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TSA簡化變BCA 家長老師不收貨 「仍以考試為本,非真正學習」


特首林鄭月娥暗示BCA或無須擱置,被質疑是不履行競選承諾「走數」。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就檢討小三BCA事宜,將在下周三開會,有機會即日向教育局提交報告建議。教協早前的調查發現,近八成小學教師不贊成全面復考。反對推行TSA/BCA的家長組織「家長聯盟」,周三參與跨黨派立法會議員舉行的聯署行動,促請當局暫停今個學年的評估,以便有更大空間檢討整個制度是否有必要繼續推行。 

BCA被視為「簡化版」的TSA,即使BCA的考題比TSA容易,家長老師仍不接受,認為一日有這個記名考試存在,學校便會繼續以教授考試題目作為上課目標,學生要學習的是答題技巧,而非有用知識。家長老師更擔心會出現另一個循環,BCA終有一天又回到TSA的刁鑽難度。

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就檢討小三BCA事宜將在下周三開會,有機會即日向教育局提交報告建議。資料圖片

Pancy的大女兒在九龍城基道小學讀小三。她憶述,女兒讀小一時,校方為應付TSA,已安排家長額外購買TSA的模擬試卷,亦為小三學生安排模擬考試,讓他們熟習TSA的考核模式。隨著TSA爭議聲引起關注,學校停止要求家長購買相關練習,女兒目前需要操練的試題數量有所減少,但功課量仍然很多,形容女兒的生活「冇咩改變」,依然非常繁忙。

Pancy說,校內的課程、功課、測考等內容,依舊貼近TSA/BCA的考核模式,令她非常反感,「例如中文閱讀理解,一篇文章,題目pattern一定係:頭兩題係要從文章搵詞語,令句子變番通順,之後就係選擇題,係TSA嘅形式。老師亦一定會教學生,先睇題目,跟住再睇下篇文,但就要速讀,要求你喺最短時間,消化文章、答啱問題。由一年級開始,到三年級都係咁做」、「即使平時功課冇晒BCA、TSA嘅名目,但學校會有閱讀理解補充,入面有小貼士,係教你答題技巧。」

她認為,小朋友以考試導向的形式學習,只能學做考試機器,「佢哋唔係學點樣欣賞一篇文章,只係見到篇文,就機器式、條件反射式咁,要應用考試技巧處理問題。」即使女兒成績四平八穩,能應付平常課業要求,卻仍未能完全消化所學知識,「例如英文,要串一至十二月嘅英文生字,默書嗰陣就會記得,但而家都未必記得。有時都會懷疑,究竟佢哋係咪真係識呢?」

Pancy表示,考試主導的教學猶如「操卷班」,只要求學生熟悉題型,學習過程沉悶枯燥,女兒面對中、英、數三科一向不太雀躍,態度「好似應付咗啲嘢咁」,但面對無須考TSA/BCA的常識科,女兒的興趣明顯更強,「一買新課本,就一定要睇常識書。」她解釋,常識科沒有TSA/BCA的壓力,校方能因應小朋友的興趣設計課堂內容,甚至帶學生到荔枝角公園、動植物公園等參觀,讓學生實地學習香港的花草樹木,增強小朋友的興趣,亦增強他們的學習動機。

Pancy指出,女兒的小學正推行融合教育,有感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既要處理日常人際關係、學業的不足,更要應付TSA/BCA,相信他們會比其他小朋友更辛苦。

家長聯盟成員去年7月林鄭出任特首之初,曾要求她「唔好走數」馬上擱置小三BCA。資料圖片

另一位家長Philip的女兒今年同樣讀小三,就讀筲箕灣愛蝶灣官立小學。他記得,女兒讀小一時,每天功課量高達12至16樣,女兒每天須用4、5小時完成功課。雖然女兒性格乖巧、考試經常考前三名,但面對沉重的功課壓力,亦不時「扭計」埋怨,「政府之前呼籲小朋友要做多啲運動,我覺得好荒謬,小朋友平時做完功課都差唔多要沖涼瞓覺,仲點做運動」、「當時放假覺得去郊野公園、離島玩,時間上係好奢侈嘅事,最多都係去樓下玩,亦唔夠膽安排課外活動俾佢。」

TSA爭議近年獲社會關注,Philip指,女兒的功課量由上年開始減少,目前功課每日不足10樣,女兒只需2小時左右便能完成,空餘時間明顯增多。

Philip形容,這屆小學生屬較幸運的一群,「因為即使今年復考BCA,都會有社會關注,難度唔會太深,亦唔會即刻俾小朋友太多功課壓力。」但他質疑,隨著時間流逝,BCA漸漸不受外界關注,只會倒退回到幾年前的狀況,小朋友面對的學業壓力將再次上升,「一日BCA成為學校互相比賽嘅擂台,之後嘅小朋友都係慘。」

除了家長,小學老師同樣受BCA影響。目前在私立小學任教中文的羅老師表示,TSA/BCA的評估報告,會詳細紀錄應考小學的成績在全港的排行位置,令不少老師承受極大壓力。即使她任教的私立小學,中文科在BCA的達標率高達九成以上,校方仍會以「英文、數學科達標率100%」向中文老師施加壓力。

她慨嘆,受TSA/BCA試題影響,有時需要教授「老師都唔明有咩用」的題目,「例如閱讀理解一定會考段落大意,但自己都唔明,究竟對理解整篇文章係有咩作用,但又要教班學生去理解。」她有感,學習語文原有更快樂之處,卻因TSA/BCA的考試模式受限制,不僅令學生興趣減少,亦需浪費學校資源教授「無謂」內容。

羅老師又指,有津貼、官立小學的老師向她表示,他們不時須自行設計TSA/BCA題目,讓學生在課堂時間練習。除了要抽大量時間核對額外的試卷,他們更要利用午飯、課餘等時間補課,追回因「操卷」而錯失的課堂時間,工作量非常大,問題未有因為BCA這個「簡化版」的出現而有明顯改善。

她認為,只要TSA/BCA的考核制度繼續存在,老師面對的苦況不會改善,「目標為本,我哋因為乜嘢去教呢樣嘢?如果只係為應付考試,唔係教生活上需要嘅嘢,老師只會承受考核而來嘅壓力,相信好多老師都會教得唔開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