雞雙拼飯,配例湯,盛惠24元,給他帶來陣陣溫暖。但一個冷不防,有兩隻體型頗大的老鼠在他身後的花槽竄過,成哥卻絲毫不驚訝,「成隻貓咁大都見過啦。」在眾人熟睡時,老鼠會咬穿他們放置糧食的紙皮箱。由於老鼠為患,成哥說,他連一包餅乾都要妥善保管。

廉價的雙拼飯,溫暖了成哥無數的冷雨夜。周滿鏗攝

3.   中心保安問題、部分選址偏遠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指出,露宿者沒選擇到避寒中心的原因,主要是因為中心內的保安問題,避寒中心不設儲物櫃,一旦財物被竊,露宿者有冤無路訴,「露宿者入去瞓,被人偷咗隻鞋,叫佢天寒地凍去得邊。」雖然一些避寒中心有4名保安駐場,但並不負責秩序問題,即使報警亦幫不上忙,「唔見咗嘢就報警,一報警就要全部人搜身,但偷嘢嘅人未必喺入面。」露宿者選擇報警的話,職員會亮燈把所有人喚醒,吳衛東稱這個情況令露宿者十分尷尬,「好難立足」。

吳衛東又指出,曾經發現有避寒中心職員忘記開暖氣,他建議避寒中心不但應該提供儲物櫃,亦應確保有足夠暖氣開放,讓入住者安心睡覺。另外,深水埗和的油麻地兩區的露宿者人數,各佔全港露宿者總數的27%,屬於最多人的兩區,令該兩區的避寒中心經常出現爆滿,宿位供不應求。他建議在兩區的中間點,如太子等社區中心開放多一間臨時避寒中心,以紓緩宿位緊張的問題。

吳衛東說,有些避寒中心選址不方便露宿者,部份設於偏遠的半山位置,例如觀塘區、黃大仙區、荃灣區 ,需要乘搭交通工具才能到達,也不屬露宿者聚集的地點,交通費的考慮亦降低了他們入住避寒中心的意欲。

露宿者阿泉這晚沒有吃到晚飯,他稱大部分日子都只吃一餐,甚少超過兩餐,而派發飯券的日子一周只有一至兩天。訪問期間,有義工敲門送上熱騰騰的桂圓紅棗茶,解決了阿泉一時三刻的溫飽。每天,露宿者都為兩餐煩惱,「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阿泉說,他只希望盡快獲安排上公屋,可以脫離無家可歸的日子。

17間臨時避寒中心的位置:

香港區:
———
中西區 - 西營盤高街2號西營盤社區綜合大樓3樓西營盤社區綜合大樓社區會堂
東區/灣仔 - 銅鑼灣福蔭道7號銅鑼灣社區中心3樓等候室
南區 - 鴨脷洲利東邨利東社區會堂

九龍區:
———
九龍城 - 紅磡庇利街42號九龍城政府合署1樓紅磡社區會堂多用途活動室
觀塘 - 藍田啓田道71號藍田(西區)社區中心
黃大仙 - 慈雲山雲華街45號慈雲山(南區)社區中心地下禮堂
深水埗 - 深水埗昌新里1號南昌社區中心
油尖旺 - 油麻地眾坊街60號梁顯利油麻地社區中心

新界區:
———
北區 - 粉嶺祥華邨祥華社區會堂
大埔 - 大埔鄉事會街2號大埔社區中心
荃灣 - 荃灣梨木樹邨康樹樓地下梨木樹社區會堂
元朗 - 元朗朗屏邨朗屏社區會堂
離島 - 東涌文東路39號東涌市政大樓地下東涌社區會堂
葵青 - 葵涌大窩口道15號大窩口社區中心
西貢 - 將軍澳坑口培成路38號西貢將軍澳政府綜合大樓地下坑口社區會堂
沙田 - 沙田隆亨邨隆亨社區中心
屯門 - 屯門蝴蝶邨(近蝶心樓)蝴蝶灣社區中心

*民政事務總署為確保入住臨時避寒中心的人士可以在寧靜及不受干擾的環境下休息,任何市民或團體如希望送贈物品給入住者,須先聯絡中心職員進行登記,然後將物品放置在指定的室內地點。中心職員會協助通知入住者有關安排,讓他們自行領取所需物品。

義工敲門送上熱茶,解決了阿泉一時三刻的溫飽。周滿鏗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